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56章 又遭弹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256章 又遭弹劾更新时间:2018-01-08


    右卫将军府内有一套宅院是专门配给他和家眷居住的,不过这是公家的宅院,如果卸任、调任或被革职,宅院就得腾出来还给公家,赵子良只是一般中午在这里休息一个时辰,平时都是回家过夜,也只有有重大事件陛下在府衙坐镇的时候,他才在这里过夜。



    赵子良引着李隆基来到内宅的前堂坐下,又吩咐人去准备酒菜和房间,一个家丁送上来开水、茶具和茶叶。又点上熏香,熏香点燃后,蚊子很快就被熏蒸走了。



    泡茶在这个唐朝这个时期还没有出现,唐朝这时喝茶还是煮茶、煎茶、喝茶汤,茶圣陆羽如今才七岁呢!



    赵子良用开水泡茶的一系列工序和步骤让李隆基看得目瞪口呆,十分惊讶。泡好两杯茶之后,赵子良端了一杯送到李隆基面前:“陛下,尝尝,这是微臣新创的泡茶法,先闻其香,再小浅尝一小口留于唇齿之间,然后再入喉咽下”。



    李隆基按照赵子良说的步骤端起茶杯凑在鼻孔下闻了闻,只感觉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种香气之中,令人陶醉不已。



    再浅尝一小口留于唇齿之间,毫无半点涩味,只有满嘴芳香,沁人心脾,一口茶咽下,整个人精神大振,思维从未有过的清晰之感。



    李隆基整个人都呆住了,“这这······”。



    赵子良笑道:“陛下,感觉如何?”



    “妙,妙不可言!”李隆基已经完全沉醉在茶香的余韵当中了。



    酒菜上来后,茶水撤下去,几碟小菜、两个小酒盅和两双筷子,小菜很可口,李隆基吃得赞不绝口,与赵子良两人就像多年老友一样时不时的碰碰杯。



    次日清晨,赵子良将李隆基和他十二个带刀护卫护送到皇城门口,看着他们走进朱雀门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可怜的高力士却被打了二十大板,还得在临时拘押所关上三天才能被放出来,这次可是把这个老太监得罪狠了,不过能完美的解决此事,就算得罪高力士也是值得的,难不成还真的把李隆基打二十大板?只能把责任都推到高力士身上。



    十月初一,大明宫紫宸殿,小朝会。



    “有事启奏好,无事退朝!”刚从左金吾卫右卫将军府的临时拘押所放出来的高力士忍着背部和臀部伤痛坚持陪着玄宗上朝。



    礼部尚书崔烈崇出班道:“陛下,臣礼部尚书崔烈崇有事启奏!”



    玄宗吐出两个字:“准奏!”



    崔烈崇道:“陛下,荆州府上奏,前宰辅、现任荆州大都督张九龄已经于五月初病逝!”



    “啊——”丹陛下众臣闻言个个大惊,不少人出声叹息不止,而李林甫等人却是内心高兴得不得了。



    李林甫虽然恨得不跳起来庆祝一番,但此时早朝堂上却是不敢乱来,他心里激动得大喊:“哈哈哈······这老东西终于死了!”



    张九龄可谓是李林甫在政治上的最大对手,想当初张九龄为宰相时就看出李林甫此人乃奸佞之人,因此处处将其压制,不让其获取高位,李林甫却通过收买玄宗身边的太监宫女能时刻得知玄宗的动向和想法,了解其心思,因此每每行事和言词都很得玄宗赞赏,玄宗几次对张九龄说想提拔李林甫,张九龄都进行阻拦,如此这般次数多了,玄宗就认为张九龄妒贤嫉能,因此很不高兴,终于又一次实在忍不住撤了他的宰相之职,把他贬到荆州做都督,张九龄经过此事身心大受打击,身体也大不如前,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赵子良回去时候拜访他,他不久就回老家探亲,就在老家病倒了,再也没有起来,没过几天就一命呜呼。



    玄宗听了礼部尚书崔烈崇的禀报,久久不语,他是深知张九龄的才能的,当初把张九龄贬去荆州做都督,也是一时气愤,事过之后他又有些后悔,不过他身为一代帝王,自然不能承认自己做错了,时间长了,他也差点忘了张九龄,要不是今日崔烈崇禀报,他还真没想起来。



    想起张九龄昔日的功劳,玄宗很是惋惜,对丹陛下群臣道:“张九龄官至宰辅,居功甚伟,诸位爱卿,想想给他一个什么谥号才能体现出他的功绩,待下次大朝会之时再详细议一议!还有其他事情吗?”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很是年轻:“陛下,臣侍中御史颜真卿有事启奏!”



    玄宗看了看走到大殿中间的颜真卿,点头抬手道:“颜卿,有事奏来!”



