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72章 献计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72章 献计更新时间:2018-01-08


磐珠隽秀满肚子心思走了,赵子良继续主持托云堡将士们大比武,经过两天的紧张比试,各个项目的个人赛和团体赛都全部完成。



    经过这次大比武,让整个托云堡上上下下都进入了的良性竞争,士卒与士卒之间竞争,什长与什长的竞争,军官们之间比试统兵之能、排兵布阵之能,也比试武艺高低,托云堡再也不像以前一样一潭死水。



    大比武结束的第二天上午,除去执勤军官和士卒之外,所有人都在校场内集合,赵子良站在台上对这次大比武各个项目的前三名进行了褒奖,原本是士卒的人,不仅有奖赏,还提升为什长或副什长,原本就是军官的人,只获得赏赐,但数目较多。



    获得名次的人一个个兴高采烈,这些人大部分还都是兵士而不是军官,如只需要技巧而不需要力量的一些比斗项目,例如射箭、骑射、马术等这些比斗项目,在赵子良等一些军官没有参加的情况下,这些比斗项目的前三名基本上都是士卒占据了,而那些什长和伙长获得名次的反而没有获得较好的名次。



    “以后,这样的大比武,我们每三个月都要进行一次,如果你这次没有获得好的名次,没关系,接下来你加把劲,操练时多下点功夫,别人歇息的时候你加练,只要肯下苦功,我相信你们的努力都是有回报的!而且我相信三个月之后大比武,每个科目的前三名与这次又会不一样,本堡主这里有的是犒赏、有的是军职官位!下一次的大比武,凡是在团体赛中垫底的最后三名,其主官都要降低军职,是队正的,降为伙长,是伙长的,降为什长,是什长的,降为小兵!只要我在托云堡一天,所有人都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能,我别的保证不了,只能保证公平在所有人面前一视同仁!”



    “嗷、嗷、嗷······”下面将士们都用兵器捣着地面,嘴里起身嗷嗷大吼,对赵子良的决定表示支持,也表达着他们心里的喜悦情绪。



    最后赵子良下令所有人中午加餐,杀牛宰羊,毕竟这几天比斗让所有兵士们和军官们都很累,也应该加餐让大家吃好一点,放松一下,而且明日又要进入紧张的日常操练之中。



    这边刚刚解散,磐珠隽秀又带着几个侍女从疏勒镇过来了,她一副气冲冲的样子,看见赵子良就噼里啪啦说起来:“我父王不同意我和那绣女平起平坐,他说一定要让我做大,让那绣女做小,我说我不在乎名份大小,他心情不好就将我骂了一顿,我一气之下就跑过来了!”



    赵子良颇为无奈,怎么这时代的女人都要争个大小?他道:“算了,既然他坚持要让你做大,你就坐大吧!在他那过得去就行了,以后等你过门了,我一视同仁,不分大小,让你们谁都不会委屈!”



    磐珠隽秀玩着马鞭,一边走一边说:“也只能这样了!”



    “对了,你父王什么事情不高兴?你怎么在他不高兴的时候说这件事情?”



    磐珠隽秀哼哼道:“还不是给粮草闹的!明年要讨伐突骑施,夫蒙将军为此要从各地抽调人马聚在一起进行操练,同时要为大军准备出征的粮草,我们疏勒国承担了一半的粮草任务,父王让粮食大商人吉巴姆筹措粮草,他是疏勒国最大的粮商,筹措粮草的事情当然就落在他身上了,可这家伙却说前段时间把粮食都给卖了,想要筹集到大军出征的两万石粮草几乎不可能,如果向市面上收购,粮价必然大幅上涨,不仅都督府要花费比平常多几倍的价钱才能收购到足够的粮草,而且连百姓也会遭到巨大的损失!父王就是为此事而生气的,吉巴姆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估计现在他也是急得火烧屁股了”。



    赵子良意识到那批粮食脱手的时机终于到了,他不能坑当地的百姓,想要发财就只能从大粮商吉巴姆这头肥猪身上割肉,而吉巴姆背后的靠山就是疏勒王磐成,在不得罪磐成的情况下,还必须让吉巴姆心甘情愿的大出血重新买回那一批粮食。



    赵子良一笑,对磐珠隽秀说道:“你回去告诉你父王,就说我有办法可以让他筹集道足够的粮草,却不需要过多的花费,这也算是我这个未来女婿给老丈人的一个见面礼吧!”



