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美色》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一五四节 风雨欲来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江山美色》 作者:作品集

正文 一五四节 风雨欲来更新时间:2015-04-28

  布衣看到贝培的时候先是诧异,后是惊喜,望见她的移到自己脸上的时候,微微觉得尴尬。

    “贝兄找我有事?”

    “本来我想找你说句话。”贝培终于开口。

    “要说什么?”萧布衣忐忑问。

    “现在不用说了。”贝培转身就走,虽然行动略微有些不便,但还是走的很快。

    萧布衣顾不得床上的公主,几步追了过去道:“贝兄!”

    “什么事?”贝培止住脚步,没有回头,只是低声问道。

    “其实你看到的并非你想到的,你想到的也不是你看到的……”萧布衣觉得自己很有哲人的潜质,孔子庄孙子也是比不上他的。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贝培冷着脸反问。

    萧布衣哑然,半晌才道:“贝兄准备去哪里?”

    “我当然是回房间休息,我还能去哪里?”贝培摇头道:“虽然我的房间没人在床上等,可睡觉还是需要的。”

    萧布衣舒了口气,又觉得自己紧张的有点莫名其妙,才听了裴茗翠说什么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现在自己问心无愧,怎么才来了一个人,就踟蹰不前了?不过想想,自己也是男人,也动心过,说问心有愧多少有问题,自己还没有付诸行动,不过是考虑的太多而已。

    “**一刻,千金难得。”贝培也不回头,淡淡道:“萧大人莫要耽误了。那可是我的罪过。”

    他说完这句话后,再不停留,看他地背影,倒是的确回转住所,因为远方传来胖槐的一声凄厉非常的惨叫,‘鬼呀!’

    萧布衣目送贝培离开,想起**一刻的时候,不知道贝培是鼓励呢。还是刻意打消他的热情。只是如何送走无忧公主倒是让他大费周折的事情。是晓之以理还是动之以情那是个艰难的选择。

    缓步回转到房间地时候。现无忧公主裹地和粽子般,好像要远游地样子,萧布衣见她如此,实在比见到她脱光了洗澡还要诧异,“公主,你做什么?”

    “很晚了,再留在这里我只怕会有流言蜚语。”无忧公主正色道:“少卿。虽然你我问心无愧,只是怕小人作梗使坏,既然这样,我还是早早的回转宫里为好。”

    萧布衣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公主,半晌才道:“公主深思熟虑,下官自愧不如,只是公主带的下人都回转到了宫里……”

    “谁说他们都回转宫里?”无忧诧异的说道:“他们就在前厅等候我回转,少卿难道没有见到?”

    萧布衣只好道:“原来如此。只是最近东都不算太平。那要不要我找两个护卫护送公主回宫呢?”

    无忧似笑非笑的望了眼萧布衣,“若是真的碰上历山飞那种贼人,我怕只有少卿这样地身手才能保护住我的。”

    萧布衣点头道:“公主吉人天相。宅心仁厚,历山飞见到公主只能躲避,不会刺杀的。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无忧白了他一眼,“你好像很怕别人的流言蜚语?”

    萧布衣笑道:“公主,虽然你我问心无愧,只是怕小人作梗使坏。我倒无所谓,但毁了公主的清誉那是大大的不美,如若那样,就算这桶水也是洗不清的。”

    公主‘噗嗤’一笑,凑过来压低声音道:“少卿多半觉得浪费了一桶热水,可若是有朝一日,少卿有机会到宫里的话,我也可以为少卿准备一桶水洗浴地。”

    她说到这里,脸有些红,若有深意,却是径直出了萧布衣地房间,萧布衣只能跟随在她的身后,走到前厅的时候,才现丫环和轿夫居然都在。萧布衣要不是十分相信自己地眼睛,几乎以为方才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的幻觉。

    丫环还是那个丫环小月,可脸已经不是当初的那张脸,见到萧布衣的时候,居然还施舍了点笑容,萧布衣也是还之以礼,恭敬的送公主出了太仆府,回来后不等考虑是否去找贝培,胖槐幽灵的一样的钻了出来,有些紧张的说道:“他又回来了。”

    “他是谁?”萧布衣问道。

    “当然是那个小胡子。”胖槐叹息道:“他不是走了吗,怎么没几天又回转?幽灵一样的总在别人面前出现,还让不让人活的?”

