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73章 偷袭得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173章 偷袭得手更新时间:2018-01-08


    中军大帐,松树油脂烧得噼啪作响,夫蒙灵察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其他将校都各自吃着食物,每个人的案几上都有酒有肉。



    这时,王灿风尘仆仆大步走进来撩起战袍下拜大声道:“启禀将军,属下带人探查恒罗斯城返回!”



    夫蒙灵察睁开眼睛,伸手到:“快快说来,情形如何?”



    “根据探查,恒罗斯城城墙高两丈二,长三里、宽二里,由石头砌成!此时四个城门均已关闭,但每个城门楼上只有几个兵士打着瞌睡。很显然,城内之人全无防备!”



    夫蒙灵察闻言大喜,猛地一拍案几大声道:“好好,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立即有人说道:“将军,已经到辛时!”



    夫蒙灵察心里默算了一下,马上道:“传令让将士们吃过晚膳只有立即休息,等到亥时,全军分成四队,每队一千人,各负责一个城门,先派夜不收解决城楼上的几个岗哨,再爬上城墙进入城内打开城门,各军迅速杀进城内,将城内军民一网打尽!”



    夫蒙灵察是羌族,一直在安西从军,基本上没有打过攻城战,也不知道攻城如何打,因此完全没有想到过同时攻打四门的弊端。



    赵子良听了却是骇然,立即站出来道:“将军,万万不可同时从四门杀入城内,否则我军即便取胜也必然是惨胜!”



    其他一些将军见赵子良这么说都有些愕然,这些人都是从基层爬起来的将领,没有读过什么书,都只有一股悍勇。



    高仙芝这时也站出来拱手道:“将军,赵将军所言极是,万万不可同时攻入四门!”



    夫蒙灵察皱眉都:“为何?”



    高仙芝和赵子良互相看一眼,赵子良对高仙芝道:“高将军,还是你来说吧!”



    高仙芝也不墨迹,直接对夫蒙灵察道:“将军,只有在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才能同时攻打四门,这样可以将城内军民一网打尽。但我军现在兵少,如果我们同时攻打四门,敌军在毫无逃跑希望的情况下必然会拼死反击,那时我军定然伤亡惨重,可如果我军只攻打三个城门,留出一个城门的话,敌军突遭袭击的情况下,兵士们必然纷纷向这个可以逃生的城门逃窜,我们可以趁势追杀,敌军一旦出现溃败,大乱之后再想组织抵抗就很难了,另外,我们还以可以在这个可以逃生的城外必经之路布置埋伏,等敌军纷纷逃出城外,城内我军一部再追出城外追杀,敌军仓惶而逃的情况下,必中我军埋伏,如此可以一举擒获尔微可汗”。



    夫蒙灵察虽然没什么文化,可不代表他没见识,高仙芝这么一解释,他马上明白了攻打一座城池还是很有一些讲究的,他听得连连点头,待高仙芝说完,沉吟片刻当即道:“阿悉烂大王,你带一千人马从东门内杀入;高仙芝,你带一千人马从南门杀入;赵子良,你带一千人马从西门杀入,其他人跟随本将军就在这里设伏,尔微可汗在被攻击之后从北门逃窜,必然会逃到此地,传令撤掉所有帐篷,我们就埋伏在这树林内等待尔微可汗的到来!”



    三人站出来一起向夫蒙灵察拱手:“诺!”



    出击的命令下达之后,各营帐将士纷纷被叫醒,整装集结,经过短暂的集合之后,阿悉烂、赵子良和高仙芝各带一千兵马出了营地向恒罗斯城悄悄前进,而身下的兵马则在夫蒙灵察的指挥下拆除所有营帐后埋伏在树林内。



    不久,赵子良带领自己手下三百精骑和七百拔汗那骑兵悄然抵达了恒罗斯城的西门附近,在距离城门三里处停了下来。



    赵子良看着东方竖立在夜色中的恒罗斯城,观察了片刻,楚歌在旁边:“将军,与其他三路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



    赵子良点了点头,对王灿道:“你带一百人过去,先悄声无息干掉城楼上的岗哨,再翻入城内打开城门,在城楼上点起火把为号,在本将军率军冲入城内之前,无论何种情况,都要保证城门口的通畅,如果在赚开城门之前被发现,不要犹豫,立即强行抢夺城门,就算你们都死光了,也要给我砍断绞索打开城门,明白吗?”



