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28章 指点德文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作者:作品集

第528章 指点德文更新时间:2017-11-25


    p



    三日后,崔宏拜别朝中文武,带着晋陵公主踏上返程。



    为保护刘穆之本人安全,临走之前,崔宏特地将薛彤留了下来。



    刘穆之站在码头上,一直等船只完全消失,他才坐上马车驶向建康。



    随着东南诸郡陷入动乱,曾经盛极一时的建康也开始凋敝起来。



    城内大部分行业开始变得冷清,大量店铺纷纷倒闭关门。



    唯青楼、酒肆除外,也不知为何,外面越乱生意反而越好,



    从码头回到建康,刘穆之径直来到一家酒楼前。



    “大人,你要上去喝酒吗?”



    “不!我要去见一个人。”



    说着刘穆之跳下马车,抬腿步入酒楼。



    薛彤不敢怠慢,急忙跟了上去。



    结果两人刚一进来,就见一彪悍大汉向他们迎面奔来。



    薛彤以为有人要对刘穆之不利,当即挺身而出挡在前面。



    殊料,刘穆之却在背后叫道:“薛中郎不可无礼!”



    薛彤止住身形,却见来人走到刘穆之面前,躬身施礼道:“先生终于来了。”



    刘穆之点点头道:“殿下来了吗?”



    “殿下已恭候多时,特命卑职在此迎候先生。”



    “知道了!前面带路吧。”



    刘穆之跟着那个大汉来到二楼最东面一间雅室内,这里早被琅琊王包下,以供他们私下会面。



    来到包厢前,刘穆之也不客气,当即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正坐着一名十来岁左右的少年,一看见刘穆之进来,少年连忙站起身。



    刘穆之笑着赔罪道:“让殿下久等了。”



    此人正是琅琊王司马德文,乃当今天子同胞兄弟,也是晋陵公主弟弟。



    别看他年轻,但颇有心机与手段。



    自从通过晋陵公主与刘穆之搭上线后,他便隔三差五地邀请刘穆之相会。



    刚开始琅琊王并不十分信任刘穆之,两人多是谈一些风花雪月。



    而刘穆之也不着急,慢慢打消了琅琊王戒备,一点点赢得了对方信任。



    刘穆之想得很清楚,琅琊王手中虽没半分权力,但其与天子关系密切。



    若利用好这一点,将来定能发挥巨大作用。



    两人坐了下来,刘穆之笑道:“听说最近大王颇得朝野内外夸赞?”



    琅琊王苦笑一声道:“这有什么用?”



    “大权依然在司马道子父子手上,寡人想干点儿什么都不成。”



    “殿下莫急,今朝廷积重难返,短时间内很难挽回,只能慢慢来。”



    “唉,说起来多亏有先生不吝赐教,不然本王还不知怎么办才好。”



    司马德文说这话时,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欣赏。



    如今他总算明白,当年大都护为何单单会对一个‘落魄主簿’另眼相看。



    刘穆之不愧是王佐之才,满腹韬略,足智多谋。



    短短不到半月,他在刘穆之指点下,从一个人人当成透明一样的稚嫩王爷,渐渐变成一个朝野内外交口称赞的‘宗室俊彦’。



    假若不是知道刘穆之已‘名花有主’,司马德文真想将对方绑到宫中去。



    而刘穆之正是靠着不断指点对方,逐步赢得琅琊王信任与重用。



    “在下深受大王厚爱,故愿助大王一臂之力,以改变大王目前处境。”



    司马德文精神一振,连忙问道:“愿闻先生高见。”



    “前些日子,在下让大王暗中拉拢王珣,不知进展如何?”



    “这个王珣十分狡猾,不管孤如何暗示,他总是不肯轻易表态。”司马德文懊恼道。



    “这很正常!世家都这德行,不见不兔子不撒鹰。”刘穆之鄙视道。



    “不过,王珣注定跟司马道子不是一路人,双方有很深矛盾,大王还是要设法将对方拉拢过来才行。”



    “孤记住了!”司马德文点点头道。



    “其实,接下来这事成与不成,也跟王珣有很大关系。”



    “跟王珣有关?先生准备怎么办呢?”



