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吾道随心》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二佛临来 -深沉马钰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位面之吾道随心》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二佛临来 -深沉马钰更新时间:2016-11-03

    “老毒物~且勿动手啊!”洪七公手掌虽垂但衣物遍布补丁的身躯却是坚直挺拔无有丝毫动摇。

    “咕~呱~”欧阳锋嘴巴微张从胸腹之中发出一声震响,气势凝深却是连同洪七公一起当成了攻击目标。

    黄药师也是凝眉轻晃碧箫沉声开口道:“老叫花~,你让开!不要让江湖之上嘲弄我黄老邪与别人联手~!”

    “老邪~~”生性通达的洪七公此时已是为难不已,不知如何抉择了,一面是担忧旧友安危一生名誉一面是那可能险危的黎民百姓,这一切却是非王朝之令而是他自身忧愁。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却是不必如此~,众生嗔痴本就因果~,消却前因~佛弥今果,克心止怒~方为法正之道也!”

    “佛法静禅~,善哉善哉!”

    就在三人俱都凝目深深视望对方的时候,人群之中却是传来两道悠远禅诵,一为朴素苍茫一为清亮慈言。

    而气势凝沉如金蟾伏趴地面蕴力良久的欧阳锋感应到其中一人的气息目光闪烁不禁开口亦是泄掉浑身力势:“一~阳~指~!”

    “阿弥陀佛~,欧阳施主,多年未见却是还恍如昨日~,何不皈善吾佛~,佛心普渡~身脱轮回,方可成就正道!”又是一声轻诵,那慈言之人终于从人群中踱步而出,只见他身穿粗布僧袍,两道长长的白眉从眼角垂直而下,面目慈祥~眉间虽隐含愁苦,但一番雍容高华的气态神色却是一望就知。

    而他身旁的另一位佛僧穿着打扮亦是和他一般无二,长眉垂首麻衣裹身,眼无苦意惟有那好似看破凡俗一切的清静祥和,苍老褶皱的面容随着黄药师他们视望而来缓缓垂目,枯瘦的手掌从麻衣下伸出合手低诵道:“阿弥陀佛~,小僧法号苦心~!”

    “少林~?苦字辈的~?!”甫一闻声,收势起身的欧阳锋不禁诧异无比随后再次向这个面容苍然气无波动的老僧凝望了起来,就连洪七公黄药师还有人群中一些行迹江湖多识世故的英豪亦是掩饰不住眼中震色。

    欧阳锋深目又是凝视了苦心片刻方才转目望向他身旁另一个气态雍容的佛僧,沉声而道:“段智兴~,早就听说你退去皇位剃发遁空~,却是不会你非在大理佛寺剃度而是入了少林了吧~?”

    “阿弥陀佛~,欧阳施主却是误言~,贫僧早已身出凡尘皈依我佛,世间已无段智兴之名惟有那常伴佛身日诵经言的小小之僧~一灯也!”段智兴佛诵垂首轻摆了摆垂长白眉随后又是恭声道:“至于苦心大师~,却是昨日一灯佛缘机遇得见识耳,善哉善哉~,我佛慈恩~方能让一灯得以慕闻大师佛法深妙~!”

    “阿弥陀佛~,一灯大师却是赞誉言过,比之汝敬佛虔诚之心苦心只是虚活数载而!”

    “阿弥陀佛~,少林宝刹千年承传佛学高深却是非大理之庙寺难以测比,苦心大师实在太过谦和~”

    “哼~~”随着一声声阿弥陀佛入耳,心中怒火熊熊的欧阳锋却是终于忍受不住了,怒哼传出空气震荡哪还管他是否真是少林苦字辈还是佛学深奥,自从嘉兴感悟天地武道进阶明创金蟾三式这天下之大除了一人,他欧阳锋还有何惧,瞳目冽然伸掌握拳沉摆出声道:“段智兴~,我不管你是做大理皇帝还是庙宇和尚,我欧阳锋于那黄老邪之间的事情你却是想要插手吗~?”

    “阿弥陀佛~,欧阳施主却是嗔念隆深,一灯之言,何不皈依我佛~早日修成正果!”

    “呵~~”瞧见一灯祥和姿态欧阳锋深目微眯不禁冷笑了起来,转目又瞥了瞥尚还伫身在自己和黄老邪之间的洪七公,嘴巴微咧夹带凶戾开口道:老乞丐~,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唉~~”洪七公闻声一叹,缓缓把目光从一灯苦心还有黄药师身上扫过凝望向欧阳锋垂目沉声道:“老毒物~,此时这终南山上百姓入潮人群挤拥,你却是何必呢~!”

