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35章 取舍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35章 取舍更新时间:2018-01-08


    这位廖总捕头听了赵子良的话之后并不买账,立即道:“好,廖某暂且同意赵子良所说的话,你们自己在你们自己的地盘上械斗与我们京兆府衙门无关,我们也管不着,但是你们的械斗引起了百姓了恐慌,使得无辜百姓遭到池鱼之殃,这就与我们京兆府衙门有关了,我们京兆府衙门不能不管,否则百姓和百官会说我们京兆府衙门无所作为”。



    赵子良看着这位廖总捕头,权衡一番后说道:“好,你们可以派人全程参与我们对此次事件的处理,并且参与我们与无辜受害百姓以及他们的家属就赔偿问题的协商,但是你们没有决定权,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对此次事件处理不公,可以向皇帝陛下申诉!”



    说完这些,赵子良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转身对陈玄礼拱手道:“陈将军,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如果某些人再敢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千万别客气,如果有事我们一起担着!”



    这话让陈玄礼很有一些同仇敌忾之感,他郑重的点头,拱手还礼道:“赵将军慢走!”



    看见赵子良带人走了,廖总捕头犹豫一下,立即对身边一人说道:“你带两个人过去盯着,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此事的,有消息立即来报!”



    “诺!”



    此事总算是暂时平息下来,这让赵子良和陈玄礼都暂时松了一口气,陈玄礼留在通化门立即着手重新安排监门校尉和兵士们当值以及安排人手收拾打扫现场,而赵子良则带着人马回到左监门卫府衙。



    城门附近一般都很空旷,而且由于人流量比其他地方都要大得多,因此城门附近的空地上每天都有大量的小贩摆摊做生意,这次通化门监门校尉梁超带着兵士们反抗龚仁带人抓人,因此发生械斗,这让很多摆摊的小贩们遭到了无妄之灾,不仅人受了伤,摊子也被踩踏、掀翻,生意是没法做了,还损失不小,地上到处都是踩烂的小商品,收拾起来还颇为麻烦。



    赵子良带着人马回到左监门卫府衙之后,立即对陈青道:“你去把刚才没有跟龚仁一起去通话门的监曹兵士班长都叫过来!”



    “诺!”



    很快,十几个监曹班长在陈青的带领下来到赵子良处理公务的前厅,“属下等拜见将军!”



    “都免礼吧!”赵子良抬了抬手。



    “谢将军!”



    待众人起身,赵子良说道:“刚才在通化门发生的械斗事件,想必你们也都听说了,事件的双方其中一方是你们的顶头上司龚仁和他带领的监曹兵士,另一方是通化门监门校尉梁超和通化门守门兵士数十人,在本将军和陈玄礼将军亲自过问此事之前,本将军想让你们先做第一轮审问和调查,原本为了避嫌,此事不应该让你们来接手,毕竟你们是龚仁的手下,而他又是直接当事人之一,但是本将军相信你们不会徇私,监曹建立起来的目的就是打击我们左监门卫的所有不正之风,使得门籍制度执行更加彻底,监督左监门卫辖下所有将军、校尉、兵头和兵士们的军纪,监督和核查军队的操练情况,让我们左监门卫辖下的军队有能力保护皇帝陛下、朝廷和京师长安城内所有百姓官员的安全,你们告诉本将军,你们能做到不徇私吗?”



    众班长互相看了看,一起拱手行礼齐声道:“承蒙将军信任,吾等必定恪尽职守,绝不徇私枉法!”



    别看左右监门卫只是管城门的,可它们也是京师卫戍部队之二,左监门卫所有兵力加起来也有两万人马,最多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四万人,不过这些年太平无事,京师十六卫都裁减了不少兵力,有的卫只有一万五千人,有的还有两万五千人。



    当然,军队里面有专门的军法官监管军纪,左监门卫也有,不过左右监门卫的情况特殊,这两个卫只是管城门的,日常工作和操练都不怎么辛苦,所以军饷比其他各卫低得多,将军、校尉、军头和兵士们不得不想办法捞油水,而守城门的监门校尉和兵士们无疑可以从进出城门的百姓身上捞油水,天长日久之下,左右监门卫的军法监督体制也就成了摆设,所以赵子良才要专门建立一个专管监门校尉和守门兵士的监曹。



    “很好,本将军没有太多的事件给你,你们自己去分工,哪些人提审械斗双方,哪些人去通化门附近询问目击证人取得证词,由你们自己商量决定,连夜开工,一定要在明日天亮之前把事情弄清楚,把证据证词收集充分,让其他人无法可说,都明白吗?”



    “诺!”



