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最强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钉死之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最强阴阳师》 作者:作品集

第三百七十一章 钉死之刑更新时间:2017-12-14


    我“哎”应了一声,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半蹲下来,抱着程因野。这一刻,我感觉非常美好。



    因野也非常激动。在我怀里脆然而语:“真是你啊野花叔叔我就感觉到有人看着我和爸爸,没想到是你呢老是听爸爸说起你,可你已经过世了,没想到你还活着啦野花叔叔,你好酷好酷”



    听着孩子这一番激动之语,我也暗自开心。



    很快。前哥推车过来了。我放开因野,什么也不说,和前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们的身体颤抖,心里热烫烫的,任泪水放肆。前哥似乎比以前更瘦了。但力气还有,身体颤抖得比我还厉害。



    我们就那么拥抱着,久久不语。甚至是找不到说什么,重逢就好,活着就好。



    过了好一阵子。我们才松开了彼此。



    前哥抹了一把泪,对我点点头。道:“野花,能看到你活着,挺好的。十二年了,你变化不是很大,还这么年少英俊,但成熟许多了。”



    我淡淡一笑,擦了擦泪,道:“前哥,你老了,但还是那么有力量。”



    “力量不在了。呵呵”前哥无奈摇了摇头,看了看身边的因野,对我说:“这里不是叙话的地方,我预订了骊山大饭店的套房,一起过去吧”



    我觉得前哥还是要去一趟秦皇陵的,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他必定是和因野有坐车回去的,便说:“前哥,我先去一趟钟楼办事,出来就见你和因野去。今天晚上,咱们得好好聊一聊。”



    前哥哦了一声,突然道:“野花,怎么了又要去钟楼底下吗你一个人能行”



    我淡然一笑,说:“没问题的前哥,回头细聊。”



    前哥这才放心的样子,给我说了一下他和因野的套房号,然后我陪着他们父女俩去打了出租车,便分开了。



    之后,我依旧找了僻静的地方,阴阳玄步赶往钟楼。不到一分钟,我已在顾央原来开店的大楼后面出现。



    我将白发捆起来,塞进能量大衣后面,脸部也化为普通中年人的样子,才从停车场的角落里出来,慢步走向外面。到了全神的阶段,对于外形的改变是极不费力的事情,气息掩藏之后,更是一个平凡的中年人似的。



    门口的保安还好奇地看了我几眼,不解,似乎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入过。不过,当我将自己的面容幻化为他的样子时,他惊得愕然,指着我,“呃呃”几声,居然是吓晕了过去。



    我淡淡一笑,恢复中年大叔的形像,来到大街上。呵呵,十二年过去了,这里变化还是挺大。大街更为繁华,夜灯灿亮,人来人往,车流不息。



    顾央的服装店已经没开了,换成了一家电影院。想来,她十二年未归,店子是要被处理掉的。而她,从一个傲霸、骄纵的大道门派真仙初化女弟子,最终变为我的义子儿媳妇,想来也还是不错的结局。若要她和白山得知我的身世的话,简直都不知道是哪辈子修的福气了。



    我看了看钟楼那边,虽然车来车往,但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进入其中。我转身进了顾央服装店改的电影院,进入卫生间,阴阳玄步一展,整个人就是一道烟雾一般,飘掠向钟楼的楼头上。



    落地,再展玄步,到了入口机关处。



    机关还是那块砖,一按便开启。通道还是原来的暗红石材通道,前方依旧有光亮。



    走到回环竖井处,下面依旧是有井水波光动荡,但那是烈晴的火龙属性假象了。井壁上的钢构梯步依旧,只不过是又多生了一些老锈。



    我心里微微一动,试了试,释放出灵波去,穿透井壁。果然,遇到那混沌火焰龙息,其强大之极,毁了我的灵波,而且有反攻吸噬法力的情况。



    还好,我撤得快,法力未曾有什么损失。但我已看得清楚,整个方圆空间外面,至少五公里的范围,都是这样的混沌火焰龙息,不知烈晴身在何处。



    我站在井口处,密音对着那火焰龙息道:“烈晴前辈,可曾记得当初太明湖边的霍圆颊”