    “哈哈~~,老叫花子你也知道耳目众多啊!那黄老邪刚才的话你可是听清~,其他也罢竟然侮辱我之克儿~,我欧阳锋今日发誓~,黄药师我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呼呼……~”一阵清亮箫声如碧海潮波般荡漾随风轻传,脆声悦耳随着时久那围拢越来越多的人群却是忍不住身退不止,惟有些功力高深的英豪方才无动,不过这些就已经够了,淡目轻扫了眼人群矗立前排身躯未动的身影,黄药师方才把碧箫从嘴边放下,倒提碧箫手掌微伸清淡开口道:“老叫花~,这么长时间你却是该让开了~!”

    “老妖怪~“洪七公又是皱眉深望向了黄药师:“老邪~,今日之事你且先道歉一番等……”

    “不用!”洪七公话未出口就被两道坚定的声音一起打断了,一为铿锵怒然一为语气清淡但却毅强不可改~!

    “哈哈~~哈哈!”相互凝望着对方的面容,黄药师欧阳锋两人俱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呼~~~”随着衣衫鼓动须发摆曳不停,阵阵凛然之气从两人身周四处逸散而出,只是须臾就卷积起片片飞沙林叶震荡于二人之间的正上空处。

    “咕~咕~~~”欧阳锋身躯未动但他脸颊却是随着胸腹鼓动恍若擂鼓蛙鸣之声不断传出涨缩充气。

    “呱~~~金蟾卧山~!”直到片刻一道震山响声发出,砂石动荡烟尘笼罩欧阳锋身躯霎时动跃瞬间飞蹿至高空十数丈,嘭地落在全真教所搭建坚实无比的青石高台之上。

    “嘭~夸拉~咚~!”石屑扬尘山岩震荡,高台刹时涌出一股浩荡气浪卷动着其上典建之物,烟尘木碎飞散穿射之时高台正中亦是传来欧阳锋厉然的声音:“黄药师~洪七~段智兴,不论何人~,今日吾欧阳锋就让尔等知道何为~绝世!咕~~~”

    “啊啊~啊!”“救命~!啊~!”

    接连不断的惨叫之声从周围四处传来,本来皱眉叹气的洪七公瞬间怒目了起来:“欧阳锋~,你不知此时这终南山上平常百姓何其多吗~?”

    “咕~,哈哈~~”一声大笑随着气浪再次涌动震出,显露出身影欧阳锋的冷冽之语亦是传来:“既然今日来上此处~,那就要有身死的觉悟~,我欧阳锋何管他人!”

    “你~,该死~!”洪七公怒目相望还想再说却见一块岩石斜斜垂落飞向一边,双目通红怒骂了声,身躯瞬间闪动蹿跃而出一道龙声发出探臂挥拍:“昂~~,降龙十八掌—见龙~在田!”

    “阿弥陀佛~”一灯双掌合十悲目轻诵了声,身姿潇洒踏步闪到另一边,食指或疾或缓不时点落碎石木块。

    待气浪静息坚实高台之上已是空荡无物平坦洁清,而高台边缘也是各自矗站一人。

    说实详细其实至欧阳锋跃身砸落高台扫飞道童到借天降垂落之势身涌气浪只在须臾,看着身周四人包围自己,欧阳锋不禁得意畅笑:“哈哈~,武至先天当合天力,身借天地之势其力无穷~,可敌千军也!哈哈~”

    “欧阳锋~~”怒目而视的洪七公闻声刚要出声大骂,耳边却是传来七道愤然之声。

    刚刚恭敬收拾好师父遗物之剑以及重要典祭法物的马钰等人感应到山门外的动荡就抛下随行弟子急速向着这边赶来,却只望到高台周围东倒西歪无声无息的看守道童以及环圆一圈惊叫痛哼的人群再听到那熟悉异常的声音哪还忍得住心中怒火。

    随着全真七子身姿闪烁急速飞跃到高台之上,黄药师五人眼中俱都生出愕然之色,而马钰等人看清高台边缘的几人也是不禁一呆,随后齐声拱手道:“原来是七公~黄老前辈~还有段皇爷啊!吾等不知几位前辈前来却是有失远迎~!”

    “灵蛇拳法~~”

    全真七子话声刚落~,就感觉一道阴冷恍如毒蛇般的气劲拂身而来,七子眉头微皱不过却是只有马钰甩动拂尘迎拳而上:“揩磨尘垢~~”

    “好~~看我神驼雪山掌”欧阳锋高呼了声宛如柔蛇盘绕的阴毒掌法霎时一变,身形飘忽双掌攻势瞬间覆盖七子。

    王重阳~丘处机孙不二等人刚要后退让师兄迎攻但见到忽然打的手势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气随心动身上先天内力勃然而发,七掌齐挥而出直直攻下欧阳锋全身各处。