    萧布衣心道,你遭罪的日子在后面呢,“要不我在客栈给你租间房间?”

    胖槐搔搔头,“那多不好意思,我现在只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少当家要是觉得我辛苦,多给点零用钱就好。少当家,你怎么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比起以前差了点吧?”

    萧布衣这次真的不明白,“什么比起以前差了点?”

    “以前少当家和少夫人那个的时候,少夫人一叫都要一个时辰的,山寨的兄弟又是嫉妒,又是羡慕。”胖槐露出神往之色,满是龌龊,“可我听到你回来,再见你送公主回来,也就一炷香的功夫。这还不包括你回来的杂七杂八,和公主的前戏,少当家,最近你的体力好像大不如前,要不我出去买点补品回来?”

    萧布衣含笑望着他,“你倒是挺关心我的,没事的时候就算计这个时间了。”

    胖槐也不脸红,满是热切,“少当家,山寨在东都的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二当家都说了,一定要我照顾好你,我不关心你,谁来关心你?”

    “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解释下。”萧布衣压低了声音正色道:“其实公主来到这里,不过是洗个澡的。”

    “少当家,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地智商。”胖槐大义凛然的义愤填膺。“公主从宫中深夜赶来,只是为在你这里洗个澡,你说你说的话,可以说服自己吗?”

    萧布衣摸摸下巴,有些惭愧道:“我是低估了你的智商,的确,我说的这个谎言我都不信的。不过胖槐,我不能不郑重的告诉你一句。有地时候。有些人做得。有些人却是说不得地。”

    “了解,”胖槐被萧布衣一句低估了智商所鼓舞,很是激动,“这就是少当家常说地什么只需公主洗澡,不许百姓**一个道理吧?”

    萧布衣真的觉得这个胖槐现在有几层楼那么高,他把自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话改了下。更是通俗易懂。

    “你知道就好。”萧布衣举步要走,却被胖槐一把抓住,无奈问,“你还有什么问题?”

    “少当家,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认识的女人多,经验也丰富。”胖槐有些扭捏,“那请你告诉我。如何知道一个女人喜欢你?”

    萧布衣诧异道:“你喜欢上哪个女人了?”

    胖槐搓着手。“少当家,你觉得婉儿怎么样?”

    “不错,不错。”萧布衣点头。

    “你也觉得不错?”胖槐有些惊喜道:“

    么认为的。”

    萧布衣叹息道:“你觉得人家不错。也要人家看好你才行的。”

    “婉儿其实也很看好我的。”胖槐满是陶醉,“她今天见到我笑了笑呢。”

    萧布衣泼冷水道:“她见到白痴地时候也会笑的。”

    “可根据我的观察,她见到少当家你,可是从来没有笑过,难道说少当家你比白痴还不如?”胖槐振振有词道。

    萧布衣无语,心道名人名言说的好,宁和秀才打一架,不和脑残说句话。因为后者总喜欢把你拉低到和他一样的水平上,然后以他丰富的经验击败你,现在自己就是被胖槐的经验打击的溃不成军。

    “少当家你怎么不说话?”胖槐问道。

    “话都让你说了,我听着就好。”萧布衣只能谦虚道。

    “其实我今天已经向婉儿表白心迹了。”胖槐有些苦恼道:“少当家你帮我分析下,她说地话是什么意思?”

