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正文 八百九十五章 去而复返(第一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明文魁》 作者:作品集

八百九十五章 去而复返(第一更)更新时间:2017-12-11


    但见于慎行,朱赓二人从会极门走出。



    于慎行边行边于道中与朱赓道:“昨日我替天子视察寿宫,见寿宫器具所用,远超规格。这一次营造寿宫,用银达七百万两之巨,其规模远胜于列位先帝。太仓里张江陵变法十年所积财货,而今不过两年即已用去泰半,我等身为人臣见此着实痛心。”



    朱赓捏须道:“无垢兄,天子尚且年轻,盛于物欲,这也是难免之事。不过天子终究是圣君,迟早会有明白的一日。”



    于慎行叹道:“希望如此吧,去年河南,苏杭大水,今年云南边事,朝廷用度捉襟见肘,下面的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你看京中就知,满街乞讨之百姓比以往多了不知多少,当今公卿出行载钱自随,车马所过则予以散之,让百姓哄抢。如此之举,他们传来美谈,以为仁义之举,吾却以此为耻。百姓衣食不能自给,冻殍充满天街,是谁之过,正是满朝诸公不知规劝天子!”



    朱赓闻言立即道:“无垢兄慎言啊,你可不是想上谏天子,重蹈林宗海之覆辙吧!”



    “我等身为大臣,一定要明何为曲直之道。你看如屏风,若直则不张,需折曲方可立之。还有譬如这车轮,方不可行,必揉而圆之。当年林宗海明白这个道理,但却是知而不行,此实为不知啊。若他能能耐一时,到了今日以天子对他器重,必能在朝堂上规劝一二。”



    于慎行摇了摇头道:“朱兄说的有道理,但吾仍以为当劝不劝,不如不劝。”



    正在二人说话之际,看见通政使倪万光带着一众官员从皇极门前离开。



    于慎行看了讶异,立即叫住。



    倪万光见了于慎行,朱庚二人,也是上前。



    朱赓与于慎行都是当今天子的近臣。



    朱赓乃翰林院掌院,穿着绯袍,双手负后,一身贵气,微微发福的脸上带着笑意,望去和蔼可亲。



    而于慎行为侍讲学士,穿着褪色发旧的青袍,脸颊消瘦,却身材高大,目光锐利,见之令人敬畏。



    倪万光知朱赓也罢了,此人历来是主张息事宁人,和光同尘的,但于慎行不同,张居正在位时,怼过张居正,张居正去后,却在天子面前犯颜力保张居正。



    二人问询,倪万光将自己在皇极门前为中官所阻的事情说了一遍,言语里十分愤慨。



    倪万光此举当然也有演戏演全套的意思,同时心底也有几分愤怒。



    天子可以谁也不见,但不能不见通政使啊。



    虽说现在奏章都是通过文书房代呈天子,但他倪万光名义上仍是朝廷的喉舌。自己堂堂通政使居然没有办法直接面见天子,受辱于一名中官,这简直还有王法吗?



    倪万光负气道:“此事本官实无计可施,唯有禀明阁老!”



    朱赓,于慎行二人对视一眼。朱赓摆了摆手道:“你不用去文渊阁了,三位阁老现在都不在阁中。”



    倪万光当然知道这个时辰,就算轮值的内阁大学士,也早是散衙回家了。



    他本也没打算去文渊阁,只是拿来当托词而已。



    倪万光道:“此事本官必不会姑息,眼下唯有请两位内制为本官主持公道了。”



    倪万光顺势来了一个顺水推舟。



    朱赓心想,倪万光都没办法面见天子,肯定是事情很大了,倒不如先回去再说。



    朱赓当下道:“我等虽为翰林院学士,有面见天子之资格,但是也过不了中官那关,眼下唯有往首辅府上请教首辅再做定夺了。”



    倪万光差一点拍手称是了,这才是解决方案。



    于是倪万光道:“看来没有办法了,还请掌院同本官一并面见首辅。”



    朱赓正待点头,这边于慎行却道:“不可,此去元辅府中一来一去,就算得到元辅亲肯,回到这里,宫门也是落锁了,到时谁也无法面见天子。”



    朱赓,倪万光都是在心底道,废话,我们就是要拖到宫门落锁的一刻啊。



    倪万光额上冒汗道:“那依于大人的意思?”



    朱赓插嘴道:“倪大人,到底是什么十万火急的公文,要立即呈给天子?”



    倪万光道:“却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是河南百姓的万民书,只因此事涉及一省百姓,民情重大,故而吾身为通政使必须亲自呈给天子。”



    “万民书?”



    朱赓,于慎行不由变色。



    一省百姓的万民书啊,开国以来,也没有多少次这样的事啊。



    倪万光叹了口气,一旁通政司的官员气愤地道:“不仅如此,还有河南二百多位官员联名奏章,以及河南在京官员上书,其中有礼部宗伯沈大人,以及保定巡抚宋大人!”



