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将军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982章 物是人非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唐将军烈》 作者:作品集

第982章 物是人非更新时间:2018-01-08


    赵子良的到来惊动了长安周边许多百姓,长安城内外近数十万百姓前来想要一睹其风采,甚至还有许多从周边州县赶来的百姓,时隔十年之久,长安城内外还是有很多百姓都记得他的。



    赵子良看见道路两旁拥挤的人群,对代宗皇帝说道:“陛下,朝廷竟然组织如此之多的百姓欢迎臣,臣实在受不起啊!”



    代宗无奈,说道:“姑丈,这些百姓可不是朝廷组织的,也不是朕下的旨意,是他们自发的!可见姑丈离开长安十年之后,长安的百姓还是记得姑丈啊!”



    赵子良叹道:“臣有愧啊,在长安数次遭受劫难,臣都未能及时救援!”



    代宗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姑丈不必自责!再说,这都是朕之过,与姑丈无关啊!”



    御驾来到了金光门,城门口聚集的百姓更多,可谓是人山人海,警戒的兵士也增加了许多,赵子良突然道:“停下!”



    御者不知其意,但还是拉住缰绳,御驾便停了下来,赵子良站起来脸色肃然地抬头看着金光门的城楼,不由自主地走下御驾,后面的大队兵马和所有文武官员也头停了下来,皇帝、大臣、武将、兵士们和城门周围数万百姓都看着赵子良慢慢从御驾走下来。



    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城门口站定,抬头看着城楼,良久,他取下头盔夹在腋下,撩起战袍双膝慢慢跪下,他将头盔放在地上,身体拜倒!



    他在跪拜长安城,跪拜这座大唐帝国曾经是世上最繁华的都城、跪拜这个世界的中心,他在为长安城所遭受的数次劫难而痛心难过。



    虽然没有一句话,但所有人都明白了他内心的想法,这是一种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述的感情。没有人下达命令,西秦军将士们也都纷纷自觉的跪下,让大唐帝国的都城遭受叛军的洗劫和毁坏,这是他们身为军人的耻辱,他们在为自己的失职而忏悔,他们在为故国遭此大难而难过。



    代宗皇帝的脸色有些发白,赵子良和西秦军将士们的行为让他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做得太失职了,太窝囊了,他从内心感到自责。



    良久,赵子良起身,慢慢走向城墙。城墙上血迹斑驳、到处都是残缺城砖,经过了这么久,还残留着浓烈的血腥气味,赵子良走到城墙边上身手摸向那些断砖缺口、干涸的斑驳血迹,流下了无声的泪水。



    “臣一时情难自禁,让陛下见笑了!”赵子良返回到御驾上对代宗皇帝抱拳行礼道。



    代宗颇为尴尬地说:“朕哪有资格笑姑丈,让长安城遭受如此大劫,这都是朕的过失啊!即便朕已经下罪己诏,也无法弥补叛军给长安城带来的破坏!算了,咱们先回宫再说!对了,姑丈带来的西秦军只怕要在城外宿营······”



    “自然,臣只带近卫进城,大军留在城外扎营,不知朝廷可有安排营地?”



    代宗说道:“已经安排了,这件事情还要姑丈下令麾下将校与郭子仪进行接洽!”



    “好!”赵子良答应,当即找来陈青,让他与郭子仪商议大军驻扎事宜。



    进城之后,代宗李豫对赵子良说道:“姑丈,朕已经让人把从前李林甫居住的宅子收拾出来了,朕就把这座宅子赏赐给姑丈,留作在京城的府邸!”



    赵子良抱拳道:“臣多谢陛下厚意!”



    下午,代宗在大明宫内设宴,宴请了赵子良和西秦军将领官员们,太子李适、元载、王缙、裴遵庆、杜鸿渐等朝中宰相作陪,一同作陪的还有朝廷军方将领郭子仪、王思礼、李抱真、田神功、浑瑊、吴凑、卫伯玉等人。



    作陪的这些人,赵子良基本上都认识,只有李抱真、田神功、浑瑊、吴凑等人不认识。



    “末将李抱真,拜见西秦王!”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将站起来自我介绍。



    赵子良并不认识他,郭子仪为其介绍道:“李将军本姓安,叫安重璋,世居西州,其父安忠敬曾任河西节度副大使。当年因爆发安史之乱,被先皇赐姓李,改名叫抱玉。河东平乱期间,李将军被李光弼任命为偏将,抗击安史叛军时战功卓著。现任凤翔节度使、司空!”



    这李抱玉也算是大器晚成的一类人,比郭子仪小七岁,现在的官衔也只是比郭子仪小一点。赵子良点点头,对李抱玉说道:“李将军不必多礼!”



