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最强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久违三胖 第三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最强阴阳师》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久违三胖 第三更!更新时间:2017-12-14


    三胖子?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家伙,痛苦之中一丝兴奋、激动和期待燃烧了起来。



    也只有这个逆天的家伙,他才能把吞鬼葫芦这样的**器盖子给弄动吧?



    当场,老子心头那个默念啊!三胖啊,快出来啊。花爹这回就靠你啦!你这个xiǎo变#态啊大魔王啊,干死三个老变#态吧!



    也就在那时,兰贵芳首先就有diǎn乏力了。她居然停止了真血的输送,一手抚着饱#满迷的人胸口,一手抹着额头的汗,娇声道:“年哥,丁弟,我这是不行了,累死了!先回房休息休息,你们继续吧!解开了之后,再招呼我一声啊!”



    农喜年和孟长丁倒有diǎn男人样,皆是diǎn了diǎn头,不语,继续施法,解着紫仙绳。他们依旧全神贯注,完全感觉不到吞鬼葫芦的异动。



    我心头暗喜不已。这挺好,少了一个逆凡高阶,剩下两个。三胖子只要出来,更多了几分胜算。



    兰贵芳站起身来,朝着白骨大殿另一边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着我。



    老子心头一紧,暗叫坏了,这老贼婆子发现什么了吗?连吞鬼葫芦那轻颤的盖口也停止了异动,显然三胖也发现不对劲儿了。



    谁知兰贵芳竟然又娇声道:“年哥,丁弟,可不许先玩#弄张野花哦。我要先玩他这个九阴纯童子哎,一直都女士优先的,好不好?”跪求百独一下



    农喜年居然阴沉无比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慈意之笑,如同兄长,diǎn了diǎn头:“去休息一下吧你。才真仙初化,你确实要多休息一下。年哥保证,让你先玩。丁弟也不可能不让着你的。rdo



    孟长丁也是微微一笑,道:“就是,我和年哥什么时候不让着你呢?”



    “嗯,这我就放心了哟!等大胜之后,我可好好伺候你们。嘻嘻……”



    説完,兰贵芳娇#骚地笑了起来,兴奋地扭着xiǎo腰,朝着那边走去。



    这个老贼婆啊。也太邪恶了。她和农喜年、孟长丁恐怕也是经常在一起玩吧?



    没一会儿,兰贵芳走到那边墙壁下,扯了一下石缝里长出的黑叶树,居然墙壁轰隆着打开了。里面透出白亮亮的光芒来。她闪身进去,墙壁也就关上了。



    看来,那里就是兰贵芳的卧室了吧?这个老贼婆,你就好好休息吧!咱家三胖一出来,弄不死你!



    也就在那当口,吞鬼葫芦盖子再次轻轻地震动起来。同时,一道密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哎呦我日!你特么又踩老子的头干什么?xiǎo爷我不轮你二百遍啊二百遍,你特么不舒服斯基?赶紧给xiǎo爷下来,老子先出去!现在就剩下两个混血老猪了,老子出去就能干掉,用不着你了!”



    我的天呀我的妈呀,老子兴奋得什么痛苦都不在乎了。亲爱的三胖啊,你狗日的真的能出山来了哎!貌似,这实力是涨了很多了吧?哈哈哈……果然是打不死的三胖啊!



    随即,两声“哼哼”密音,似xiǎo姑娘的娇意,传到我的耳朵里,然后六指魔婴又惨叫了起来:“我草,紫雪,你特么拉老子干什么?老子都要爬出去了哎!爬不赢老子,你特么自己就认输吧!哎呦……贱人,又踩老子的头干什么?草你大爷的,老子的菊啊……哎呦……哎呦……”



    我那个郁闷哎,三胖这不是经常被虐的节奏么?那阴蟒之魂原来叫紫雪?看来,先前是六指魔婴要爬出来了,而紫雪拉了他一把,然后……还虐他菊了?



    “哼哼……”又是两声xiǎo姑娘般的冷哼传来,吞鬼葫芦盖子又轻轻地震颤了起来。



    我能感觉得到,那盖子要被什么东西dǐng开了。



    可就在那时,六指魔婴密音咆哮:“你给xiǎo爷下来吧!花爹此时这么痛苦,与义母一起身受危难,理当老子去救!老子可以轮那臭老婆子洋#妞#体二百遍啊二百遍,你能么?你能么?哎呦……你又捅老子……老子的尿#道啊……”



    我郁闷,但想欣慰地笑了。我家三胖果然还是对花爹有diǎn情义啊,只是还是斗不过紫雪的节奏,这回被虐得有diǎn惨哎!



    可是,那紫雪妖蟒居然想出来救我,这又是什么节奏呢?



    很快,六指魔婴显然是吃不住虐#待,投降了:“好嘛好嘛,xiǎo贱人,别弄了,老子受不了了。去吧去吧,你先出去嘛!老子知道你个贱人想逃了,日你先人板板,别让xiǎo爷我以后抓到你,轮你二百遍啊三百遍!哎呦,你特么还踩?还捅?啊啊啊啊……”



    无语了,我家三胖那张嘴啊,就是这么招揍!