    多嘴。倪万光心底骂了一句。



    但是朱赓,于慎行脸色都是震惊不已。



    朱赓想到河南百姓万民书,脑子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而于慎行则是惊怒道:“不说河南官员联名上书,即便是万民书也是万分重大之事,若非民间有什么重大冤情,怎么会惹得一省百姓上书。”



    “此冤情若不立即奏明天子,不知河南会生何巨变?”



    倪万光双手一摊叹道:“这本官也是知道,只是无能为力。”



    朱赓也是道:“没办法,今日还是真无法报之天子。”



    此刻于慎行脸上已是变色,这位山东大汉厉声道:“哪里有活人给尿憋死?吾听说通政司有太祖赐下红牌,任何人都可持此红牌面见天子,任何胆敢阻拦,阴谒者,杀无赦!”



    倪万光闻言顿时吓尿了,连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这面红牌自太祖下赐后,从未动用过。若是手持此牌面见天子,朝廷体面何在?”



    朱赓也是在旁反对道:“无垢兄,要三思啊!”



    于慎行看向倪万光,朱赓二人道:“什么体面不体面?都屎堵屁门了,还在乎体面做什么?”



    “此事若出什么差池,我于慎行一人当之!与你们无关。”



    朱赓这才松了口气心想,你早说嘛,然后他看向倪万光道:“倪大人,我记得当年太祖确实有赐下此红牌给通政司,眼下民情如山,事情重大,你何不持此红牌面见天子?”



    倪万光脸色如同便秘了般,他憋着气一字一句地道:“红牌虽是太祖钦赐,但此事非同小可,一旦亮了红牌,就是撕破脸了,事情就没有了半分缓冲的余地了。”



    “这……”



    于慎行道:“倪大人,若江河淤塞,大灾将至,言路淤塞更甚于江河。眼下朝中有奸人作梗,欲蒙蔽圣听,使得天子于百姓疾苦,不能听!不能视!不能知!”



    “河南民怨沸腾,沉冤难昭,一旦民心有变,纵使万里江山,崩决只在朝夕!汝身为通政使当使言路通畅,使民情上通天子,怎可在此刻畏首畏尾!”



    于慎行义正严辞,说得倪万光一脸惭愧,身后众官员皆感于于慎行忠义,几乎忍不住大声鼓掌叫好了。



    倪万光仍是一副快死的样子,有气无力地道:“本官也是有心,奈何红牌不知放哪里……”



    “启禀大人,属下在架库阁见过红牌!”



    倪万光瞬间觉得天一下子怎么就黑了。



    “太好了,既是如此,倪大人,让你属下立即回通政司取来红牌如何……倪大人?好了,你们大人答允了!”



    紫禁城的广场,寒风如刀,天色正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



    朱赓闭目养神,表面上看去镇定,心底却七上八下。



    倪万光则是面无血色,长吁短叹。



    年轻官员们心底也是忐忑万分,这件事闹到这个地步,已是难以收拾。



    众人之中于慎行满脸通红,负手在广场的石砖上踱步。



    “宫门马上就要落锁了,怎么还不来?”这一刻有人沉不住气了。



    “就你也相信什么红牌?就算有,也不知被老鼠啃成什么样子了?”



    “看来白来一趟。若是走程序,明日将万民书交给天子,也没什么,我们也决计没事,又何必在此苦等呢?”



    有一人冷笑道:“是啊,走程序,如此换任何人都可以办到,又何必要我等饱读圣贤书的读书人为官呢?”



    “诸位,居官无他事,唯为民请命而已!”



    为民请命!



    于慎行念起这几个字,当下点了点头。



    就在宫门快关闭时,忽然数人奔来。



    “他们来了!”



    所有人翘首看向了宫门来处。



    但见一名官员向于慎行道:“于内制,红牌拿到了!”



    于慎行二话不说,将红牌抓在手中对众人道:“朝中有奸人阻拦,不欲使民情上抵天听,于某将生死置之度外,冒死持红牌面见天子。若是事成尚好,但若天子见怪,小人必然加害。各位随不随于某去,可想清楚了!”



    寒风呼啸,众官员对视一番。



    片刻犹豫后,有人高声道。



    “愿同往!”



    “愿去!”



    “同往!”



    众官员齐声答应。



    于慎行点了点头,当下一人当下,众官员跟在其身后直趋皇极门。而倪万光,朱赓也是只能硬着头皮跟去。



    守门太监余广利方才刚刚派人才向那幕后之人请功,说自己如何略施小计,赶走了倪万光。



    但现在倪万光却去而复返。



    Ps:今天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明文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