    “诺!”王灿答应一声,点起一百人弃马向恒罗斯西城门摸过去。



    不就,王灿带着一百人悄悄摸到了西城门下三百米处,所有人都趴在地上草丛里,他手下有五十个夜不收,分给阿悉烂和高仙芝三十多人后,还有十几个人。



    再次观察了一下城楼上的情况,发现城口上有四个岗哨,与之前侦查的情况没有什么变化,由于城楼上没有灯火,看不到城楼上其他情况。



    王灿犹豫着要如何不声不响的解决这四个岗哨并打开城门,旁边一号夜不收说道:“校尉,找四个箭法精准之人分别射杀那四个岗哨,我们再将钩索甩上城楼,顺着绳索爬上去打开城门?”



    王灿听了摇头道:“不行,你怎么能保证射杀那四个岗哨的时候不会搞出声响,你怎么确定城楼上没有其他的人?这样,你们十二个人向南北方向走远一些,下水游过护城河,再用钩索爬上城墙,从城墙上两侧悄悄摸进城楼内,一定要先把城楼内的情况摸清楚,如果城楼内还有其他人,就伺机而动,杀人的时候尽量不要搞出动静来,无论如何一定要记得砍断城门绞索放倒城门!”



    “明白!”一号夜不收答应,向身边其他十二人打了一个手势,“跟我走!”



    十二个人分成两队,每队各六人分别弯着腰、背着钩索向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悄悄摸过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灿带着一百人趴在草丛里慢慢向城门口爬过去,当爬到一百米处时,城口上亮起了火把,火把被人举着左右摇摆,很快,城门发出咯吱声,被放了下来。



    王灿当即抽出兵器爬起来低声道:“不要出声,冲过去占据城门,冲!”



    王灿拿着兵器冲出去之后,其他人也纷纷从草地里爬起来拿着兵器跟在他身后向城门快速冲过去,只不过一百米的距离,十几秒钟就踏上了城门板子,冲入了城门洞内,牢牢守住城门。



    在两里外的赵子良看见城楼上亮起了火光,立即取出金钉枣阳槊大吼:“城门已开,点起火把,将士们随我冲入城内,杀——”



    “杀——”



    一千骑兵点起火把后,开始跑起来,速度渐渐加快,地面开始震动,奔驰的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提升起来。



    “哈,哈!”赵子良不停的用双腿夹着马腹,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提着马槊策马飞驰在队伍的最前面,很快就最先冲进了城门内。



    驻扎在西城门附近的突骑施军营很快有了动静,营内顿时变得熙熙攘攘起来,赵子良骑在马背上冲进城内后,立即就注意到了城门左侧附近的军营,那地方灯火通明,传来惊叫声和怒骂声。



    “跟我来!”赵子良大吼一声,调转马头向左侧突骑施军营冲过去,身后骑兵迅速转向跟着他杀向军营。



    军营只不过是由一个简易的栅栏起来的营地,营地内随处可见是帐篷,赵子良策马奔到营门口,举着马槊随手打掉两支从箭楼上射来的箭矢,将火把用力一甩,火把飞起落在箭楼上,后面一个唐军骑兵眼疾手快,手中弓箭立即射出一箭,一名突骑施岗哨中箭跌落下来。



    此时赵子良冲到营寨门口,手中马槊用力一招横扫和竖劈,木头打造的营寨大门当即被锋利的马槊劈碎,营门大开,他大吼一声:“杀进去!”