    “卖糕地,搞牧场的时候就不见你这么积极过。”萧布衣喃喃自语道:“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小弟不得无礼。”胖槐接道。

    萧布衣愣了下才道:“难道她一直把你当作是弟弟吗?胖槐,我知道女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少当家你怎么这么笨呢?”胖槐叹息道:“这句话她是和小弟说地。”

    萧布衣想掐住胖槐槐树般粗细的脖子,然后把他的话挤出来,“胖槐,我有点累,你能不能说几句让我明白的话。”

    “我明白,少当家现在累是正常的,毕竟才送走公主。”胖槐关心的让萧布衣闹心,“事情说来话长,我也就长话短说。今日我对婉儿透漏了点心意,可不等婉儿回答,她的弟弟就替他姐姐回答了,婉儿就说小弟不得无礼。”

    “小弟说什么了?”萧布衣截取了有用的信息。

    “他捂住自己胸口,说了一个‘呸’字。”胖槐一本正经的说。

    萧布衣有些同情的望着胖槐,“以你的智商,对这个字应该是不难理解的。”

    “少当家你怎么这么笨呢。”胖槐大摇其头,“这个字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萧布衣瞋目结舌,“难道还有内在的含义?”

    “当然,”胖槐自我陶醉道:“我知道女人心,海底针一般。她说是的时候就是在鼓励你,她说否的时候有时候也可能是相反的意思。”

    “那她说呸呢?”萧布衣皱眉问道,心道碰到这种自作多情的男人只能算是女人的不幸。

    “她让小弟捂着胸口说呸,其实是很矛盾的意思。”胖槐认真解释道:“少当家,你想呀,呸字怎么写,那是口不一三字的组合呀。小弟捂着心口说呸字,那就是说他姐姐尽管表面拒绝,其实也是心口不一的。”

    萧布衣大为佩服道:“高见,高见,依照胖槐你这么解释的话。那如果小弟捂着心口说个滚字,是否就是真心想要给相公你做三件衣呢?”

    胖槐拆了半天才明白怎么拆分这个滚字,不由大为叹服,“少当家举一反三,孺子可教也。”

    “那我现在能不能对你说一句话?”萧布衣认真道。

    “少当家请说。”

    “山寨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见过无耻地,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呸!”萧布衣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去。胖槐撇撇嘴。却是满不在乎,嘟囓道:“我知道你这是嫉妒,很强烈的嫉妒!”-

    萧布衣听到胖槐的最后一句话,觉得胖槐已经中毒不浅,女人自我迷恋和男人自我陶醉一样的不可理喻。

    路过贝培房门的时候,萧布衣放轻了脚步,想要去敲门。听到房间里悄无声息,贝培好像已经熟睡,犹豫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徘徊了片刻,萧布衣轻手轻脚的离开,却不知道从屋内望过去,自己地影子显得有些鬼鬼樂樂。

    贝培盘膝坐在床头,早就睁开了双眼望过去。落在窗上那远去地影子上。嘴角浮出丝微笑,喃喃道:“笨……”

    **

    李浑醒过来地时候,只觉得轻飘飘的没有着落。鼻端满是香气缭绕,仿佛游荡在天上仙境一样。

    他此刻的心中有种强烈的恐惧,他不喜欢仙境,他宁愿留在人间,他觉得人间比仙境要舒服很多,对于不可知的事物,他总有莫名的恐惧。

    他毕竟老了,当年疆场鏖战,以一挡百都是不在话下,向来都是别人畏惧他的份,他怎么会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四方馆众目睽睽之下对他行刺!

    胸口还是剧烈地痛,痛的让他回到了现实的冷酷无情中。李浑并不急于睁开双眼,只是想着自己身在何处,刺客凌厉刺来的一幕还是让他心有余悸,他当时不明白刺客为什么要杀他,他一个老头子,看起来动都有些困难,就算要杀,也是要杀洪儿才对。洪儿就是柱国李敏,做皇帝的其实也不是那么舒心,尤其是大隋的皇帝,从别人手上夺来的皇位,总是担心别人也是如样夺回去。当年文帝的时候,就做梦洪水滔天淹了西京,以为李敏小名叫洪儿,应了这语,当初就想让洪儿自尽。洪儿好不容易躲过了文帝那劫,没有想到圣上这段时间又是旧事重提,希望洪儿自尽,自己老了,也保不了那么多,只求自己安稳地渡过残年就好,洪儿地生死毕竟不如自己的重要,可他怎么会想到还有人想要除自己而后快?