    这种事情如果是发生在大唐别的地方都不算什么事,但是发生在京师长安,事情的性质就变得很严重了,因为这里是大唐的政治中心,是皇帝和朝廷之所在,军队不能出任何差错。



    赵子良别的都不怎么担心,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情被有心人传到皇帝的耳朵里,然后再煽风点火,如果不惊动皇帝,就没什么事情,左监门卫府衙内部解决就行了,可如果惊动了皇帝,这件事情只怕就不是那么好收场。



    事情果然朝着赵子良担心的方向发展了。第二天卯时,陈青将调查的结果送到了赵子良手中,赵子良也没有事先看一遍,就拿着结果立即来到陈玄礼所在的班房,他也是一夜没睡。



    两人分别翻看的调查结果,当事人双方交代的基本吻合,也与目击整个事件的百姓们的证词大致相同。



    良久,赵子良看向陈玄礼,问道:“陈将军,受害的无辜百姓那边,某已经派人与他们和他们的家属协商妥当了,赔点银子了事,京兆府那边也没有话说。关键是当事人双方梁超和龚仁以及他们双方的手下军头和兵士们,你认为应当如何处理?”



    陈玄礼沉吟片刻,抬头道:“龚仁将军是去执法的,从调查结果来看,他没错,而且还应当受到嘉奖。至于,梁超,赵将军,此事能不能从轻处置?想必你也知道了,那梁超是我内侄,这孩子从小没了爹娘,都是贱内一手带大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某都不知如何跟贱内交代!”



    看过调查结果的陈玄礼和赵子良都已经清楚,这次事件的主要错误在于梁超,龚仁是带人去执法的,而梁超公然反抗执法并率先拔刀出手攻击同袍,龚仁被迫自卫,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儿,梁超都是大罪,而龚仁不但不应该受到惩罚,还应该予以嘉奖和抚慰。



    赵子良闻言不由一阵苦笑,叹息道:“陈将军,如果是其他时候,而且又是我们左监门卫内部事务,从轻处罚也未尝不可,只要达到整肃军纪、竖立执法机构的威信就行了,但是只怕此事已经由不得我们了!”



    陈玄礼闻言心头感觉有些不妙,立即问道:“赵将军为何如此说?”



    赵子良敲了敲案几,看向陈玄礼道:“咱们左监门卫与京兆府衙门之间的恩怨,想必陈将军应该比我清楚,出了这种事情,那京兆府府尹会坐视我等内部息事宁人?只怕他这会已经在朝堂上向皇帝告我们的状了!再说了,陈将军在朝中就没有几个对头?另外我赵某人来京城这么长时间,也得罪了不少权贵,这些人巴不得把我们俩人往死里整,如果咱们自己都不保,更何况是令侄儿呢?”



    陈玄礼听了赵子良这番话,也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今天可是本月十五,每逢初一、十五,都有大朝会,在这种时候是皇帝临朝理政之时,届时整个京城品级稍高一些的大臣将军都要上朝,风雨无阻,今日当然也不例外,如果有人把此事拿到今日的朝会上去说,谁知道会出什么大事?



    两人都沉默良久,陈玄礼问道:“赵将军,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置才能万无一失?”



    赵子良想了想,说道:“如果朝会结束之前,宫中还没有人前来宣旨让我等进宫,说明没有人把此事捅到朝堂之上,此事可以从轻处置,不过为了震慑其他人,也让令侄儿受一些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如此对抗执法机构,惩罚必须要让他感觉到害怕,我的意思是暂时停职做自我检讨,重打三十军棍、关禁闭十天、罚没半年军饷,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再视情况而定是要降职或复职,陈将军以为如何?”



    陈玄礼心里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好!那如果在朝会结束之前有宫中来人宣旨让我等进宫面圣呢?”



    赵子良慢慢吐出几个字:“那就只能舍车保帅了!”



    陈玄礼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听到赵子良这话,心里还是极为难受,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处理梁超也不是不能接受,只要能保住自己,死一个内侄算什么,又不是自己的亲侄儿,但他担心的就算处理了梁超,在朝堂上还有人把矛头对准自己。



    “赵将军,某虽然心疼这个内侄,可到了这种时候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某担心的是,就算舍弃了我内侄,如果那些人在朝堂上仍不罢手,依然把矛头对准你我二人,那时又该怎么办?”



    赵子良很理解陈玄礼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说道:“陈将军,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届时由我来应付这些人,皇帝陛下那里应该问题不大,你毕竟是他多年亲信大将,皇帝应该不会如此不近人情,只要让那帮讨人嫌的家伙闭嘴,这个交给我来应付,到时候你只要坚持大义灭亲就行了!”



    “好!”



    两人就此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共同面对难关。(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