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24章 计议(2)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424章 计议(2)更新时间:2018-01-08


    “嘶——”田仁琬听完赵子良的话之后倒抽一口凉气,这个消息让他惊讶得好久没有说出话来。



    等田仁琬回过神来,他神情变得异常严肃,随后又冷笑道:“没想到老夫竟然被人利用当了一回刽子手,好,好啊,这是老夫第一次被人当枪使,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子良,这些人都是哪些人?你有详细的名册吗?”



    赵子良从怀中取出一本折子双手递过去,说道:“这些日子,末将之所以没有动云中守捉就是在派人调查此事,这是这段时间调查的结果,已经查出来的有六十四人全部是这个团伙中的成员,应该还有没被查出来的人,目前末将派去调查的人还在详查,最关键的是没有查到这个团伙的最高话事人是谁!”



    田仁琬神情极为专注地接过折子开始翻看起来,折子上不但有名有姓,而且连职务、出身、履历以及他们从事的走私项目、规模大小,全部都写的清清楚楚,田仁琬看得很仔细,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看完。



    看完后,田仁琬一声惨笑道:“好,很好啊,云中守捉府从守捉副使、长史、判官、行军司马、录事参军,到下面的各营都尉营主、副营主、各团校尉一个不少全都在其中,照这么看来,这云中守捉府上上下下果真是全都烂透了,他们已经成了一个大毒瘤,必须要尽快铲除,否则这事要是先闹到京城,老夫这张老脸就丢大发了!子良,你想怎么做?”



    赵子良拱手道:“末将这次来除了汇报这三月来的任职情况,向大帅请求允许自由作战权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与大帅商议如何处置云中守捉的问题!此事,末将希望得到大帅的全力支持!”



    田仁琬当即道:“这是当然,你想怎么做,老夫都尽全力支持你!”



    赵子良想了想说道:“大帅,云中守捉府除了被架空的守捉使吴天德之外,高层将吏官员几乎都有问题,但是底层的普通兵士,甚至伙长、队正、旅帅等低层军头们应该不知情,他们还被蒙在鼓里,否则的话,消息早就传开了,不会瞒到现在!所以末将的想法是要区别对待,不能把整个云中守捉府包括下面的普通兵士们都剿灭,只诛杀这个团伙中的成员即可,此事倒是简单,末将回去后带三百扈从亲卫前往巡查云中守捉,召集团校尉以上将校官吏议事,届时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田仁琬点头道:“此法甚好,既诛了那些烂人,又保留了云中守捉府七千多兵马,只要再从各军抽调将校前往充实云中守捉就行了!”



    “可是······”赵子良犹豫了一下,停下不说了。



    这让田仁琬有些诧异,他道:“子良你有话就说,难道你还信不过老夫么?”



    赵子良连忙道:“末将哪能信不过大帅?只是······大帅你不觉得奇怪么?”



    “奇怪,奇怪什么?”田仁琬疑惑道。



    赵子良起身走了几步,转身回头道:“大帅,你已经看过这些人的履历和出身,他们当中有几个家世还算不错,但是都没有什么过硬的靠山,是谁给他们那么大胆子做这种事情?而且能把这些人组织成一个团伙,这个主事人如果没有通天的背景,只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此人不可能甘心窝在一个云中守捉吧?”



    “嘶——”经过赵子良这么一分析,田仁琬此时也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忽略了这个细节,想想也是啊,如果只凭云中守捉府那帮人,他们怎么可能有胆子做下这种足矣诛灭九族的事情?肯定是有人给了他们天大的胆子!这个人不仅有些才敢,而且还有通天的背景!



    田仁琬冷静下来之后问道:“子良,你是说有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



    赵子良叹道:“除了这种可能性,末将想不到还有其他可能!如果主事人是他们当中一个,就算他再有才能也不可能让云中守捉府上上下下大小官员将校都唯命是从,吴天德好歹也是云中守捉使,是云中最高长官,就算他才能有限,可作为一个军镇最高长官怎么可能被人轻易架空了权利,他又不是傻子!现在我们还没有查到这个幕后靠山是谁,还不能轻易动手,如果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田仁琬却不这么看,他摇头道:“子良你的想法是稳妥,但是以云中守捉的情况,我们不能再等了,它的危害太大,它不受控制也就罢了,可它还在源源不断地资敌,在削弱我们自己的同时也在强大着敌人!老夫觉得还会尽快下手,先铲除那帮人再说,终于幕后黑手,我们只要抓住那帮人,一个个严加审讯,总能审出来是谁指使他们、给他们做靠山!”