    磐珠隽秀尽管平时大大咧咧、性烈如火,可听见赵子良自称是她父王的未来女婿,也忍不住嫩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然后有想起赵子良说的办法,再转过头来问道:“什么办法?”



    赵子良道:“据我所知,吉巴姆把他手中的粮食卖给了边令诚的夫人孟莹儿,而这批粮食还在孟莹儿手中,只要吉巴姆再重新把粮草买回来就是了,不过孟莹儿显然不会以原价卖出,她肯定会坐地起价。超出市价的部分,这笔钱不应该由疏勒国负担,而应该由吉巴姆负担,谁让他关键时刻把粮食卖掉了?他不是疏勒国最大的粮商吗?他不是依靠你父王的支持才能做这疏勒国最大的粮商吗?既然如此,他是不是应该为你父王分忧?否则你父王还要他干什么?吉巴姆必须出这一笔钱,除非他不想在这疏勒国混了!”



    磐珠隽秀一拍小手高兴道:“对啊,这个办法好,只要与孟夫人谈妥,粮草的问题立马就能解决!”



    赵子良笑道:“那你就这样向你的父王说,我就不去了!”



    磐珠隽秀眼珠子乌溜溜一转,上前拉住赵子良的胳膊说:“那不行,这事必须你亲自去说,才能让我父王知道这是你的主意!话说,你还没有去拜会我父王呢!他为此事经常跟我唠叨,说你怎么不去看他”。



    经磐珠隽秀这么一说,赵子良也觉得再不去拜会未来老丈人也说不过去,既然大比武结束了,过冬的粮草都准备妥当,这几天事情也不多,倒不如趁现在空闲去一趟,于是他答应道:“那行吧,我就去一趟,吃了午膳就走!”



    下午,赵子良带上二十多个护卫和磐珠隽秀前往疏勒王城拜会疏勒王磐成,傍晚时分抵达,进疏勒王宫殿的时候刚好入夜。



    对于未来女婿前来,疏勒王磐成显然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没有用很高规格的接待仪式,但磐成显然是把他当成自己家人了。



    既然是在疏勒王的王宫,赵子良很明智地用大王的尊称,“见过大王!”



    “免礼免礼,哈哈哈,子良啊,来,赐座!”磐成很高兴,从王位宝座上走下来向赵子良招了招手。



    “多谢大王!”赵子良走过去在旁边的毛毯上跪坐。



    “父王,你怎么不让人家坐?”磐珠隽秀走过去抓住磐成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



    磐成一连无奈的表情,“你已经不小了,见了父王也不知道行礼,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都是父王把你惯坏了!你自己找位置坐吧,父王还要跟子良说说话呢!”



    磐珠隽秀哼哼道:“哼,有了女婿就忘了女儿了!”



    磐成也不理她,看向赵子良说道:“听秀儿说你爹爹半年前过世了,本王深感悲痛,连这亲家公都没有见上一面,实在是一大憾事啊!”



    这话说得有点假,赵子良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你大爷的,你装样子也要装得像一点嘛,一看就是知道是假装的,看着直恶心。



    不过磐成既然这么说了,赵子良也不能不客气一番:“承蒙大王看得起,如果家父在天有灵,定会很高兴!”



    说完,赵子良话题一转,进入正题:“今日子良前来,一是拜会大王,二是听公主说起大王为粮草的事情正在烦恼,子良不才,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替大王解决粮草的烦恼!”



    “哦?子良有办法?那快快说来!”磐成立即道。



    赵子良遂将之前与磐珠隽秀说的一番说辞再说了一遍,磐成听后立即道:“来人,去传吉巴姆过来见本王!”



    吉巴姆得到传召,很快赶了过来,磐成让他去找孟夫人把粮草再卖回来,还对他说:“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花多少钱,总而言之,筹措这批粮草就交给你了,五天之内如果办得好,你还做你的大粮商,本王一如既往的支持你,如果办不好,你们全家就人头落地!”



    吉巴姆吓得屁股尿流,匍匐在地上急忙答应:“是是是,小人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请大王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