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寒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勇往直前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明寒士》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一十八章 勇往直前更新时间:2017-11-25


    由于人实在是太多,沈康也难以找寻到江柳愖、宋渊或是相熟的同窗,只是拎着提篮出龙门。



    不知是因为人潮太拥挤,还是运动所致,亦或是感同身受的体会到周身之人的热情,他浑身发热,闻着四月芳菲的清新,独自行走着。



    周围的人摩肩擦踵,熙熙攘攘,说笑还是诉苦,各有各的情绪。只有他,没有怨愤,没有喜悦,没有任何感觉。



    他像是独处在世间的“外人”,他努力的微笑着,让自己看起来充满自信,充满希望。



    他挺直了腰背,扬声朗诵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来,事有始终...”



    “这孩子疯了吧?”



    “大抵是没写完,就似我这般...哎。”



    “好端端的孩子,怎么说疯就疯了?”



    “诶?你们谁识得这孩子?”



    沈康恍若周身无人,恍若听不到这些,继续吟诵着。



    “公子!”



    魏无败在前挤开人潮,带着刘术杀出“一条血路”,挤到了沈康面前。



    沈康忽然就灿然而笑,道:“喊甚?你家公子又非失聪了,我可是能说能听,能写能画,健全得很。”



    刘术微微蹙眉,问道:“公子可还好?”



    沈康将提篮递给他,负手而笑:“好。”他顿了顿,道:“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他长舒了一口气,道:“回去,沐浴更衣,公子我要好生休息一番。”



    魏无败真想管住自己的嘴,可是他忍不住啊...



    “公子没考好?”



    沈康笑着摇头道:“很好。取与不取,皆不是我能左右的,心若在,人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走了!”



    说着,他释然一笑,昂首挺胸,如战胜的将军一般,大步走去。



    刘术连忙追上前去,问道:“休息一夜,明日咱们就先回家去?”



    “不行,我要等府试发案,要亲眼看到发案,而且还要去武学看望二兄。对了,你一会儿上街去买一柄好刀回来,别太重了,你若弄个八十斤的大刀来,公子我可拎不动...”



    “啊,对了,再买些上好的点心酒水什么的,还是我一同去吧,回去以后孝敬爹娘和先生,马虎不得。”



    刘术一一应着,心里狐疑,公子这,究竟是太正常还是太不正常,他还是头一次拿不准一个人的情绪呢。



    说干就干。



    沈康好好的享受了一次热水桶浴,换上一身干净衣裳,清清爽爽的走出门去。



    刚一出门,江柳愖等等鹿鸣学子就将他拦住了。



    “诶?沈三,我说怎么到处寻不到你,你竟早就回来了?”江柳愖上下打量沈康,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同年们要一同饮宴,你可得来啊。”



    沈康笑道:“小弟去街上买些薄礼待发案以后回县,带给父母师长,江兄同去?”



    “啊,对呀,是该置办。”江柳愖点点头,唤上武阳,便与沈康一同出门去了。



    “嘿嘿,我与你说,今日考完,有个学子在街上背诵大学,想来是疯了,好多人都瞧见了。”



    刘术在后,不由得暗自翻起了白眼。



    沈康:“哦?当真?啧啧,可怜可叹。”



    刘术真想问问:公子,您老是患了离魂症?江公子说的就是你!!!



    “是啊。”江柳愖没有察觉不对,笑着道:“年年应考之人何其多也,患得患失可不好。”



    沈康点头表示赞同:“是,钢铁般的意志,也是科举必备的一项技能。江兄说的好。”



    当日夜里,所有西平县来的学子齐聚一堂,就连方咏都到场了。



    他们推杯换盏,吟诗作对,宣泄着连续几个月以来的紧张情绪。张狂,是张狂。从前沈康不理解文人的狂肆,现在却能体会一二了。



    这样高强度的压力,的确需要一个宣泄口。



    若说放开是一种能力,那么不屈不挠就是一种异能,沈康的身体才十岁,他相信,他的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无数的希望。



    生而无悔,勇往直前。



    明月初升,银辉落地,抛开一切烦恼与计较,人生本该肆意而为!