    赵子良一拍脑袋道:“是末将太过小心了,反而忽略了根本,既然如此,末将回去之后就开始做准备。不过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末将还要另外再处理一件事情,日期末将去岢岚军巡查,与古通明打了一个赌,末将见他手下当时有一个叫刘正臣的伙长颇为不凡,提议让他暂时做一营校尉,三个月之后,由其他各营与刘正臣带的那个营进行大比武,如果刘正臣带的营输了,古通明就继续留任岢岚军使,如果其他各营输了,刘正臣就坐稳了营主之职,而古通明则要下台!算算日子,三个月也快要到了!”



    田仁琬摸了摸长须,问道:“你是想把古通明调走还是直接免职?”



    赵子良笑道:“古通明此人在岢岚军使的位置上干了不少年了,其麾下战力还是不堪入目,可见其人的统兵能力不行,只有认命有才能的将军出任岢岚军使一职,才能提高岢岚军的战力,古通明年纪不大,却又没有犯过什么过错,直接把他免职的话不好向下面的将校兵士们交代,只能把他调到闲职!”



    田仁琬也笑道:“你这就这么肯定那个叫刘正臣的人一定会取胜?万一他要是输了呢?你想调走古通明的想法不是得搁置了吗?”



    赵子良喝了一口茶说道:“末将为将的时间不长,但看人的眼光自问还是不错的,一个人在兵事上有没有才能,不可能瞒过末将!”



    田仁琬想了想,对赵子良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这个恶人就由老夫来做,老夫以河东节度使府的名义把古通明调到府里来做一个闲职!不过这个大比武还是要进行,老夫倒要看看你看人的眼光到底如何!”



    赵子良大喜,连忙拱手道:“如此多谢大帅了!”



    拿掉古通明之后,岢岚军使一职就空缺了,这个位置不能长期空置,田仁琬问道:“新任岢岚军使,你想让谁来做?”



    赵子良问道:“任命权不是在节度使府吗?大帅何必问我?”



    田仁琬摇头道:“节度使府目前也没有得力的干将,你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个人选任命权只怕会落在萧炅的手里,到时候他任命自己的人去做那岢岚军使,你的打算不是又落空了?”



    萧炅是河东兵马使,职位只在田仁琬之下,还在赵子良之上。萧炅有一个毛病,经常念错别字,多年前此人还在朝中做户部侍郎时有一次在朝堂上把“伏腊”念成了“伏猎”,引起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朝堂中人哄堂大笑,此后他就时常被人讥讽为“伏猎侍郎”。



    赵子良点头道:“是了,岢岚军使怎么说也是我左厢兵马使府衙管辖,怎么能轮到他来任命?既然大帅这里没有合适的人选,那末将就不客气了,大同军副使张守瑜才能出众,在兵事上颇有见地,末将想任命他为岢岚军使!”



    岢岚军受大同军节度大使管辖,大同军副使听上去职位比岢岚军使要高,但实际上大同军副使只能管大同军,管不到岢岚军和云中守捉,所以张守瑜如果出任岢岚军使,实际上是升职了,不过他以前就做过大斗军使,尽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资格、履历和才能载这里。



    田仁琬点头答应:“好,张守瑜资历够了,又你是力主推荐的,老夫当然要重用,那就等大比武结束之后,老夫就行文任命吧!”



    赵子良正想起身告辞,田仁琬突然提起一人,问道:“你认识安禄山此人吗?”



    “安禄山?认识,在长安有过一面之缘!”赵子良点头道,问:“大帅怎么会提起他?”



    田仁琬有些忧心忡忡道:“上次老夫去长安,见过这厮好几次,老夫发现此人心术不正,又极善溜须拍马之能事,皇帝好像极喜欢他,这些日子老夫接到朝廷官文,圣上下旨让范阳节度使裴宽把平卢军分离出来,单独成立平卢节度使,镇抚室韦、靺鞨,治营州,统辖平卢军、卢龙军、榆关守捉、安东都护府,管兵三万七千五百人。提升原平卢军使安禄山为平卢节度使,还是归置在范阳节度使之下,此人没什么战功战绩,却凭着溜须拍马之能坐上了一镇节度使之位,此非朝廷之福啊!”



    赵子良听了脸色很不好看,他道:“末将自从军经历大小数十战,身上到处都是伤疤,流得血都可以洗澡了,到如今依然只是一个左厢兵马使,而安禄山这种小人竟然窃据一镇节度使高位,圣上和朝廷何其不公?”



    田仁琬见赵子良颇有怨气,连忙安慰道:“子良切不可如此想,你如今才是二十多岁,就已经身居左厢兵马使,以你这般年纪如果升得太高,对你也是不利啊,到时候你的官职升无可升,功高盖主,皇帝要如何对你?”



    赵子良心中一惊,急忙拱手道:“末将也只是气不过那安禄山溜须拍马获取高位罢了,多谢大帅提醒!”(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