    “”



    空间静静,没有回音。



    “嗷呼,太明湖上,秋月凉风。嗷噫,巨湖青茏,佳人似火;嗷嗷,断桥之上,孤男寂寞;嗷呀,归我身旁,伴子渔歌向晚”我不得不按根叔教的,用龙族感叹词开头,将他的那一手好湿给吟出来。



    当然,我要承认,我确实吟得一身鸡皮疙瘩。



    然,空间静静,依旧没有烈晴的回音。



    难不成烈晴失忆了或者是睡着了我只有这样无厘头的理由在心头浮现。



    不过,我思考了一下,又密音道:“烈晴前辈,在下尤野花,混沌帝王尤#物之子,请求一见前辈。向前辈问安,也转达前辈霍根公子的思念之情。”



    怪了



    烈晴依旧没有回应之声。



    我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便从井壁的钢梯上向下行去。因为有十二年前的神奇破阵出法,现在就使用这样的入法。



    没一会儿,我过了当初和七公主、前哥掘进的地方,发现那里石头已经砌好了,不过很明显石材比旁边的新色多了。



    继续下行,速度还是很快的。到及两千米处,钢梯突然就消失了,而我所看到的,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里赫然是回环竖井的底部,冷冰冰的一片暗红色云海。云海泛波,四散而开,散发到方圆十公里的样子,云雾腾起,向四面腾起,如同要向天吞噬或者掩盖住大地一样。



    我却能感觉到那不是冷冰冰的物质,而是一碰就会爆发出强大阳能攻击力的混沌火焰龙息。这龙息的根源,就在云海的正中央,一处五米高的白玉台。



    高台上,赫然是一座十字架,架高十米的样子,通体发黑,是木质,上有无数碎裂的符文。



    就在那十字架上,用粗实的木钉扎着一具尸体。尸体身着红袍,高约两米的样子。已然没有了肉质,只是一副骨架。



    骨架上,白骨头颅、颈、胸、腹、四肢,都是木钉所扎。木钉与十字架形成一体一样,都是一样的材质,一样的符文。



    这是一种残酷的“钉死之刑”,源自于太古时代。因为十字架上的符文和钢钉的符文是一个体系,但我的确不认识,我不能认识的符文,只怕只能来自于太古时代,而那十字架、木钉似乎也是如此。



    而受刑者,赫然是烈晴,她如此惨死。虽然死前挣扎过,**力挣断了不少的符文,但还是死了。



    我认得那是烈晴,因为



    她的红袍上,赫然是龙族图形,一条穿越亘古而存在的火龙,一身火焰金鳞,威势震天;她的枯骨双手,和根叔一样,没有无名指和小指头;她的颅骨内,有一颗血色的珠子,鸡蛋大小。



    正是那血色的珠子,散发出了一丝丝冷冷的暗红之芒,散远了,如云浮如波,立体漫向四方。我想,那可以叫龙息珠,龙族力量或者说法能的源泉。



    强大的龙息珠,却烧毁不了十字架,烧毁不了木钉。烈晴死了,真的死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站在那高台面前,久久不语。身为混沌帝子,面对同源种族的惨死,我心是揪痛,痛得咬了牙,牙在格格而响,左半身金鳞化。



    我纵有一身尤族神血,断也无法让烈晴白骨还生。根叔若知,他又会是何等愤怒



    烈晴死了,但龙息珠在,似乎带着她的怨念,散发出混沌龙息,烧毁一切,吞噬一切来访者的法力,前提是来访者动用法力。



    高台四周,其实已经是白骨累累,破损的法器不少。看起来,这都是一些识破回环竖井的阴阳高手,他们最终来到这里,最终也死去。他们想要什么,很显然龙息珠他们的结果,也很显然死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最强阴阳师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