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49章 逼走程千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549章 逼走程千里更新时间:2018-01-08


    北庭都护府辖下瀚海、天山和伊吾三军,其中瀚海军驻扎在庭州,而天山军和伊吾军则分别驻扎在西州和伊州,但是西州和伊州在行政上却不属于北庭都护府管辖,而是直接隶属于属于河西道。



    天宝初年以前,从行政级别上来比较,北庭都护府、安西都护府与西州、伊州是同一级别,都是属于河西道管辖,但是自从赵子良扫平漠北,漠北各部族实力大减,已经不能对唐朝北疆构成威胁之后,河西道的地位就开始下降,已经不能管辖北庭都护府,现在北庭都护府在行政级别上要比安西都护府还要高一些,与河西道相同,因此朝廷为了在行政上管辖的方便性,把西州和伊州划分到了北庭都护府辖下,西州刺史和伊州刺史要受北庭行营节度使统辖。



    但是这两个州原来一直属于河西道,突然一下子把它们划归北庭行营节度使管辖,两州的刺史一时间还不怎么听话,王正见为了这件事情也是伤透了脑筋,更加伤脑筋的是天山军和伊吾军虽然在编制上归北庭行营节度使管辖,但是在财政上却分别由西州和伊州负责,天山军和伊吾军的吃穿用度和军饷等所需费用全部由西州和伊州负担,财政权被这两个地方官府掌控者,这两军自然不可避免地要受到西州和伊州两州刺史的调度,王正见这个北庭节度使想要调动天山军和伊吾军都很困难,就更别说赵子良这个兵马使了。



    为了此事,赵子良特意找到王正见商讨收回天山军和伊吾军的兵权。



    “大帅,现在瀚海军的整编早就完成,整训也还在进行,并要坚持下去,其他军镇都好办,如有不配合的,直接换主官主将,唯独天山军和伊吾军不好办,这两个军镇不在北庭的行政管辖区域内,在财权上又分别归属与西州和伊州,就算是大帅想要调动他们,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王正见也是为了这件事情愁得头发都白了,天山军和伊吾军这两个军阵虽然都只有三千人左右,但是却是北庭仅有的三个大型军镇,如果对这两个军镇失去统辖调度指挥权,岂不是让人会笑掉大牙?



    “唉,谁说不是呢?本官正想找你商议此事,没想到你先来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此事?”



    赵子良说道:“大帅,想要解决此事,只有两个办法,而且这两个办法要同时进行,第一,撤换天山军和伊吾军的主要将领和官员;第二,由我们北庭方面拨付天山军和伊吾的军费。不过这样一来,我们是不是太吃亏了?我们自己出军费却要负责西州和伊州的防务,西州和伊州在行政上又不属于我北庭管辖,我们凭什么要替他们驻防?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大帅若不想吃这个亏,就向朝廷上书,要么要求朝廷把西州和伊州的行政管辖权划归北庭都护府管辖,要么我们把天山军和伊吾军抽调回来,改名后另行驻扎在别处,至于西州和伊州的安全防务,由他们自己去招兵买马,或者向朝廷上书说我们北庭方面自动放弃天山军和伊吾军的管辖权,总比名不副实要好,像现在这样,我们调不动这两个军,如果这两个军出了事情,却要我们北庭方面承担责任,我们可不是傻子!”



    王正见听了赵子良的这几条建议后觉得上书朝廷要求把西州和伊州在行政上划分到北庭管辖最好,毕竟这不但不亏本,但大赚特赚,只是不知道朝廷会不会同意。另一条建议是把天山军抽掉回庭州,改名之后再另行派往它处驻扎,这一条不吃亏,但也没赚。至于第三条,自动放弃这两个军队统辖指挥权,这不是白白给人家送兵吗?不干,这太吃亏了,咱可不傻子。



    王正见说道;“你的第一和第二条建议倒是可行,就这么办吧,本官这就向朝廷上书,朝廷要么答应把西州和伊州的行政管辖权划归到北庭治下,要么北庭把天山军和伊吾军抽调回庭州,让伊州和西州自己哭去,咱不管他们了!等待朝廷回复只怕要一段时间,整编整训的事情却不能停下来,你先在其他守捉、城、镇、戊堡和驿烽进行,等朝廷回复了,我们再针对朝廷的回复进行处置”。



    赵子良道:“已经开始着手进行,前日末将已经派人去各地清查兵力人数、清查老弱病残了,同时也派一队人去了内地招募新兵,再过十天左右,清查兵力人数和清查老弱病残的官吏和将校就会回来!”