    “嘭~~~哧”一声重击想要收势的欧阳锋已是来之不及,只等运气抵挡一些紧要关穴部位,身体却是瞬间砸落在地直直拖行数十米直到这座坚实硕大的高台边缘方才停止。

    “噗~~,咳咳~~,呼~~咳咳,好~好,却是我欧阳锋低估了王重阳的弟子啊~”

    一口淤血喷出抚胸缓缓站起身的欧阳锋轻擦了下嘴角不禁呲牙笑了起来,只是他深目内含的眼瞳此时却是冷光直冒,其中亦是夹带着浓沉的**,行迹天下名声赫赫的欧阳锋却是丝毫不信这世间先天之境这么容易让他们突破,更何况一教七先天呢,若是当真如此他天下四绝西毒之名。

    他能感悟突破缘自嘉兴战神显圣~,而这终南山仙神降世可是不止一仙,若是不然身旁的两个秃驴和尚怎么会共聚与此呢,尤其是那个封山已是多年少林苦字辈的老秃驴更是肯定。

    “咳咳~~”又是一口鲜血从嘴中吐出,欧阳锋面色又是恢复了平常,被全真七子击伤他也没有丝毫耻然,因为到了着一境界除了紧闭心神隐匿气息外都会感知到周围之人一点情况,而某些修习奇特功法的刺客暗卫更是专精此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不过~,现在却没有人敢真的因为欧阳锋吐血就敢小觑于他,刚才他的气息可能是刚刚苏醒的猛兽,而现在随着欧阳锋缓步前踏归回原处浑身气态却是变成了一只隐没水中静待猎物的凶狠巨蟒且是有毒之蟒蛇。

    此时的洪七公和一灯苦心两个佛僧也是差不多和欧阳锋同样的想法,就连从来不信仙神只把终南神佛降临的事迹当成笑话的黄药师也是不禁将信将疑皱眉观望起了全真七子。

    随着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天下四绝以及那不知名老僧的瞩目目光临身,身为女子的孙不二却是没有其他六子的心性安稳,手掌轻握了下刚要开口马钰却是踏步拱手开声了:“各位前辈~,晚辈不知几位前辈临身我终南山~,却是失礼,但是今日乃我全真大典之日,本已祭天地~祭道家各位祖师,灵祭吾等恩师,何以毁我祭典高台损我全真典祭之物,更害我全真数十看守典祭高台之性命。”

    说道这里马钰垂目深呼了口气,随后拱手扫了扫周围远远之处无数攒动再次围拢的人群方才开口道:“因我全真祖庭得纯阳祖师缘识~祖授法剑随身玉箫而来聚吾终南山营生贩商,我全真教虽行管理但却从未有过驱赶之为,各位前辈何以不顾乡亲百姓安危而大打出手呢!虽身为晚辈不应如此,但我马丹阳身为全真掌教居住着这终南山上数十载却是想要为这些受伤或者因而丧命的百姓向各位前辈讨个公道~!”

    “丹阳~,你却不知刚才情况~~”随着马钰恭敬垂手发出轻问,洪七公断缺一指的手掌轻颤了下就要出声解释,却是瞬间被一大片喧哗之声淹没无声了。

    “对对~,丹阳道长说得对~,为什么你们不顾大家的安危啊~,就应该让丹阳道长给大家讨个公道!”

    “就是就是~,你们这些会武功的人每天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今天有全真教的各位道长为我们大家出声,大家不要怕,一切都有道长他们给我们撑腰的!”

    “不要怕~,让全真教的道长给我们大家讨个说法!”

    “我的茶摊刚才就是让这几个人砸的,道长给我们讨说法啊!”

    “呜呜~,我的弟弟刚才就因为这几人~,呜呜~被石头砸死了~,现在还躺在血泊里呢~!丹阳道长处机道长你们一定要为我弟弟讨个公道啊,我可怜的弟弟还没娶妻呢~!”

    “讨公道~讨公道!”

    一声声的讨公之语已是震天连动,虽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因为往日武林之中败类凶徒招惹的恶事,且人云亦云之辈也是良多,但也是直让得刚刚救助过众人的洪七公心颤责愧不已~,不说其他之就这高台边缘生死不知的十数位道童却是转目可见。

    而洪七公认为这一切大概都是因他缘故吧~,若不是他带着欧阳锋于黄药师相见也不会生出这般情况。

    瞧见洪七公垂首默然的模样以及周边震天呼声,始作俑者欧阳锋却是面色无波,他可是可是一直瞧不上臭叫花子良善心思,随着眼神幽森眯目凝望向全真教庭深处,欧阳锋知道~那里一定有自己所要寻找之物,至于那把摆放在人前的破剑,呵呵~,只是能糊弄些平常百姓后天之辈,先天气息内里感应只是一锈迹沁染的剑刃罢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位面之吾道随心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