    此时营内空地上到处是衣衫不整、睡意全无、惊慌失措的突骑施兵士,赵子良策马冲过去,当即挥舞马槊一阵劈砍刺杀,身后唐军骑兵跟着他冲入营内见人就砍,看见就帐篷就扔火把。



    整个营地内一片打乱,喊杀声、惨叫声,惊慌失措的突骑施兵士纷纷被冲进来的唐军骑兵砍倒,帐篷也被火把点燃,不一会儿功夫,军营内已经是火光冲天,尸横遍野,许多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的突骑施兵士被起火的帐篷包围活活烧死,更多的突骑施刚刚从营帐内光着身子冲出来就被杀死,无数人在混乱中被踩死。



    受到杀戮的少数突骑施兵士开始向军营四周逃跑,他们光着身子翻过栅栏,其他人看见后也纷纷跟着逃向栅栏,翻过栅栏逃跑,半个小时,军营内就死伤一地,大部分突骑施兵士被杀,少部分下跪投降,不少人逃出军营。



    冲杀了一阵后,赵子良让手下将士们继续围歼营内之敌,自己冲到军营中间大战内,看见一员只穿了裤子的突骑施大将提着弯刀冲过来,当即挺起马槊拨开其弯刀,要将其斩作两段,旁边几个突骑施兵士持刀冲上来挡住,那大将吓得连连后退。



    赵子良连续砍杀几名突骑施护卫,正要对那大将下手,却不想一下子认出了对方,原来这家伙竟然是前几日带兵围攻裴将军城的摩多。



    摩多此次奉命带五千兵马来到恒罗斯城为吐火仙打前哨,就驻扎在这座军营,一方面是监视尔微可汗,另一方面在这里为吐火仙扩展势力。摩多哪里会想到赵子良等人会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穿越茫茫沙漠来偷袭恒罗斯城,军营内五千人马被赵子良带着一千人这么一冲杀,死伤三千多人,剩下一千多人翻过栅栏逃向城内。



    赵子良正要刺死摩多,却不想摩多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声求饶:“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人有重要消息禀报,请将军饶小人一命!”



    赵子良将槊首架在摩多脖子上,喝道:“说,什么消息?如果你敢随便编造,本将军一下就割下你的狗头!”



    摩多连忙道:“是是是,小人来的时候,吐火仙可汗让小人把先可汗的遗孀可敦也带来了!”



    赵子良闻言皱眉道:“可敦?苏禄可汗的妻子?”



    摩多连忙点头:“是是是,我们突厥人称呼可汗的妻子为可敦,你们汉人叫大王的妻子为王妃,她就是前右厢弩失毕部五步可汗阿史那怀道之女,十七年前,你们唐朝皇帝册封为她为交河公主,嫁给了我们苏禄可汗”。



    阿史那怀道是突厥继往绝三世十姓可汗,是阿史那步真的孙子,是西突厥首任十姓可汗室密点的重孙。



    赵子良喝问:“她在哪儿?”



    “在曳建城!”



    “曳建城有多少兵马?”



    “一千人!”



    “很好,你可以死了!”赵子良说完手中马槊一削,摩多的首级便滚落在地。



    赵子良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珠,提着马槊从大帐内走出来,却见王灿策马跑过来,他禀报道;“将军,属下在城楼上看见东门和南门方向都火光冲天,想必是阿悉烂大王和高仙芝将军都已经得手了!”



    赵子良立即道:“传令,加快速度歼灭营内之敌!”



    “诺!”



    赵子良又再次投入杀敌之中,营内已经被杀破了胆的突骑施兵士们不是下跪投降就是因丧失斗志而被斩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西城门附近的突骑施军营战斗就停息下来。



    赵子良见此间事了,立即传来军队向城中央方向挺近,与城南的高仙芝军和城东的阿悉烂军形成品字形攻击阵势。(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