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最强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神血无用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最强阴阳师》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零五章 神血无用更新时间:2017-12-14


    ;前哥和衣躺在床上,头发依旧灰白,但已瘦得皮包骨头。



    他白晰的面容显得蜡黄如金,双眼死灰之状。原本还中年酷哥的脸上竟然皱纹道道,苍老得风烛残年。仿佛是临死的老者,双眼昏暗无神。



    前哥看着我,嘴唇动了动,但说不出话来了。他已经法力尽失,虚弱到极致,已然死气沉沉。甚至卧室里都有些阴寒的感觉。



    曾经的大秦第一勇士,半神级的强者,两千多年不死的存在,竟然落到这分田地,实在让人感慨现实如刀。遇上我的并且亲近我的人。怎么都这样不走运?



    我心头痛楚,实在想不到这些日子过去,前哥怎么就会变成这亲子?心痛地咬了咬牙。我看向七公主,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七公主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离开之后。他一天天衰弱去,法力减退很快。三魂七魄也越来越弱,我也查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十天前,他已经不能说话了。每一天,我得消耗大量的法力延续他的生命。今天已消耗,但起色并不大,所以找你过来。



    唉,奉紫阳遗令守护公主的前哥,到现在变成了公主反护。这种反转,真让人心里不好受。他是我的兄长,我不希望他这样。



    我眉头紧锁,什么也没说,灭了烟头,找了个杯子,破了舌头,吐了满杯真血出来。注:字符防过滤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七公主看着我的行为,神情冰然,我只看到一丝疼惜从她眼里闪过,很快,又消失。她没有阻止我,大意是她叫我来此也就这个希望了。



    前哥对我摇摇头,想说什么,但嘴里发不出声,估计是我用人魂与之人魂交流也不行了。但他老眼流出了泪,那泪水竟有淡淡的黑气,甚为怪异。



    可我却从前哥的泪水里读出了阻止抱歉悔恨无奈。我将真血往前哥的嘴边递去,说:前哥,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不想你死!你要活来,你还有保护小公主之职!



    前哥闭上了嘴,紧紧地咬着牙?,拒不喝血。泪水在他的老脸上流淌,看得人心中酸楚。



    七公主也看不去,但转过去,冷声道:程前,你必须喝去,这是最后的希望。六姐与她的骨血,你护了近百年,守护了两千年,而我,你连一年都没有保护到!



    前哥第一次违抗了故主之令,依旧闭嘴,咬牙。他用尽了力气咬着牙,额头老筋爆起,一脸的大汗,虚弱的身体颤抖无比。



    我不想废话,左手抚在前哥的额头上,感觉他额头是那么冰凉,汗水也是冷的。一道九阳之气灌入他的脑海,拍中三魂。



    当场前哥昏厥了过去,我这才撬开了他的嘴。都这个时候,他的嘴还闭得那么紧。



    将真血全部倒进前哥的身体后,我并没有看到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他依旧虚弱。



    七公主在旁边看着,眼里闪过失落的神色。我道:或许,我的血也没有用了。我还是将他带在身边,或许还能找到别的机会。



    七公主摇了摇头,说:不必了。他是大秦第一勇士,他身负始皇弟遗令,要死,也得死在主子身边。



    我看着昏迷中的前哥,感觉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死,便点头道:好吧,按你说的办,我们先出去吧!



    七公主默然无声,跟我来到外面的客厅里。



    坐来,我道:离开后,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再见到前哥后,我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七公主凝眸思索了,轻声道:除了小醉春没有再寄来,一切正常。



    小醉春?!



    我心里震了震,倒也恍然。难怪是缺了点什么的感觉,原来是没看到小醉春的酒瓶子。以前的前哥,睡觉的时候瓶子都是放在枕边床头柜的,今天居然真的没有。



    我点点头,道:看来,那酒确实存在问题。要不然,前哥不至于如此。



    小醉春,前哥是喝得最多的人,也不知道其他喝过的有没有事?比如李洋卢雪琪张锦玉比丘白紫雪郑龙?



    七公主默然不语,也不看我,轻轻点头,目光投向了窗外。夜色很美,但我们的情绪并不太好。



    客厅里沉默了,仿佛突然没有话题,进入无限沉默的状态。



    我掏了支烟,点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



    七公主似乎对烟味儿并不是很喜欢,眉头轻轻地皱了皱。



    我见状,准备在面前的茶几上灭了烟头,她却轻轻地说:想抽,就抽吧,没事。



    我还是灭了烟头,说:你的实力提高很多。



    七公主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我有这种感觉,和七公主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了,又说:也许,我们会在决赛中碰面,结局会怎么样?



    如果真是那样,我弃权。七公主想也没想,脱口脆声,冰然中透着坚决。



    我淡淡地笑了,看着她那高贵冷丽的脸,道了声:谢谢!



    七公主没说话,默望着窗外。



    气氛很冷,让我似乎没有呆去的理由。



    我便起身道:那我回去了,你也早休息。前哥就拜托你了。



    七公主默然不语,起身,朝门边走去,似乎是要送我离开。



    我的心底沉了沉,一股淡淡的失落浮然而生,但也只能起身,朝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我没回头,只说:老婆,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分开?我和卢雪琪什么也没有,前哥也许给你讲过。



    不说那事了。分开也许更好。七公主声音幽然,轻若寒泉微波之声。



    我抬头望望天空那明亮的月牙,轻轻点点头:你觉得好,那便好吧!我回去了,不用再送。



    嗯,不送。



    我抬步便走,黯然而行。



    夜风凉如水,拂动长袍,吹晃着白发。我不知道我的背影是怎么一种落寞,我只知道我的心是空的,无数的星斗都填充不了这种空虚。



    一步,两步,艰难的步伐,但我必须走去。



    我的身后我没有释放感知觉,但我能感觉到她在看着我,一直那么看着我。



    当我走过那条小溪,准备转弯时,忍不住猛地回头。



    那时,七公主也猛地转过头去。我看到她右手如拂泪之状,然后,门迅速关上了。



    我看到了门板的震动,我感觉到了是她背靠着门板,但我感觉不到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只知道她在门后哭泣。



    我释放不出感知觉,因为不想看到她落泪的模样。只是密音传过去:老婆,不哭,保重!



    七公主没有回应,但她一直在门后,我一直没能转过身来。



    是的,我在等她的回答。



    半晌,她的密音传回来,有些哽咽:你也保重



    诺



    我点点头,这样的回应却再也没有调皮油气不羁,只是低沉,如呜咽的泉。



    我猛地转身,阴阳玄步,疯狂而行。越过树林,穿过草甸,冷风迎来割面,戮心。斗法草原上,夜战更酣,我已无暇看,视线很模糊。



    回去到别墅外面,柳青凤站在二楼阳台上,手捧一杯红酒,临立夜风中,修长身形,月白长袍飘飘,别有一番风采,对我淡嘲道:张宗主,哭了?



    我停来,一抹双眼,抬头道:哪里有?眼睛里进了沙子。



    哦?北方的沙尘暴居然席卷到这山青水绿的地方了?柳青凤嘲意无限。



    嗯!而且很强大!



    我点点头,掠回别墅里,进卧室,倒床,闭眼,深吸一口气,强行进入修行状态。



    而这一次修行,产生的效果超出了我的意外,首先就是柳青凤的大骂:张野花,你他妈疯了吗?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最强阴阳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