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女生寝室3:诡铃》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四章 香水有毒(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女生寝室3:诡铃》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四章 香水有毒(1)更新时间:2015-02-14

  这个可怕的想法深深地震住了苏雅。她实在不愿意往鬼魂那方面去联想但如果不是鬼魂打来的电话怎么会如此恐怖真实?简直就是妹妹出事那晚的情景再现。再说怎么会挂机后没留下一点通话记录?难道这些都是幻觉?

    不不可能的。苏雅绝对相信自己的神经系统。她所看到的她所听到的肯定是实实在在生的事情绝不可能是幻觉。自己的大脑肯定正常绝对没有患任何一种精神类疾病。

    但不知为什么苏雅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莫名地感到胆战心惊。

    她实在想不通刚才那个电话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鬼魂打来的那个鬼魂又是谁?它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它怎么知道妹妹苏舒的出事过程?那个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惟妙惟肖仿佛身临其境般不可能是完全虚构的。而妹妹苏舒出事时寝室里只有她和其他三个女生在场总不可能是那三个女生来的吧。

    难道那个鬼魂是妹妹?现在躺在床上的只是一具没有魂魄的躯壳?

    顺着闪烁不定的荧光望过去妹妹的身体覆盖在一片令人心悸的惨白中全然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病床上似乎散出淡淡的腐烂味道。

    苏雅紧紧地握住妹妹的手声泪俱下:“妹妹……妹妹……”

    这时门被无声息地推开了。

    一个瘦长的人影随着门外的月色轻轻飘入。

    尽管苏雅背对着人影没有看到没有听到心里却突如其来地感到一阵不安倏然一惊止住了哭声猛然回。

    身后是穿着一身白大褂的李忧尘在橘黄色的月光中显得特别扎眼。

    李忧尘对苏雅微微颔而笑浅浅的笑容看不出是什么意思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李忧尘给苏雅的印象很奇怪。表面上看李忧尘是一个脑科专家和蔼可亲满脸笑意。实际上却总是让人感到不安似乎他在窥视着你看透了你所有的心事。他就像是一块明晃晃的镜子一下子就照亮别人内心中黑漆漆的隐秘地带。

    苏雅不喜欢李忧尘甚至可以说她有些怕接近李忧尘。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窥视被人现**的感觉。

    李忧尘伸手按下开关病房的日光灯突然射出强烈的光线刺得苏雅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哭了一下午?眼睛肿得这么厉害?”李忧尘走上前察看苏舒的病情眉头紧锁“生理机能在退化醒过来的机会很渺茫你要有心理准备。”

    苏雅拭去脸颊上残留的泪水冷冷地看着李忧尘没有说话眼神里寒意袭人。

    李忧尘对苏雅的眼神有些不习惯咳嗽了几声说:“你也不要太难过其实就算她醒过来能不能彻底恢复也是个问题。”

    苏雅还是没有说话眼神里寒意更甚。

    李忧尘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很愤怒心里全是仇恨恨上天恨这个世界恨所有的人。这样的事情我经历得多了。但这样无论对病人还是对你自己都没有好处。我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苏雅冷笑:“你们做医生的享受着纳税人提供给你们的福利拿着病人家属进贡给你们的各种医疗费却只会说这些没有一点实际用处的套话!你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治好我妹妹而不是来安慰我。我从来就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与施舍这除了让人更加软弱外没有一点作用。”

    李忧尘苦笑道:“我当然想治好你妹妹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可你妹妹伤得这么重就算你把全世界最好的医生请来也只能和我一样束手无策默默等待奇迹的生。现在无论是手术还是用药都起不了作用只能靠你妹妹自身的意志和毅力。”

    苏雅撇了撇嘴一脸不屑懒得和他争论。其实这些道理她何尝不清楚但是事关妹妹的生死一颗心早就乱成一团哪里还听得进李忧尘的辩解径直走到门边按下开关把病房里的日光灯关了。

    病房里一片黑暗仿佛冬季的一口深井阴冷潮湿黑沉沉地让人透不过气来。

    李忧尘知道苏雅想让他离去这个美丽而冷漠的年轻女孩仿佛有种不容侵犯的凛然傲气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肯轻易接受别人。

