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最强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前世冤家 感谢“摆渡人的渡”之赏赐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最强阴阳师》 作者:作品集

第三十四章 前世冤家 感谢“摆渡人的渡”之赏赐更新时间:2017-12-14


    “赵永刚?小爷您是说……”陈围正写着我的银行卡,听得稍惊,抬头看着我。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嗯,就是他。你不会不认识吧?”



    陈围呵呵一笑,笑容还是那么僵硬,把最后的卡号几个数字写完,双手奉还银行卡:“认识认识。只不过赵永刚是外来户,虽然是个风水行家,位列县城三大家族之一,但为人有些孤傲,与我们陈家、孙家不怎么来往的。当然,我知道他住哪里的,咱县里的事,基本上没我不知道的哈!只是……不知小爷您找他有何事?以您的本事,还不至于……”



    “我为何事,与你关系不大。你真说他住哪里就行了,别耽误我时间。”我收起银行卡,语气有点冷。料想这云山县的阴阳三大家族也就是赵、陈、孙了,只可惜赵叔英年早逝,赵越正也是刚踏阴阳学习一途,只怕赵家要从三大家族里除名了。



    陈围马上诚惶诚恐,陪着不是:“小的错了,不应该打听小爷的事情,请见谅。赵永刚家住县城东郊,出东门桥,往南洪市方向沿省道走12公里左右,路左边云雾山里,有独家的庄园,在省道上就能看见的。也不知赵永刚抽什么风,省道到他家不过三里多地吧,随便花点钱也修条公路了,他偏偏不修呢!不知道是不是修不起的缘故。”



    言语之间,陈围还是显示出了对赵家的一些不屑,料是讽刺赵家没啥钱吧?我也没在意,点了点头,朝后堂看了看,便说:“好吧,就这样,我先走了。”



    “哎哎哎,小爷留步留步。”陈围慌忙伸手想拉我的样子,满脸僵硬的笑,“小爷您留个电话吧?咱真心想请您上家里吃个饭的。”



    “穷,没手机。”我回头丢了一句,然后无视了陈围惊愕的笑容,直接朝后堂门走去。在那里,原来堵门的棺材都在拼斗中损坏了,出去倒也畅通无阻。我还想进去洗洗,找点衣物换上,身上这血淋淋的样子也不像去奔丧的,是对逝者的不敬。



    可我刚起步,破烂的棺材店门外响起尖锐的刹车声音。这声音太刺耳了,我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顿时心头郁结。



    只见一辆警车停在店门口,下来三个便衣刑警。本来我还不知道那是便衣刑警,可偏偏里面一人是女的,还是冤家对头向小冰。另两个年轻的男警,我倒不认识了。



    唉,这下子又特么走不掉了。谁多管闲事报的警啊?我暗自心中苦逼,只能站在那里,转过身来。这样的孽缘冤家,还只得面对不是?



    连《阴阳秘卷》上的闲话篇都说过,一天之内初识的冤家就三碰头,这是前世结下的缘,终究会冰释前嫌,男子成兄弟密友,女子成铁打闺密,男女结夫妻情份。可我一见向小冰下车看到我那状态,打死也不信了。就她,能跟我结夫妻情份么?笑话,就是她愿意,我还不愿意纳她这妾呢!



    向小冰红色紧身t恤,蓝色牛仔裤,绷得那线条果断一个迷人,太英姿靓丽。可她下车之后,往店里一扫,顿时眉头紧皱,脸上一副恶心之状。她见我便是一惊,当场瞪着我,指着我就狂躁了:“臭流氓!怎么又是你?怎么哪儿都有你啊?我看你这次又特么怎么交代?小李、小秦,你们去处理,我……呃哇……”



    说着向小冰已是受不住了,转身侧移到旁边的香火店外,恐怕又吐去了。店里面那凌乱、血腥的场面和难闻的气味儿实在让她这样的美女无法面对,吐也竟成了她的习惯。



    小李和小秦两个刑警相视一眼,好像还有点无语的样子,两人还是朝着店里走进来。他们面对里面的情形,也是眉头皱了又皱,脸色严肃,但总算是没吐,像是有些办案经验的。而我也有经验,知道这时候只能跟警察同志好好说道说道了,走是没希望的。



    陈围显然还是有点老江湖的味道,见警察来了也不生惊。他只是听向小冰那么称我臭流氓,倒惊讶地看了看我,我只能淡然地望了望他,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之后,陈围连忙招呼着小李和小秦,堆着笑,解释自己身体不便迎接,请警察见谅,还给两个刑警递了红牛。



    小李和小秦脸色严肃,红牛也不接,再一次扫了扫眼前的场面,然后看了看来到他们面前的我,几乎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我也没什么不自在,坦然面对吧!刚才都经历了死亡的人了,还会继续害怕警察么?怕警察的是很多调皮不听话的乖宝宝好吧?



    小李直接就对陈围说:“先前接到报警,说棺材店发生了血案,一个年轻小伙子杀了你们四个伙计,还打伤了一个老人,应该不是你吧?”