    闭着眼睛,李浑的心中却如明镜般,他躲闪地那一刻,瞥到了圣上的表情,没有惊诧和震怒,反倒有了那么点兴奋之意,难道圣上想要自己死了,或者是?想到这里的李浑,不寒而栗。

    “申明公醒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天际传过来,打断了李浑的沉思。李浑还是没有睁眼,却知道那是圣上的声音。他怎么会来见自己,莫非自己是在宫中?想当年就算尚书令杨素病危的时候,圣上都没有去看望,虽然圣上每次都是给杨素遣名医赐药,可私下传说,他总是问杨素能不能死,圣上比先帝还要多疑,更忌惮重臣夺他的皇位,或许在圣上的心目中,不希望自己醒过来吧?李浑想到这里,只是闭着眼睛。

    “回圣上,申明公血脉通畅,呼吸沉稳,应无性命之忧。”一御医回道。

    “哦。”那个声音平淡不起波折,好像有点失望之意,“申明公劳苦功高,你们勿要尽心尽力的救治申明公,不得有误。”

    “臣遵旨。”

    声音没有再起,脚步声远去,李浑轻轻的睁开眼睛,模糊的望见一个威严的背影快步离去,心中舒了一口气,又是闭上了眼睛。杨广并没有走远,因为他暴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满是威严,李浑心中轻叹,知道每次这个时候,又要有人倒霉了。

    董奇峰,我要你何用!”杨广高高在上,怒拍桌案道明公的刺客抓到没有?”

    薰奇峰脸上皱眉更深,跪倒在地道:“回圣上,末将已经竭尽全力,可还是捉不到狡猾的刺客。这次刺客算计极为精明……”

    “她算计精明就是你办事不利地借口?”杨广霍然站起,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说要是刺客再精明一些,就算她杀了我,你也无可奈何?这一段时间刺客频繁在东都出没,你却一件案子都破不了,你身为武侯府的中将,负责昼夜巡察。执捕奸匪。委以重责。却是昏庸无用,你这武侯府的中将,不当也罢。”

    薰奇峰额头已经现出汗水,却是不敢多言。

    “司马长安,独孤机,董奇峰老了,以后就歇着了。你们二人接管他手上的事情。听到没有?”

    “微臣遵旨。”独孤机战战兢兢应道,司马长安却是猪头的一张脸,很是滑稽。

    “司马爱卿,你脸上伤势如何?”杨广望向司马长安的时候,脸上的愤怒换成了欣赏,虽然都是没有抓住贼人,可司马长安最近的所作所为可圈可点。

    “回圣上,妖女擅长下毒。”司马长安半边脸是肿地。这让他说话都有些不流畅,可是并不妨碍他表达忠心,“末将一时不察。被她伤了脸颊,中毒脸肿,但是并无大碍。只是末将没有当场抓到妖女,也算是无能之极,还请圣上责罚。”

    杨广摆摆手,叹口气道:“司马爱卿忠君为国,何罪之有?只是你说放走波斯人,放长线吊大鱼又是如何?”

    司马长安道:“回圣上,末将建议圣上显仁慈之德,故意放了波斯人回转。末将一直跟踪其后,并没有现波斯人有什么异常,想必这妖女只是孤身一身,借蒙面之际混入了波斯表演队伍之中,不足为患。波斯人在东都人数众多,这次都对圣上地英明赞不绝口地。”

    杨广捋髯微笑,大为得意,“司马爱卿,过几日元宵灯会,朕要和四方馆有功之臣在上林苑赏月赏灯,这禁卫一职就全权交给你了,你莫要让朕失望。”

    司马长安躬身施礼道:“臣遵旨。”

    杨广才待让众人退下,一舍人上前道:“启禀圣上,李柱国求见。”

    “宣。”杨广双眉一轩,嘴角露出笑容。见到李敏上前叩拜的时候,杨广居然起身上前几步扶起了李敏,叹息道:“李爱卿辛苦了。”

    “四方馆让圣上受惊,微臣实在诚惶诚恐。”李敏受宠若惊道。

    杨广叹息一声,回转到座位上道:“可若非四方馆这场刺杀,朕又怎知道要论忠心耿耿,实乃李爱卿几人为最。”

    李敏脸露感激之色,转瞬有些着急道:“回圣上,微臣和善衡只是尽心为圣上的安危,死而后己,可微臣查到最近弥陀教有死灰复燃之势,如今隐身东都之南伊阙山附近,人数不少,这次刺客极有可能是弥陀教派出之人,还请圣上定夺。”

    杨广微微变色,“弥陀教?当年难道还没有斩尽杀绝吗?”