    “苏雅听今天来的两个警官说你也是南江医学院的学生希望你能冷静些。你这种性格很容易让自己陷进困境。其实城市里自杀的人中八成以上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而其中尤其是在知识分子、影视明星、职业经理人这些精英阶层里患病率高据统计达到了一半以上。相信你也听说了张国荣因为抑郁症而自杀崔永元也因为患上抑郁症在如日中天的时候离开《实话实说》栏目尊宝娱乐、中学生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的新闻更是屡见不鲜。你妹妹之所以出事罪魁祸就是抑郁症……”

    苏雅打断了李忧尘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点不要绕圈子。”

    李忧尘犹豫着说:“我的意思是你要注意调节心理多和朋友在一起适当的交际娱乐一下不要太压抑。你这样下去……”

    “我这样下去会患上抑郁症?”苏雅没好气地说“我看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好了。脑科专家又是精神病专家却经常对着病人束手无策。你总会有一些负罪的感觉吧愧对病人和医院。长久下去很容易失眠、头痛、自罪、愧疚在工作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精神失常。”

    李忧尘哑口无言。他本想劝解苏雅结果反而被苏雅羞辱一顿。事实上苏雅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以前有个同学也是精神病专家自己却因为抑郁症而自杀了直接从十几层高的楼房跳下去摔成肉酱鲜血溅红了整条街。他在遗书里写出了自杀原因和苏雅说的一模一样。

    李忧尘轻叹一声:“既然你这么自信我也不多说了。我先出去了今晚我值班有事情你就到隔壁的值班室叫我。”

    说完摇了摇头走出了监护病房。出去时顺手把门带上了将清冷的月光挡到了门外。

    苏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脚下的影子随着房门的关闭渐渐消失。病房里又变成死一样的寂静唯有窗外的树木在低沉地呜咽着仿佛悲怆凄惨的落魄老人。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婴啼声撕心裂肺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到了。

    苏雅回到了病床边握着妹妹的手继续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那时她才六岁。喝醉酒的父亲雷霆大怒惊天动地的谩骂中对母亲拳打脚踢甚至还想抢夺母亲怀中的妹妹。妹妹只有三岁被吓得号啕大哭。母亲死死地护住妹妹任父亲的拳脚毫不留情地落在她柔弱的身体上一声不出默默承受。这也是母亲在苏雅脑海中最后也是最深的记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恨父亲恨父亲拆散了她的家庭恨父亲赶走了母亲和妹妹。听舅舅说母亲带着妹妹居住在乡下孤苦零丁。这些年母亲活得很苦举步维艰一直笼罩在生理和心理的沉重压力中才会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而父亲呢?声色犬马莺歌燕舞尽情沉溺在****海洋中不亦乐乎。

    忽然一阵尖锐的铃声打断了苏雅的思绪。铃声很短促从苏舒的粉红色诺基亚手机中出来微微地响了几声就停止了似乎是收到了短消息。

    想到刚才苏舒手机中听到的诡异声音苏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绷得紧紧的手在微微颤抖。苏舒的手机很可爱粉红色的水晶链条粉红色的机身光泽柔和温馨一看就知道是青春纯真的少女使用的。但此时它在苏雅的眼里却散着致命诱惑的魔力邪恶阴冷令她心里直毛。