    话音落时,小李和小秦都没管跟他们陪笑的陈围了,而是齐齐盯向了我。我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说话,陈围已马上解围:“哎哎哎,两位小哥,报警的人搞错了。其实这事情吧,野花小爷他是……”



    “嗯?什么小爷不小爷的?你这个年纪,叫他小爷?有脸呢?”小秦居然声音冷沉,说着把视线从陈围身上又移到了我身上,那目光对我也没啥好感。



    陈围稍有尴尬地笑了笑,又想说什么时,小秦却接着指着我,说:“报警的人就是被他打伤的那个老人家。小伙子,你可是真够狠啊,连那样的老人家都让你打折了一条胳膊一条腿,头上还一个大口子,现在还在医院里接骨缝针呢!”



    “什么?!”我和陈围大吃一惊,竟是齐声叫了起来。他大爷的,骆昆那个老杂毛秃驴,真特么太坏了,竟然恶人先告状,还好意思报警啊!



    陈围还颇有意思地看了我一眼,仿佛跟我异口同声也是他的荣幸一样。我却当即心头怒火熊熊,冷声道:“请问那老人在哪个医院?”



    他娘#的,想想先前的事情,特别是七公主的消失,我特么此刻只想宰了骆昆再说!



    “怎么?你还想继续行凶吗?”小秦眼光冷沉下来,厉声喝问道。小李也盯着我,右手揣在包里,许是要拿手铐的节奏。



    我刚想说个啥,结果陈围马上朝我使了个精彩的眼色,我才不说了。而陈围马上陪着笑,一边去挪过柜台外面的座机电话来:“两位小哥别动怒!这事情另有原因的。请稍等一下,我给你们老大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可以吧?反正野花小……张野花先生在这里,他不会跑,也用不着跑,跑也不是他的风格呢!”



    这话出来,我还算爱听,跟着对小李、小秦点头说:“是的,我再也不想做张跑跑了。”



    反正这事儿吧,我没有错,错在骆昆。哪怕是局里不信,拿我回去,到头来刘少坤知道了,很可能就让他的同学直接介入,我依然是无罪的。而陈围这么解我的围,看来陈家在县城里不是盖的,确实有些势力。因为这家伙说完又给了我一个眼色,很定神的那种,仿佛在说包在他身上。



    小李和小秦听到这个,看了我一眼,但小秦还是冷冷地走过我身边,堵住后堂门去了。小李也退了几步到店门口等着,似乎有点不习惯陈围身上的臭味。



    我还站在原地,扫了扫外面。向小冰已吐得差不多了,居然回到了警车上坐着。她在车里的位置,倒只能看到我和陈围、小李,还有柜台这边,所以反应没有先前强烈,竟然脸上冷冷,双手对我比划了一个“枪毙”的动作,迷人的大眼睛还眨呀眨,嘲意满满,一副“你死定了”的状态。这个女警,我真是服了她了,不分青红皂白就能宣布我死刑的样子,就像玩儿一样。



    我懒得看这冤家了,但情不自禁朝她撇了下嘴,狠吐了一舌头。她气得想下车,但推门又马上关上了,显然是不想进店。唉,这么怕脏怕血腥,还当刑警干什么?以为这个好玩?



    我目光收回,望向陈围。这家伙也有意思,竟然将柜台上的电话按了免提,过了好久,电话才接通了,传来一个粗沉的声音:“老陈啊,今天晚上我不能去‘夜来香会所’了,家里母老虎过生日,你代我向于红姑娘说声对不起……”



    “哎哎哎,雄哥,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事啊!”陈围急得脸上红了,尴尬无比,连忙打断了对方的声音,都想提起话筒来了。料想他先前是想装个逼,在我面前抖抖机灵,哪知道这电话一接通就引出那什么邪恶的糗事来了。



    我特么就是二百五也听得出意思来,当场笑了起来。左右一看,小李和小秦都是一头黑线,似乎暗恨他们听到了什么不应该听到的了。



    那边,被陈围称作“雄哥”的家伙马上“哦”了一声,说:“呵呵……老子还以为你是说晚上一起跟于红那娘们儿玩开心的事呢!那是啥事?”



    这话出来,我都快笑抽了。小李和小秦好没面子,低头黑着脸站在那里。陈围也是一脸的不自在,都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赶紧大声说正事:



    “雄哥,是这样的。先前有个老头在我店里行凶,杀了我四个伙计,有一个还是我老婆的堂侄,死得好惨呐!幸好张野花先生路过此地,见义勇为,赶走了那老头。岂知这老头恶人先告状,反倒报警反咬张野花先生一口。这不,局里三位同志过来了,正要拿人回去呢!”



    “哦?有这事?老头行凶?这不要命的老家伙在哪里?”雄哥说着就有些怒火升起了。



    “那可不?这老家伙凶着呢!听说现在还在医院接骨缝针呢!”



    “好!让我的人听着,马上撤出你店里,去给老子把那老头逮回来再说!那个张野花是个英雄,应该奖励,叫我的人别为难他!”雄哥当场命令就下来了,听得小李和小秦一愣一愣的。显然,这个上司太相信陈围了吧?



    “好好好,雄哥你说了就……”



    陈围喜上眉梢的样子,还想说什么呢,雄哥已挂掉了电话。他的电话机里,响起了单调的断线“嘟嘟”声,在我听来也太特么动听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最强阴阳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