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36章 朝堂争锋(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36章 朝堂争锋(1)更新时间:2018-01-08


    虽然不想看到,但赵子良和陈玄礼两人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辰时刚过了一半,赵子良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左监门卫长史谢秉真就派人来禀报说宫中来人,请他和陈玄礼立即出迎接旨。



    赵子良和陈玄礼几乎是同时走出各自的班房来到府衙大门内萧蔷前,看到三个挽着拂尘的太监脸色严肃,两人心里都是一沉,互相看了一眼走上前来,只听中间那年老太监喊道:“左监门卫将军赵子良、陈玄礼接旨!”



    两人同时下拜,太监又高声道:“陛下口谕,宣赵子良、陈玄礼即刻进宫觐见,钦此!”



    “臣等领旨!”两人同时答应。



    起身后,陈玄礼上前拱手笑道:“还麻烦三位公公跑过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这点小小意思给三位公公拿去喝点茶”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玉佩塞过去。



    那老太监也不避讳现场这么多人,竟然大大方方就收下了。陈玄礼送东西当然不是没有目的,待那老太监收下玉佩,他就立即问道:“敢问公公,不知陛下因何事招我等入宫觐见,还请公公透漏一二?”



    那老太监扭头看向陈玄礼,问道:“昨日个通化门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难道陈将军以为此事不算事?”



    他这么一说,陈玄礼和赵子良两人都明白了,看来还真被赵子良给言中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暗中做了一番交流,两人立即吩咐扈从把马匹牵过来,随同传旨太监一同前往大明宫宣政殿。



    举行朝会,皇帝一般都会在宣政殿,而作为大明宫主殿的含元殿一般用于举行国家仪式、大典之处,其他时候不用,皇帝临朝举行朝会大多在宣政殿,日常活动、理政、接见单独某个大臣一般都在紫宸殿。



    今日宣政殿内人满为患,京城内四品以上官员和大将们都在这里,赵子良和陈玄礼抵达之后被要走了腰刀,被告知在殿外等候,等待传召。



    两人在殿外等了半个时辰左右,终于从殿内传来了太监的声音:“陛下有旨,宣陈玄礼、赵子良觐见——”。



    两人整理着装之后立即跨入殿内,来到丹陛之下拜倒:“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谢陛下!”两人起身。



    李隆基说道:“赵子良、陈玄礼,京兆府府尹刘光亮弹劾你二人管束不严,致使左监门卫兵士在通化门发生大规模械斗,造成大量无辜伤亡,严重扰乱了京城治安,你二人怎么说?”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赵子良拱手道:“启禀陛下,发生械斗是真,但是刘光亮大人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事情的起因由于通化门监门校尉梁超因违反门籍制度和军纪,擅自向进城百姓收取钱财而造成的。日前臣受陛下旨意在左监门卫组建了监曹,专司查处京城内外各城门监门校尉和守门军士违反门籍制度、军纪和疏于操练事宜,这梁超恰好被监曹曹长、归德郎将龚仁查到,因此龚仁命人前往通化门准备将其抓捕以肃军纪,然梁超不但不服,而且还动手打了执行命令的监曹兵士,龚仁听闻此事立即带人前往,梁超再次拘捕,并率先拔出兵器攻击龚仁,龚仁被迫还击,两人的搏斗引来双方麾下兵士的械斗,城门附近有十二个地摊被波及,货物被毁,摊主有十人受伤,双方兵士一共有三十三人受伤,但无一人死亡,对于遭受池鱼之殃的地摊摊主,我们左监门卫府衙已经与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赔偿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货物损失赔偿,根据货物的市价,该赔多少就赔多少,第二是个人受伤的赔偿,包括他们所有的汤药费、补充营养费以及误工费,具体多少钱要根据实际情形而定,直到受害百姓和他们的家属满意为止,如果京兆府衙门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和受害百姓再进行协商,至于发生械斗的双方当事人,臣和陈玄礼将军一致认为监曹曹长龚仁和他手下兵士不但无错,还有功,他们在人数少的情形下不畏刀剑,依然坚持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是表率楷模,应当予以嘉奖,而主要当事人梁超公然抗法、拒捕,还率先拔出兵器攻击执法官员和兵士,实在胆大妄为,如果不严惩,大唐律法、国家执法机构的威严何在?因此,臣和陈玄礼将军经过商议之后认为应该对梁超斩立决,对他麾下参与械斗的兵士发配边关戍边的惩罚,还请陛下圣裁!”



