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最强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强强对话 红包300,第一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最强阴阳师》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强强对话 红包300,第一更!更新时间:2017-12-14


    我们这里噬魂阵网密实不透风,已如倒扣的巨大鸟巢。我们虽是笼中鸟,但天叔等人扛得住,而我更看得清楚外面的情形。悲愤之下的离奇天眼,功能更在持续着。



    那边农喜年、兰贵芳和孟长丁的情况。一diǎn也不比我们这里好多少。他们最靠近尸泉,也最靠近程前。



    那时的尸泉依然不见形貌,但显然是完全消耗了八百万尸奴的阴气,为己所用。泉眼的上方,已经是青亮亮的云团在翻滚,云团如实质,线条优美,强大无比。



    尸泉周围的护泉松、柏,树干颜色都镀上了一层青玉一样,竟然散发着阵阵如同火焰般的光芒。这些树木都快成精了似的,逆凡高阶水准,直逼树妖真仙初化了么?所谓万物有灵,树亦生精怪!



    而其余噬魂阵的松、柏,树干颜色淡青之状,树干也变粗了很多,浮动着浓淡不一的云纹光芒。这特么全是离尘级别之树了?



    如此的尸泉,那般的噬魂阵前,我们这些外闯活物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渺xiǎo了。且不説尸泉边上的守望泉人程前,这已是半神级别的存在了。



    程泉是如何由一名秦皇公主侍卫活到现在,名副其实的是老不死的,原因已不可知晓。神之级别的存在,除了被灭,否则是寿数久远的。



    强大的尸泉、噬魂阵,已经把农喜年、兰贵芳和孟长丁三个老怪物收拾得够呛了,哪怕他们是真仙,已然dǐng不住疯狂的反击。三副邪棺被根叶须茎裹得密实无比。发动聚阴的功能已是无法消耗掉所有扑击来的阴质能量。下一章节已更新



    三副邪棺被噬魂阵网分别包裹着,疯狂地勒压,几乎是看不到巨棺之形,只看到阵阵黑云和血符文光芒在隐隐闪动。兰贵芳和孟长丁撑不住了。他们到底用的是聚阴血棺的副棺,法器的级别低了些。哪怕也算是防御超强的神器,也是dǐng不住了。更不用説他们的其他法器之绝煞碑、活人碑被不知轰到哪里去了,乱魂镯和阴冥副爪已为我用。



    就在卢琳二度爆发时,程前这个半神实力再一次得到展现。



    荆轲匕简直如同燃烧起来,青云的实质光芒长达千米,内有白玉匕影亦似燃烧,光芒竟在翻滚。对着兰贵芳和孟长丁的巨棺就是两记飞速爆斩。



    两个老变#态双双惨叫,似是中招。结果,两副聚阴副棺竟然断为两截。强大的噬魂网一收,“轰轰”两声脆响。如惊雷突放,一团黑烟带血芒闪过,两副聚阴副棺被摧毁了,估计是连渣都不剩下。



    两个老变#态,无力回天,只能是肉身灭时魂飞魄散的结局。



    程前已是护主心切,进入癫狂般的状态,得手后长啸如魔:“闯我阵者,万物失命!伤我可心,仙神不活!宵xiǎo后辈,皆纳命来!”



    呃……伤我可心?这难道是……是……爱情?此半神已非护主,而是护心爱之人?



    已来不及过多思索,全场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程前已经疯狂,忘记了一切,咆哮一声“苦匕神斩!”,荆轲匕轰向了农喜年的聚阴血棺。



    苦匕神斩?这名字……确实有diǎn苦逼味道?是纪念这两千来年的不死岁月,还是祭奠一场人尸#虐#恋?



    卢琳的蚩尤魔斧全力爆发,苗王斩带他旋转带他飞,从噬魂阵边缘地带,疯狂冲击向中心尸泉处。距离有五六十公里,噬魂阵密集的防御展开,一重重的天地巨网攻向了他。



    但战斗矮人的威力非凡,一路破网前行。斧影重重,恍然不见人影,只看到无数紫电斧影如旋转的巨大风扇,带着翻滚的电芒,一路势如破竹。



    如此时刻,天叔、xiǎo雁子、杨露和木子言若都很震惊。大家撑着巨网之时,也是由衷欣慰。似乎连xiǎo雁子和杨露这样的贴身下属,都不曾见识过卢琳会长这样的爆发。



    天叔更是一边用着裹剑布和天正符剑二连斩,一边感叹道:“卢会长竟然是隐世已久的古苗宗宗主,蚩尤魔斧的新主人,果然让人大开眼界。苗王斩若进级为苗王神斩,此危机也许就解了。”



    无法过多解释,“蚩尤”一词乃上古苗族神王的称号,分量已经足够。《阴阳秘卷》中有提到过,而且详解了五千来年前那段模糊的历史,当初也是颠覆了我一切的认知。



    谁曾想,数千年悠悠岁月过去了,蚩尤魔斧依旧尚在阳间,其苗王斩绝技仍未失传!今夜能见识一番,作为阴阳道中之人,已能算不虚此生。



    农喜年已经狂躁了,巨大的聚阴血棺似乎被勒得要爆了一样,枯涩惊狂的声音传来:“卢琳,你这个王八蛋!你他妈竟然是蚩尤传人!都他妈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灭老道吗?灭了我,你也一样活不了!秦皇公主受到了折磨太多,怒怨齐天,你和你的一帮子人还有得活吗?”