    说完,赵子良看见李抱玉身后站着一个三十余岁将领,此人相貌端正、神色沉稳,颇有智计,便问道:“此人是谁?”



    此人不待他人介绍,站出来抱拳道:“回西秦王,末将李抱真,任殿中少监!”



    李抱玉介绍道:“此乃末将从父弟(叔叔的儿子)!”



    “检校尚书右仆射田神功拜见西秦王!”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将站起来向赵子良行礼道。



    代宗李豫笑着介绍道:“田将军原来是平卢都知兵马使,安禄山反叛之后,他不愿从贼,因此率军归朝,在抗击安史叛军之时颇有战功。数年前,宋州刺史刘展反叛,就是田将军率军平定了刘展之乱的!”



    玄十八在赵子良耳边低声说道:“平定刘展之乱,田神功对兵士不加约束,纵容兵士大掠百姓财产,杀波斯胡商数千之众,致使富庶的江淮遭到严重破坏”。



    赵子良听了这话,心里有数了,田神功这人,在军事上的才能是有的,而且很勇猛,但他与郭子仪一样,不太喜欢用严厉的军法治军,用宽松的军纪和厚重的赏赐来赢得军士们的拥戴。



    “原来是田将军,田将军的事迹,本王略有耳闻,请坐!”赵子良笑着对田神功说道,他从前曾得到过相关的报告,田神功的兵马在安史之乱后期归属李光弼节制,但田神功这个人不太服从号令,李光弼指挥不动他,不仅田神功拥兵自重,还有多支兵马名义上都归李光弼节制,但这些人都不太服从李光弼的号令,这也是李光弼抑郁而终的一个因素。



    “末将神策军左厢兵马副使浑瑊拜见西秦王!”一个番将站起来抱拳对赵子良行礼道。



    郭子仪给赵子良介绍道:“浑将军是铁勒浑族人,其父曾当任朔方节度留后,安史之乱中,他为我的部将!在平定仆骨怀恩叛乱和安史之乱后期,浑将军的战功卓著,颇有胆略,生性谦虚谨慎,从不居功自傲!”



    代宗李豫笑道:“不错,这一点朕可以作证!”



    赵子良也笑道;“看来今日在场都是有大才的人!铁勒族中有不少在朝中做官为将之人,在西秦做官为将者也不在少数,其中名扬天下者不乏有之。像仆骨怀恩,朝廷对他的栽培何其厚重,本王当初也对他的期望很高,可谁知他竟然反叛了!浑将军,你却不可学他,虽然这些年来,反叛之人中的番将居多,但朝廷也并未全盘否定番将,各族番将中忠勇之士大有人在,本王希望你也是这样的人!”



    “末将谨记!”浑瑊说完退到了一边。



    又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将站起来,此人神态倨傲:“吴凑见过西秦王!”



    代宗李豫见状,连忙笑着替他介绍道:“此乃左金吾卫大将军吴凑!”



    玄十八在赵子良耳边低声道:“吴凑是皇帝的亲舅舅,皇帝生母章敬皇后就是他的亲姐姐”。



    代宗李豫的命其实还是很苦的,他四岁时,其母吴氏就病逝了,还多亏了他舅舅吴凑照看帮衬才能长大成人,其母吴氏的章敬皇后的名号还是他继位之后追尊的。



    赵子良笑道:“原来吴将军是陛下的舅舅,幸会幸会!在此诸将都是战功彪炳之人,不知吴将军有何战功,能高居庙堂,还身居左金吾卫大将军之职?”



    吴凑哪里又什么战功战绩?他能在这里坐着,还身居左金吾卫大将军之职,当然只是因为他是皇帝的舅舅,要不然这左金吾卫大将军之职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来做。



    吴凑被赵子良当中揭丑,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却又无从反驳,坐在那儿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倒是郭子仪连忙打圆场,笑道:“西秦王有所不知,吴将军当然是有功劳的,陛下数次经历险境,都是吴将军随身护驾!自古以来,功大莫过于护驾,所以说真要论起来,吴将军的功劳比我们这些人都大多了!”



    这些话当然是替吴凑遮面子,其实吴凑哪里真有什么护驾之功,这人只不过是一直跟在代宗身边,代宗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原来如此!吴将军原来是护驾有功之臣,倒是本王小看了吴将军!”



    除了这些级别较高的朝廷大臣和武将们之外,还有许多文官武将列席其中,但赵子良基本上都不认识,老一辈的朝廷大臣和大将们,不是老的老、死的死,就是被罢黜或流放或被贬了,如今在朝堂上绝大多数的人对于赵子良来说都是新面孔,这让赵子良从内心不得不感概,真是物是人非,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唐将军烈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