    “敢问殿下,若是司马道子父子闹翻了,对殿下有没有利?”



    “什么?!司马道子父子怎会闹翻?!”司马德文目瞪口呆道。



    “嘿嘿,怎么不可能?自古以来,为了争权夺利,父子相残的事还少吗?”



    “会稽王父子看似是为一体,但其实两人也存在着很大矛盾。”



    “司马元显看不惯其父年迈昏庸、纵情酒色,总想取而代之。”



    “但司马道子却偏偏死抓着权力不放,对儿子司马元显既用且防。”



    “这时若有人从中挑拨一二,那……”



    司马德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在包厢内走来走去,一双眼睛来回转动,显示对方内心十分兴奋。



    假若真如刘穆之所料,那他完全可以从中渔利。



    而不像现在这样,被司马道子父子压制地死死的。



    然司马德文光顾着想自己心事,完全没发现刘穆之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刘穆之这么‘好心’指点司马德文,自然是为了助卫朔完成统一大业。



    随着河西战略重心南移,谋取汉中、蜀地、中原已成为当务之急。



    但这些地方归属大晋,若其不乱,河西根本没机会下手。



    而要让这些地方陷入动乱,唯有让江东乱上加乱才行。



    刘穆之通过琅琊王挑动会稽王父子内讧,纯粹是在引诱桓玄作乱。



    琅琊王虽然为人聪慧,但毕竟年幼缺少经验,哪里会想到刘穆之背后算计。



    司马德文满脸急切地问:“具体当怎么做呢?”



    “首先殿下得设法取得王珣支持,然后让对方联系其他朝臣。”



    “最后以会稽王时常酗酒误事为名,上书天子解除会稽王司徒与扬州刺史两职。”



    “啊?这样一来会稽王不得闹翻天?”司马德文满脸骇然道。



    “嘿嘿!”



    “大王且说,若是天子忽然下旨,分别任命司马元显为扬州刺史、殿下为司徒,那会稽王一腔怒火又能撒到哪儿去?”



    琅琊王司马德文眼珠子一转,越琢磨脸上笑容越盛,不一会儿竟咯咯笑出了声。



    他甚至都一下子想到,事后司马道子那张又愤懑又无奈的老脸。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德文才止住笑意。



    他起身向着刘穆之郑重一揖道:“若日后德文有幸重整乾坤,一定不忘先生今日指点之恩。”



    “哎呀,殿下言重了,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大都护小舅子,在下帮您也是应该的。”



    ……



    得了刘穆之指点,回去之后,司马德文立即展开行动。



    他通过威逼利诱总算搞定了王珣,让对方联络原帝党旧部,准备弹劾司马道子。



    这天,司马道子又一次喝得伶仃大醉,耽误了朝会举行。



    正当众朝臣准备散朝回家时,散骑常侍王珣忽然上书天子,要求罢黜会稽王扬州刺史与司徒之职。



    司马元显眉头一皱,正要让会稽王一党反扑时,殊料王珣话音一转,又提出让他兼任扬州刺史之职。



    如此一来,司马元显顿时不吭声了。



    原来司马元显早觊觎其父手中权力,今王珣举荐他当扬州刺史可谓正合他意。



    于是在一片诡异气氛当中,会稽王被罢免了司徒与扬州刺史两大要职。



    司马元显也不傻,知道不能由自己一人承担司马道子怒火,因此极力赞同琅琊王司马德文任司徒。



    翌日,当会稽王清醒过来,忽然发现自己少了两大要职,顿时勃然大怒。



    但当他知道好处被儿子跟侄子占去后,司马道子除了发了一通脾气外,也不能作什么。



    经此一事,会稽王父子开始分道扬镳,司马元显渐渐取代司马道子成为朝中领军人物。



    而司马元显要比其父激进,开始对荆州咄咄逼人起来,让荆扬之间一下子紧张起来。



    桓玄在得知会稽王父子内讧后,顿时胆气陡升,加快了篡位夺权的脚步。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求生在西晋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