    月夜之下,学子们喝得酩酊大醉,勾肩搭背笑谈古今。沈康提起今日刚买回来的刀走出门去,在闲云客栈的后院,舞弄起来。



    沈康手握刀柄,一个健步冲了出去,夹带劲风劈向前方,势如破竹般的步步前行。



    “三日少微星,英雄借几年。鹏举尚牢落,栖霞何垂泪?阳月犹有碍,缚壮不知天。猛虎声名久,凡花转纵横。”



    他狠狠的将刀劈向树干,直震得自己虎口发麻,一片树皮被砍得掉在地上,刀刃刻入树干三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唇微微上扬,转手将刀拔出树干,扛着刀,回房大睡。



    他说,做三日的士人,真想向英雄再借几年。可是,岳飞不也曾被陷害入狱?埋葬他的栖霞山,可曾为他哭泣过?就算是四月阳月也可能遇到困难,困缚着不知如何解脱。虽然人人都惧怕猛虎的名声,但凡花也能扭转乾坤!



    接下来的两日,沈康已经忘记了在考场说遭受的不公,他照常保持着往日的作息时间,晨起慢跑练功,用过朝食便在窗前看书,下晌默文,用过昏食,开始练字。



    转眼间已经到了发榜的日子,一众考生纷纷去看榜,江柳愖却坐在沈康屋子里一口一口的喝着茶。



    沈康许久没有与他说话,但听见不停的倒水声,笑了笑,放下手里的书,来到桌前坐下。



    “江兄,你忘了,您可是青州江家子弟,旁人怕也就罢了,你何必惧之?”



    江柳愖尿意不时传来,他又猛的喝了一大口水,将杯子扔在桌子上,道:“不是中与不中,是名次上的问题,你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呢。”



    他一咬牙,摇摇头道:“也怪我太自负。”抬眸瞧瞧沈康,闷声道:“若非是随着你与王麓操一同读书,或许考的还不如今日。”说完,又是摇头。



    沈康摇摇头道:“这诗里有云,少壮不努力,老大也不迟。江兄经此一战,知晓了自己的不足,迎头赶上就是了。”



    “好好的长歌行,被你改成了歪诗,诗人若是听见了,还不夜里来寻你?”



    沈康大笑,回道:“我若是作诗人,知晓自己的诗句流传百年,定要敲着棺材板鼓乐奏歌。”



    江柳愖想象了一下,十岁身量的沈康满头白发,满面白须,坐在自己的棺材板上吹吹打打,不由得又是一笑,道:“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已许久不见你如此轻松。”



    沈康点点头,道:“是我太执着了,这现(代)人说的好,劳逸结合嘛。不管怎么说也考完了,再不放松,那不真成了吊书袋的呆子了。”



    “说的对。”江柳愖笑了笑,道:“特娘的,就如你说的,考上了包养嫩模,考不上继承家业。哈哈!”



    江柳愖顿了顿,问道:“这嫩模,究竟是何物啊?包养,又是何意?”



    沈康想了想,道:“嫩模,就是...稚嫩的美人儿,包养嘛,就是就是...就是白日供给稚嫩的美人儿衣食住行,夜里由着她爬上床沿。”



    “包养嫩模,包养嫩模,好精辟!”江柳愖赞道。



    沈康凝视着从古人口中说出这几个字,抿着嘴,笑啊笑。



    “报喜!报喜!”



    连声的高喊从前街传来,沈康与江柳愖一瞬间被拉回了现实,几步跑到窗前去看,眼见着报喜人敲锣打鼓的走进了闲云客栈,二人相视一眼。



    耳听得众人上楼的声音,咚咚,咚咚,声音一如沈江二人的心跳。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明寒士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