    想了许久苏雅还是掀起了手机的翻盖浅蓝的荧屏中显示收到一条彩信。苏雅注意到来彩信的手机号码还是刚才那个“138xxx71724”。

    苏雅壮着胆子打开刚接到的彩信手机的荧屏开始生变化浮现出一张色彩灰暗的图片。

    图片上的光线很暗阴沉沉的仿佛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苏雅把图片放到光亮处依稀看出是一间房屋的内景。一个女生坐在阳台上两条腿都伸出了栏杆外两只眼睛睁得特别大瞳孔膨胀得厉害。女生的脸蛋有些变形似乎还有些扭曲看上去很不规则。在她的身边三个女生从三个方向围住了她各自伸出手臂去抓她。三个女生的手臂纤细、修长修长得有些特别明显和那些女生的身高不成比例也不知道是不是摄影产生的特殊效果。

    苏雅把手机翻来覆去地仔细察看。不知为什么她看到这张照片总是有些异样的感觉总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看了许久都没有现异常。

    最终苏雅确认没有现异常。她慢慢地坐到床边手机随手扔到了床头柜上。由于位置的原因手机的荧屏正好斜对着苏雅。苏雅无意地瞟了一眼突然间心跳加浑身一颤喉咙有些干涩硬生生地打了个激灵。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苏雅清晰地看到照片中那三个围着妹妹的女生她们的脚——她们的脚都是悬浮在空中的!根本就没有踩在实地上!

    苏雅一把抓过手机按照片拍摄的角度放好。这次她确认无疑了。那三个女生真的是悬浮在空中。悬浮的距离很小不仔细观察很难现怪不得她总感觉不对劲。

    显然这就是妹妹苏舒摔下楼的那一刹那被人抓拍下来了。可是当时寝室里只有妹妹和她的三个同学没有其他人在场又是谁拍摄下这张照片的?这张照片送到妹妹的手机里又有什么用意?难道有人想告诉她那三个女生有问题妹妹出事是被那三个女生谋害的?

    联想刚才接听到的电话除了鬼魂她实在找不到可以解释的理由。

    难道真是妹妹的鬼魂通过手机告诉她事件的真相?

    这怎么可能?!

    苏雅百思不得其解怔怔地望着手机里的照片。这时一件奇怪的事情生了。

    手机在苏雅手中根本就没有动。但那张照片却开始褪色慢慢地从手机荧屏中消失。苏雅被眼前所生的事情震住了愣了好半天才急忙翻看手机的彩信收件箱。不出所料彩信收件箱中根本就没有她刚才看到的那条彩信。

    手机里的照片又无缘无故消失了。

    苏雅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手中的粉红色诺基亚手机是那么沉重以至于她都握不住慢慢滑过她的掌心重重地摔到地上出沉闷的碰撞声。

    苏雅陡然受惊霍然站起身来。

    这时她才现病房的窗户外面贴着一张黑黝黝的脸那张脸贴得太近压成扁平状仿佛一幅破烂变形的画报。由于光线的原因看不清那张脸苏雅只看到黑黝黝地挤成一团乍然受惊下出于本能惊叫了一声。

    那张脸似乎听到了苏雅的惊叫迅移开了。

    是谁竟然一直在偷偷窥视?苏雅稍稍平稳心绪没有多想疾步跑过去拉开房门伸头张望。

    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映入她的眼帘分边长眉毛黑亮眼神淡淡的格外清澈脸上特别清新白净仅有一些淡黄的绒毛。

    年轻男人正站在门口对着苏雅满脸歉意地微笑着。

    “小龙?”苏雅呻吟了一声“你……”

    很快苏雅就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小龙早就死了在她还没有来医学院之前就死了怎么会再出现在她面前?眼前的这个男人仅仅是有些像小龙罢了。

    尽管如此苏雅的嘴唇还是有些哆嗦:“你是……”

    年轻男人挠了挠脖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叫小龙。我叫秦清岩是南江医学院的老师来这里看望我的学生。”

    “你的学生?”原来刚才把脸贴在窗户玻璃上窥视的就是他“叫什么名字?”

    “她叫苏舒。因为失足从楼下摔了下来听说伤得还很重。你知道她在哪个病房吗?”