    按照两人事先的约定,赵子良刚说完,陈玄礼立即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陛下,那梁超乃是臣的内侄,臣有负陛下所托,以至于发生这等丑事,实在是家门不幸,不过臣绝不庇护梁超那混账,他是罪有应得,臣也有管教不严之罪,还请陛下圣裁,微臣愿领罪!”



    哪知有人立即站出来冷笑道:“陛下,陈玄礼和赵子良两位将军不但不自行向陛下领罪,还百般托词,把下属抛出来当挡箭牌,这明显是推卸责任!”



    这人长着一副尖嘴猴腮之相,一看就知道是狡诈之徒,赵子良看了此人一眼,问道:“阁下何人?说话之前为何不向陛下和在场王公大臣通名报姓?这长安城中官员如过江之鲫,陛下日理万机,哪能记得这许多名字?你不通名报姓,陛下怎知道你是谁?”



    “你······”这尖嘴猴腮的官员气得脸色发青,但赵子良这番话说得也是在理,他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皇帝李隆基听了赵子良这话,心里点了一个赞,心想是不是应该下个规定,以后朝臣出来说话应该通报官职和姓名,否则让朕每次都要费劲脑筋才想起说话之人姓甚名谁。不过此时为了不让两人在朝堂上吵起来,李隆基还是出声道:“赵子良,这就是弹劾你们二人的京兆府府尹刘光亮!”



    “哦?原来阁下就是刘光亮?”赵子良疑惑看了看刘光亮,说道:“刘大人刚才说我和陈将军有罪,请恕末将不敢苟同,某和陈将军在此事上是有领导不力的过失,但是还称不上有罪吧?按照刘大人的逻辑,如果臣子有罪,那么是不是还要波及陛下呢?要知道这天下的官员都是陛下的臣子,都是陛下任命的呀!刘光亮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包藏祸心,想要把臣子有罪的责任推到陛下身上!”



    那刘光亮闻言吓得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喊冤枉:“陛下,臣冤枉啊,臣绝无此意,都是赵子良逞口舌之力而为之!”



    赵子良笑道:“刘大人这话只怕又是在胡说八道,你是文官,我是武将,你读的书比我多,若论口舌之利,我哪能说得过你?你知道你刚才为什么说不过我吗?因为你不占理,因为你是夸大其词,本来只是我左监门卫内部一件小事,你却大张旗鼓、危言耸听的拿到朝堂来说,想要陷害忠良,所以你说的任何话都没有说服力!”



    “咳咳!”眼看着刘光亮招架不住了,有另外一个官员站出来道:“臣礼部侍郎左世宗有话要说!”



    李隆基扭头看见过去,吐出一个字:“准!”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官员,以这个年纪做到礼部侍郎可见也是极为少见的,左世宗看着赵子良道:“赵将军,既然左监门卫府衙在械斗事件上已经有了处置决定,我等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件事情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刘大人也只是为长安百姓着想,以后还请赵将军和陈将军严加管束,不可再出现这种事情,以免让百姓们看笑话。本官想说的是,自从赵将军上任以来把左监门卫所属的将军、校尉、兵头和兵士们搞得人心惶惶,各城门处因为检查、盘查太过仔细而花了太多时间,让进出百姓、官员和宫人都要排着长长的队伍,现在烈日炎炎,在太阳底下长时间晒着,谁受得了?搞的百姓和官员们是怨声载道,而且出门的百姓和官员们忘记带有路引和门籍的事情常有发生,左监门卫的下属将军、校尉和兵士们只知严格执行门籍制度的条令,却不知道灵活变通,如果只是百姓也就罢了,如果是官员、将校有紧急公务要进出,耽误了公务怎么办?所以赵将军的一些做法,本官不敢苟同!陛下,臣请罢免赵子良左监门卫将军之职”。



    “嗤——”赵子良忍不住耻笑一声。



    李隆基见状不由问道:“赵卿家,看你这样子对左侍郎的话有些不屑?”



    赵子良拱手行礼道:“陛下,臣当然对这位左大人的话不屑,宗大人是文官,微臣是武将,而且他是礼部侍郎,微臣所属的左监门卫属于禁军序列,属于陛下直辖,微臣与他之间既无从属关系,又并非一个系统,他一个礼部侍郎有何权利决定禁军大将的去留?陛下请诸位臣工前来举行朝会,并非是让有些人越权行使朝廷官员、武将的任免之权,而是论政议政!官员、武将任免、朝政决定之权在于陛下,朝臣有权说出自己对朝政的观点和看法,但绝不能代替陛下行使任命之权和做出决策权!”



    赵子良这番话是在维护皇帝的权威和权力,李隆基当然是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说道:“继续说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