    话音刚落,程前的荆轲匕以“苦匕神斩”第五次斩在了聚阴血棺之上。轰然的爆响声传来,血棺竟然未破,只是被震荡得翻腾远滚,竟出千米之外。



    农喜年刚刚控制好邪棺,又被噬魂阵网给密实兜住,勒压。他纵然真仙,也扛不住噬魂大阵的力量,动都动不了,只能以聚阴血棺的超强防御力继续硬扛下去。这邪棺果然也是好生了得,竟然能挡住半神之击!



    也就那时,卢琳长啸不已:“农喜年,虽若我死,今日也必诛你此贼道!”



    音未绝,卢琳苗王斩持续爆发,朝着农喜年冲去。岂料,程前一声冷哼,苦匕神斩刚要斩中聚阴副棺,却突然转向,劈下了卢琳。



    当场,我与天叔等人惊出一声冷汗!神斩vs苗王斩,谁输谁赢?



    “轰!!!”



    两强相遇,响声爆天,整个噬魂阵都晃动了一回,我们脚下的地面都颤抖了,几乎没站住桩子。



    青光、白芒、紫电斧影飞炸,成千上万的噬魂阵松、柏伏倒,碎炸又重生,无数枯骨飞炸如波潮汹涌向四方。



    卢琳被轰得现了身形,倒飞近千米,强悍无比的矮xiǎo身子顿时陷入噬魂网的密裹之中。他败了,身影几乎是瞬间消失。



    “会长!!!”xiǎo雁子和杨露顿时泪水翻滚,二人爆发得空前绝后,跟我与紫雪先前一样疯狂。这自是一番情义体现扔刚向圾。。



    xiǎo雁子与杨露真血瞬间喷出,吐于长枪、短笛之上,身上的衣裙都炸开了,露出她们性#感娇人的身形,完全没有任何的羞感,各自轰向了噬魂密网!



    xiǎo雁子本是负责地面一部分防御,杨露则是主要用火焰盾镇地面,此时一爆发,当场让我们防御大减,噬魂网突然坍塌性收缩。天叔大叫一声“不好”,马上挥舞裹剑布,疯狂二连斩,与木子言若的天剑仙斩拼力防守塌来的一方。



    就那时,老子心头也是猛地一痛,因为和紫雪身上的紫仙绳突然解开了。这特么意味着卢琳已亡,他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再神魄解我们的困锁。



    当场,紫雪从我身上掉下来,挥舞着九珠阴刺,扑到木子言若身边,大叫道“鬼面哥哥,雪儿来帮你!”。



    我也是阴冥副爪祭出,跳到天叔身边,两爪狂舞,疯狂地反击,同时感知着外面一切。



    那时,程前一击卢琳得手,疯狂的咆哮带着无比的冷性:“兀那矮厮,休以为助阵于我屠此邪棺贼道,我便可感动,可放过于你等!虐我所爱千百遍,是为万般戮心之痛,是为血海大仇,不可消也!看杀!!!”



    农喜年已是得到了缓解,哈哈狂笑道:“卢琳xiǎo儿,你他妈这回知道厉害了吧?没有老道如此血棺的极强防御,你死去吧!”



    “闭嘴!本卫斩人,有你何事?”程前狂叫着,本来又一次斩向包裹卢琳噬魂网的苦匕神斩转身,劈向了农喜年。



    老怪物惊得竟然“妈呀”一声,当然又是挨了一击。这一次,被斩得邪棺入地,击起巨大的地坑。他刚刚控棺冲出,迎头又是被一斩,再次被斩进地坑之中。



    如此这般,农喜年自己找苦吃,被程前一阵阵轰斩,一次次入地,简直就是哇哇惨叫不已,无法还击。



    我那时竟然狂骂道:“农喜年,你个死怪物,脑子锈透了吗?魔龙角呢?给老子拿出来用啊!!!”



    你猜那老怪物怎么説?他竟然狂躁道:“去你妈的张野花,要你教老道吗?魔龙角早就废了!要是能用,老子早拿出来用了!今天,我三兄妹三魂分身被你等所破,若是活下来,老道要灭了你!”



    妈的,都这个时候了,这老怪物还在老子面前嚣张!可一听魔龙角废了,老子还是心头很绝望,只能拼命死撑网!



    农喜年那边,他还是学奸了,被斩落坑中,不再上冲,而是控棺在地底奔走。却不曾想,地底密实无比的根须裹着邪棺,让他根本就逃不了!根须将他带出地面,迎接着程前又一次的轰斩,整个一苦不堪言,惨叫连连……



    “贼老道,你以为你撑得了多久否?”程前斩得疯了,苦匕神斩一路狂追猛打,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程前真的没感觉到,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而我终于惊喜地看到了。卢琳在密实的包裹中,竟然以苗王斩破掉不少的根须枝叶,下遁入地。



    我之神奇天眼,更看到了更为神奇的一幕……



    最^新^章^节百渡搜---蓝~色~书~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最强阴阳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