    苏雅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强自抑住内心的悸动。眼前的年轻男人的确不是小龙。小龙是那种爽朗、阳光、大男孩式的这个男人却是那种儒雅、清秀、少年老成式的。怪不得这么年轻能当医学院的老师。长相虽然相似气质却相差太大。

    “她就在这里。”苏雅让开身子按下开关房间的日光灯亮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她是失足摔下去的?”

    “哦我是听负责调查的警察说的。”秦清岩从身后拿出一个花篮里面装了些鲜花水果摆在床头柜上。

    “警察说的你就相信了?”苏雅没好气地说她始终不相信妹妹是失足摔下楼这么简单。

    秦清岩的涵养很好微微一笑没有和苏雅争论而是俯下身子看望苏舒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严重?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嗯。”苏雅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一整天了她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才感觉到饥肠辘辘。

    秦清岩善意地笑笑:“肚子饿了?你去吃点东西吧我在这里就行了。”

    “不用这里有专职的医护人员。”苏雅按响了病房里的呼叫铃。

    没多久一个护士睡眼惺忪地走进来。

    苏雅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和悦些:“我要走了你帮我好好看护她。有什么事就打我手机。”

    护士收过苏雅的红包态度还算和气接过苏雅写了手机号码的纸条笑着说:“苏小姐你放心吧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好你妹妹的。”

    苏雅也不顾忌秦清岩把原来准备送给李忧尘的红包掏了出来塞进护士的口袋里:“麻烦你了。还有不要让陌生人打扰我妹妹。”

    苏雅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瞥了眼秦清岩。

    走出附属医院陪伴着苏雅的只有孤独的影子。夜色繁华霓虹灯争芳斗艳拼命地炫耀着自己亮丽而低俗的颜色。

    苏雅走进一家干净的小吃店点了些小菜和两瓶啤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她喝酒的方式即使在男人中也不多见仿佛在喝白开水般三两容量的玻璃杯一口一杯一连喝了三杯。冰凉的啤酒带着些许苦涩的味道顺着食道灌下去头脑微微产生眩晕的感觉。

    温暖的泪水轻轻滑落。她的眼前一片朦胧所看到的这个世界仿佛是在水中飘浮。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捉摸;一切是那么不可相信;一切又是那么不可确定。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只是一场虚幻缥缈的梦。

    苏雅缓缓地闭上眼睛强自抑制自己的眼泪。也不知过了多久脸上的泪痕渐渐干了她这才轻轻地睁开眼睛。

    眼前的世界重新变得明亮清晰一个儒雅的年轻男子正端坐在她面前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这种光芒苏雅早就屡见不鲜了。从青春期开始她身边就没有少过这种闪烁着爱慕之情的眼神。

    如果是别人苏雅早就愤怒了。她最不喜欢别人偷偷观察自己。但眼前的这个人却让她更加眩晕起来。多么熟悉的一张脸多少次在无人的深夜魂牵梦萦仿佛从来没有离别过的容颜一直留存于她记忆深处如刀刻般永不磨灭。

    小龙!苏雅颤抖着双唇轻声呼唤。

    但是——

    很快苏雅就清醒过来眼前的人并不是她的爱人。是秦清岩妹妹苏舒的班主任一个长相和小龙十分相似的医学院教师。

    苏雅轻叹了口气低下头抹去满脸已经干了的泪痕。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软弱的模样。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失去了坚强就等于失去了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资本。

    秦清岩看上去有些腼腆脸上微微一红不停地搓着双手这和他医学院教师的身份很不相符。也许是因为他动心了。不可否认苏雅是一个美丽得让人触目惊心的女孩。

    秦清岩干笑两声折腾了半天才问:“你没事吧?”