    十二月十八,派往各地清查的官员和将校纷纷返回,他们带回类清查的名册,赵子良命人花了两天时间重新整理兵员名册,把要清退的老弱病残的名册单独整理出来,再发往各地军镇,同时派人送去遣散费,家中还有家人、并且想回家的老弱病残领取了遣散费之后就可以返回家乡了,如果家中没有人了,又不愿意回家乡的人,可以在都护府的安排下留下北庭做工、种地。



    这短时间陆续有一些军镇的官员找到赵子良进行自首,交代自己在任职期间曾经吃空饷、贪墨军饷和军资等罪,赵子良仔细听取了这些人的汇报后整理成册,记录在案,要求他们日后不可再犯,要引以为戒,如果再犯,被抓到就是死刑,至于这些人的去留问题,赵子良曾经与王正见商议过,对于情节较轻的官员和将校可以考虑留任原职,但对于情节比较严重的,都要调离原来的位置上,不可再让他们独挡一面或当任主官和主将。



    至于那些本身有罪,却又没有来自首的,在清查的过程中肯定会发现问题,一旦发现问题,都护府就立即派人下去调查,如果发现证据,立即对当事人进行逮捕,先革除其官职,再追究其罪行。



    十二月二十日,负责调查的总负责人龚仁来到兵马使府求见赵子良,赵子良也是刚刚从瀚海军军营回来,整整训练的一天,原本有些疲倦的,不过得知龚仁来禀报,于是立即接见了他。



    “将军,这次调查,问题不少,也不小,其他人倒也还罢了,但是有一人只怕不好办!”龚仁说着把一个档案袋递给赵子良。



    赵子良接过档案袋问道:“是谁不好办?”



    “节度副使程千里将军!”



    赵子良眉头一皱,一边拆开档案袋,一边问道:“他有什么事?”



    “吃空饷、克扣军饷数目巨大!”



    赵子良立即抽出几张案卷看了一起来。良久,他才叹一口气,摇了摇头道:“这个程千里,他又不是没钱,何必搞这些名堂?”



    龚仁问道:“将军,此事如何处置?要动他的话,只怕将军和末将都没有这个权利”。



    赵子良想了想,摆手道:“此事先压下来,某要好好想一想!”



    “诺!”



    其实赵子良从内心来说根本就不愿意动程千里,不管怎么说,他和程千里都是夫蒙灵察带出来的将领,同出一系,按理说应该互相扶持、互相帮衬,但程千里此人却有些小肚鸡肠、妒贤嫉能,见不得别人比他有才能、过得比他好。



    以前在安西时,他就经常在夫蒙灵察面前说赵子良的坏话,赵子良被调往京城之后,高仙芝又出现在夫蒙灵察的视线内,得到了大力提拔,他又开始在夫蒙灵察面前说高仙芝的坏话,可这样的人又没有什么大错,罪不至死,让赵子良动手杀他又于心不忍,此事还真是难办。



    思考好几天之后,赵子良才决定把程千里逼走,不再追究此事,如果真要追究,程千里的罪名不小,但是这样一来,远在京城的夫蒙灵察的面上却不好看了,所以想来想去,赵子良还是决定跟程千里摊牌。



    “来人,备马!”



    深夜时分,赵子良带着几个护卫来到了程千里的府邸门口,对站在门口站岗的两个兵士说道:“去禀报程将军,就说我赵子良来访!”



    “是,请将军稍等!”



    不久,大门打开,一个家丁走出来行礼道:“我家将军请赵将军到前堂奉茶,他稍后更衣就来”。



    赵子良点了点头:“带路吧!”



    在前堂才喝了半杯茶,程千里就嘀嘀咕咕地走进前堂道:“老赵,你什么意思?这深更半夜的过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有什么事情不能明日再说吗?”



    赵子良看着程千里,说道:“让下人们都下去吧,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讲!”



    程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下人们挥了挥手,把他们都赶走了。



    “说吧,什么事?”



    赵子良也不说话,从怀中掏出调查结果扔在程千里面前的桌子上,“这是龚仁调查的结果,不是我赵某人要故意针对你,王大帅和我早就说过,如果有问题可以向我们自首,只要交代清楚,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以前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是如今这证据摆在面前,却是不能让我视若无睹了。你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却不知道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



    程千里看完调查结果,脸色变得苍白,精气神仿佛一下子全被抽干了,过了很久才问道:“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我真要对付你,用得到拿着这东西来找你吗?直接拿去给王大帅看了!王大帅看了之后,你以为你会是什么下场?”



    赵子良盯着程千里,继续说道:“怎么说我们都是被夫蒙将军提携起来,你我虽然关系不怎么好,但怎么说也是同出一系,你以前怎么中伤我、怎么搞我,我看在夫蒙将军的面子上都不与你计较,但是你不应该干这种事情,你没钱吗?就算你没钱,以你的官位和权利想要弄钱很容易,何必要喝兵血?我们与那些普通的兵士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你喝他们的血就不怕噎死吗?”



    赵子良把程千里手上的调查案卷拿过来放在灯火上点燃烧了起来,说道:“此事虽然还只有我知道,也下令调查官员保密,但是我也不敢保证下面负责调查的人不会无意中泄露出去,一旦此事泄露,后果更加严重。你在这北庭是呆不下去了,我听说夫蒙将军已经被任命为右骁卫大将军,你写一份调职公函给王大帅吧,我会给夫蒙将军去一封信,让他在京城活动一番,给你在京城安排一个职位!”



    程千里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他拱手艰难而有干涩地说道:“多谢你放我一马,我老程会记住你这个恩情,日后如有差遣,只管说一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