    “回圣上,弥陀教当年反乱东都,人心惶惶,虽被齐王围剿,可毕竟没有杀尽,还请圣上小心为上。”李敏建议道:“我听说圣上要在上林苑赏灯赏月,这可关系到圣上的安危,还请圣上取消元宵灯会,或是不去上林苑,只在紫微城御花园赏灯就好。微臣只怕上林苑地域实在广博,禁卫照顾不周,惊了圣驾可是做臣下的百死莫赎。”

    “一帮盗匪就能让朕取消元宵灯会?”杨广冷笑道:“那岂非滑天下之大稽,来人,召李善衡见朕。”

    李善衡一到,右手缠着纱布累累,杨广微愕,“李中将伤的可重?”

    李善衡苦笑道:“回圣上,伤的倒不算重,只是妖女擅长使毒,微臣一时不察,中了她地暗算。”

    杨广有些犹豫,“朕本来准备让你带兵剿杀伊阙山附近的弥陀教,可你受了伤……”

    “回圣上,微臣誓死效忠圣上,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李善衡伸手扯下了纱布,上面红肿一片,隐有血丝。

    杨广叹息道:“李爱卿如此忠心,朕心下感动,只是如今新年伊始,元宵未过,朕就让你出征,未免于心不忍。”

    李善衡抱拳施礼,“回圣上,想疆场众将军浴血厮杀,何曾过了个好年,善衡每念于此,都是恨不得和众将军一样,征战沙场,这征讨弥陀教一事,既然事关重大,臣下愿往。”

    杨广大为高兴,拍案而起,“既然如此,朕就让你统率左武卫府之兵前去围剿弥陀教,征讨细节由李爱卿全权做主!”

    李善衡和李敏退下之时,互望了一眼,李善衡微笑道:“大哥,小弟就要去伊阙山征讨弥陀教,还请大哥自己保重。”

    李敏也是微笑道:“贤弟一去,只怕弥陀教妖言蛊惑,人数众多,诸多艰险,还请贤弟多多小心。”

    “不知两位大人何事如此开心?”司马长安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二人的身后,三人目光交错,转瞬分开。

    “开心是因为我终于可为大隋尽力,”李善衡笑容渐渐变的冷淡起来,“司马大人最近屡立功勋,看起来前途不可限量。”

    “李中将过奖。”司马长安咧嘴笑起来,很是诡异,“听闻李大人这次去征伐弥陀教,等到功成回来,想必加官进爵,指日可待的。”

    李善衡冷哼了一声,“当初四方馆之日,司马大人一剑杀伤妖女刺客,武功实在高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不出手,想必是想让我出丑的。”

    “李大人何出此言?”司马长安惊诧道:“我只以为有李大人出手,定能擒获妖女,我是不敢抢大人的功劳,再加上我有护卫圣上一职责,怎能轻离?大人捉不住妖女,难道要怪在下官的头上不成?”

    “你说什么?”李善衡勃然大怒,上前一步。

    “善衡,莫要失礼。”李敏拉住李善衡,斜睨了司马长安一眼,淡淡道:“善衡,狗咬了你,有时候杀了它就好,总不能去咬它地。有些人,不见得得意太久地。”

    他说到这里拉着李善衡离去,司马长安当然不敢得罪李柱国,恨恨的跺脚,众宫人见到三大朝臣斗嘴,都是面面相觑,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杨广还是殿里坐着,嘴角有些古怪的笑。纳言苏威过来求见,杨广漫不经心地问,“苏纳言,上林苑的灯会准备的如何?”

    苏威毕恭毕敬道:“回圣上,一切早早的准备妥当。”

    杨广高高在上,手拍桌案,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笑,喃喃道:“准备好就好,今年的灯会,想必会很热闹!”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偷香纨绔才子江山美色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