    可也就在那时,紫雪哼哼两声,一个熟悉的密音响了起来:“谁説我要逃走啦?我是要出去救xiǎo哥哥的!死三胖,就你嘴臭,就踩你,就踩你,就捅你,就捅你……哼,哼……”



    “哎呦……哎呦……xiǎo贱人,你又来了……别j8xiǎo哥哥xiǎo哥哥地叫行不?真尼玛肉麻得jj都要掉了!你个xiǎo贱人,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哎呦……”



    六指魔婴怒斥着,痛叫着,那声音简直是惨不忍听。可我……我……傻掉了!



    我感觉不到农喜年、孟长丁的真血与卢琳紫仙绳的阴阳相克带来的痛苦,整个三魂都被震得傻掉了一样。



    那一声熟悉的“xiǎo哥哥”啊,竟然是她!



    我完全无法想象,我连续做过的那个梦,那里面穿着白裙子的漂亮xiǎo姑娘,那个我抱着她一起找家、找一个开满向日葵xiǎo镇的xiǎo姑娘,那个在我怀里有淡淡清香的xiǎo姑娘,累了吸我右手中指的xiǎo姑娘,她竟然是紫雪!



    天呐,我简直不能把生有十头的阴蟒与这个xiǎo姑娘联系在一起,打死也联系不到一块啊!可那一声“xiǎo哥哥”,那熟悉的声音,让我听得心头酸、软、怜柔万千。



    紫雪为什么要出来救我?我似乎懂了,因为我是xiǎo哥哥;可我是把她打败的重要因素啊,她又为何如此?



    就那时,六指魔婴又是咆哮:“我入你太阳花啊!还特么踩?住脚!住脚!这样子行不行?你先出去,两个男人给你,那个老婆子洋#妞体给老子,老子后出去?”



    “你不许出去!你对xiǎo哥哥不忠心,你出去才要逃!哼哼……你就在这里面老老实实呆着吧,还有好多鬼魂可以吃的,给我多留一diǎn哦!”紫雪脆声声地厉斥道。



    “我擦!xiǎo爷我对花爹怎么就不忠心了?妈的个,紫雪,你特么别再打花爹的主意了!老子知道你要逃的,抱死你的xiǎo玉#腿,説什么也不让你出去!哎呦……哎呦……”



    六指魔婴辩解着,但马上又惨叫了起来。



    唉,老子听得真是郁闷了。我是应该责怪三胖呢,还是那个花海如梦的xiǎo姑娘呢?他们这一对冤家似的,别到头来救不了我哎!



    正那时,农喜年和孟长丁沉喝一声,合力真血再次渗入我的脑海里,化解着最后一丝紫仙绳。那时的紫仙绳,确实也在强大的阴性仙力下被腐蚀得差不多了。



    我全身一抖,冷得实在够呛。一瞬间,最后一diǎn紫仙绳都消失了。但农喜年和孟长丁二人的真血太阴寒了,冷得我全身跟冰棍一样,僵化,麻木,我虽然可以睁开眼睛,但思索一下,决定闭眼不动。



    农喜年和孟长丁累得也虚#脱了似的,一身的汗湿透了。两人各自抹了抹汗,孟长丁还骂道:“卢琳这厮,是他妈什么门派的仙法?怎么一根仙绳竟如此强大?再不解开,我快累死了!”



    哼哼,你特么累死了才好呢!我心头暗念着,也再没听到吞鬼以葫芦里有动静了。



    农喜年也是diǎn了diǎn头,説:“确实是厉害,这么多年,竟然查不出他的底细。不过,他无分魂之身,全真仙的高阶之境,打出来的的紫仙绳确实够厉害,我们这不也是没输?现在,张野花这xiǎo子冻成了冰疙瘩了,恐怕要好一会儿才缓得过来了。丁弟,我们还是趁机调息一下吧!”



    孟长丁嘿嘿一笑,盘坐在我身边,邪道:“这冰玩意儿,要不要送到芳姐的房间里去啊?”



    “算了算了,这么冷透的玩意儿,别让她冷得荷尔蒙都提不起来。过半个时辰,这xiǎo子就解冻了,那时候就是咱们怎么玩儿都可以了,嘿嘿!”



    无耻的两个老变#态,就这么説着,然后闭眼进入了调息状态。我悄悄睁眼看了看,他们并没有发现我醒来了。



    也恰那时,吞鬼葫芦再一次异动起来。这一次,再也没有争吵声,只是盖子轻轻地颤了颤。我这时那离奇的天眼功能突然消失,但却是感觉得到,盖子被轻轻地dǐng了起来。



    接着,有淡淡的鬼气从吞鬼葫芦里飘了出来,飘出紫蟒腰带,逸出我的大衬衣。我眼睛虚睁着,目光下瞟,已看到了一只细xiǎo如扑克牌红桃般大的手掌从衬衣底下伸出来了。



    我靠!我的天啊!三胖子啊,花爹和你久违了!



    只见那手掌白晰晶莹,还胖乎乎的,漂亮精致,居然对我打着“ok”的手势。那中指上,赫然一只乌溜溜溜的眼珠子,白仁纯净,黑瞳晶亮,对着我调皮地眨了眨……



    最^新^章^节百渡搜---蓝~色~书~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最强阴阳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