    苏雅摇了摇头心里有些失望。

    不知怎的她又想到了和小龙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也是在这样凄冷的深夜也是在学校的小食店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旁若无人地自斟自饮不时有男生女生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坐在她对面。自从上次有个不识好歹的小白脸坐到她面前搭讪被她用啤酒瓶子砸破脑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招惹这位学校女霸王了。

    所以当小龙大摇大摆坐到她面前时她很是吃了一惊。和上次那个白痴不同的是小龙一句话都没说随便一坐面露微笑地凝视着她充满了自信。确实小龙是那种阳刚气十足的男生常年进行体育锻炼让他的身体显得魁梧健壮。他的脸也很好看仿佛被硬笔书法勾勒过线条感十足。他的眼睛简直就是一块黑宝石深不可测散着耀眼的光彩令人沉醉。

    苏雅就是被他的这种笑容和眼神所俘虏的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奇异感觉从她的心脏开始弥漫。酥软暖和麻似乎有轻微的电流缓缓流过。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注定要和这个男生生一些不平凡的故事。而在这之前她从来就不相信爱情更别说什么一见钟情了。

    她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小龙?答案是说不清。爱上小龙肯定是有原因的但这种原因却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更多的只是一种心灵上的感觉。他爱她她也爱他就这么简单没有任何一点功利性的原因。

    但小龙——已经离她而去了。

    苏雅拂了下夜风吹乱的长晃了晃头让自己的思绪回到现实。小菜已经端上来了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苏雅不再多想闷着头吃饭。

    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两个医学院的女生正在边吃夜宵边聊天。

    “放假了你准备到哪里去玩?”

    “不知道还没有计划好。”

    “南江市也是千年古城不如你陪我到附近的风景名胜区转转。”

    “你打算去哪里?”

    “绳金塔、西山万寿宫、厚田沙漠、象山森林公园、大塘古村……嗯想想的确不少。”

    “等等……大塘古村……”其中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女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另一个披肩的女生。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说的是那个盛产清明酒和东坡肉的大塘古村吗?”

    “是的就是那个大塘古村。”

    马尾辫女生突然不说话了气氛突然变得压抑起来。

    “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别这样神神秘秘的。”披肩女生有些急了。

    马尾辫女生紧绷着脸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嗓子说:“你没听过死亡铃声事件?”

    “死亡铃声?”披肩女生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你是说南江大学四个女生去旅游结果全部离奇死亡的那个传说?”

    “不是传说是事实。”马尾辫女生更正披肩女生的说法“我有个远房亲戚住在大塘这件事就生在大塘古村。南江市的那四个女生约好到大塘古村游玩结果当天夜里听到了恐怖的死亡铃声一个接一个地惨死只剩下最后一个幸运地逃出去了但她也疯了。人们找到她时她嘴里念念有词一直在说什么死亡铃声来了所有听到死亡铃声的人都逃不掉。而且她也听不得别人手机响只要一听到手机铃声就会狂。”

    披肩女生的脸色益苍白了:“幸好我还没有去大塘古村。”

    “听我的那个亲戚说那个大塘古村旅游景点政府和村民都投了不少钱所以死亡铃声事件被有关部门封锁了新闻媒体没有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本来计划去亲戚家住一段时间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雅听到“死亡铃声”时心中一动猛然想起妹妹日记中描述的恐怖铃声和自己刚才在医院里的遭遇。

    李忧尘说妹妹患有强烈的精神类抑郁症和被迫害妄想症所以妹妹日记中的内容不可信。但是自己也曾接听到奇怪的恐怖铃声而且事后查询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而大塘古村也生过死亡铃声事件。这意味着除了妹妹还有其他的女生听到过恐怖的铃声并且因此丢失了性命。也就是说恐怖的死亡铃声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而妹妹受伤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精神病作失足从楼下掉下来那么简单。

    一想到刚才接听到了诡异铃声苏雅的心里直毛。她是一个理性的唯物主义者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但此时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感到莫名其妙的慌张和寒冷。

    是夜风太冷?还是未知的恐惧?

    就在这时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关上爱别人的门……”

    铃声是从苏雅身上出来的竟然不是苏雅设置的《千里之外》而是妹妹手机的铃声《香水有毒》。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女生寝室1女生寝室2:灵异校园女生寝室3:诡铃女生寝室4:玉魂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