    颜真卿举着芴板躬身行礼道:“陛下,臣今日要弹劾一人,此人乃是新任左金吾卫右卫将军赵子良!”



    玄宗听了心里一慌,心想该不是前几日夜间宵禁被抓一事被此人得知了消息吧?如果此事捅出去,那朕颜面何存?



    心中虽然不停地打鼓,可玄宗还是不得不让颜真卿说话,他打定主意,如果是与那日夜晚之事有关,就立即打断此人说话,想清楚之后他沉声道:“赵子良才升任左金吾卫右卫将军不到一个月,你弹劾他什么?”



    “陛下,臣弹劾他名目张胆指使麾下巡逻兵士收取街头商民之姓钱财,任何犯事之人被抓入左金吾卫大牢都要被罚银钱,他因此中饱私囊,数额巨大,败坏朝廷声誉,实在有辱斯文!臣请将其打入天牢、革职查办!”



    御史身负监察、弹劾百官之权,他这样的御史在朝堂上弹劾某个官员再正常不过,也没有越权,实在是做着自己的本分工作,不过他最后却说要见赵子良打入天牢,革职查办,这就有些越权了,经过赵子良上次在朝堂上反驳了兵部侍郎多管闲事、不守本分、代替皇帝做决定的事情之后,李隆基也意识到自己在朝堂上一直被朝臣左右想法和思想,因此十分敏感。而大臣们要弹劾某人,往往在陈述某人的若干罪状之后再建议皇帝要如何如何处置,长期以来养成了这种习惯,一时间也改不过来。



    只见李隆基皱起了眉头,不悦道:“就算赵子良有罪,如何处置也是朕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颜真卿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连声道:“陛下,臣无心之过,请陛下恕罪!”



    这时又一个御史站出来行礼道:“陛下,臣弹劾左金吾卫右卫将军赵子良自上任伊始就大肆排除异己、任用私人、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整个左金吾卫右卫将军府都成他的一个人的,别人根本就说不上话,大将军马振远更是被其架空,对右卫将军府之事务根本就插不上手!”



    李隆基沉默片刻问道:“你们二位可有证据?”



    “有!陛下,这是相关人员的证词”两人分别从袖子中拿出一卷写满字迹的丝帛呈上去,高力士看着有人弹劾赵子良,心里很是高兴,急忙走下丹陛取了两卷丝帛送到皇帝御案上。



    李隆基先后拿起两份证词各看了一遍,放下后下旨道:“宣赵子良即刻觐见!”



    一声一声宣召赵子良即刻进宫觐见的声音从紫宸殿传出去,从殿内传到殿外,在从殿外传到宣政殿,再从宣政殿传到含元殿,又传到丹凤门,立即又丹凤门的太监听到后带人赶往左金吾卫府衙。



    不久,赵子良全身披挂来到紫宸殿觐见皇帝:“微臣赵子良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子良,又有人弹劾你,说你上任左金吾卫右卫将军之后竟然名目张胆地指使巡逻兵士沿街收取商民之钱财,还敲诈勒索犯人的钱财从而中饱私囊;另外还有人弹劾你上任后大肆排除异己、任用私人、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你有什么话说?”



    吗的,又来了!赵子良心中大骂,当即拱手道:“陛下,这些罪名,微臣一概不认!兵士向摆摊的商民收钱是收的管理费用和清洁费用,每人每天一文钱,不摆摊不收钱,用于请人打扫清洁和兵士们维持秩序,至于收取犯人的钱财,主要是为了惩罚,有些人不怕挨打,特别是对于那些犯事情节较轻者,又达不到坐牢程度的犯人,罚钱是最好的惩罚手段,这些钱并非是我赵子良一个人装进了腰包,也并非左金吾卫右卫将军府其他人得了去,而是如了将军府的账目,用于在逢年过节给将士们发放奖赏、府衙各项开支,说某中饱私囊实则是诬告。说某排除异己,纯属扯淡,那些人都是不服从号令、不遵守典章军纪、执法不严、不作为,这些人留着有什么用呢?留着他们只会让他们糟蹋俸禄、占着茅坑不拉屎,对于这样的尸位素餐之辈,越早清除越好;说我任用私人,这种说法对也不对,我是从左监门卫调了两个人过来,都是有才能之人,俗话说得好,举贤还不避亲呢,某调用两个有才能的人,这就怎么啦?说什么专横跋扈,我又如何专横跋扈了?执法严厉一些,对于那些不服从号令的下属将校官吏打了板子就是专横跋扈?还有什么大搞一言堂,这算是罪吗?如果这个朝廷上同时有多个可以做主的人,到底要听谁的呢?这朝堂不是要乱了套吗?所以,陛下,对于这些弹劾的理由,微臣一概不认”。(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