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美色》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二五八节 取城(上)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江山美色》 作者:作品集

正文 二五八节 取城(上)更新时间:2015-04-28

  杨庆带兵出击瓦岗众,本来一战功成,兴高采烈,哪里想到转瞬的功夫就让人夺了城池。杨庆意犹不信,狠狠的掐了大腿下,只以为是梦,

    可腿上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这不是梦,这是个残酷的现实!

    但李密如何取城,杨庆还是心中茫然。他当然认识李密,朝中其实少有不识李密之人。这小子素有反骨,先为皇上身边的亲卫,却被皇帝罢黜,后来跟杨玄感叛乱,是为杨玄感身边谋臣。听说他当初出上中下三策,一断杨广征伐辽东后路,一取关中,一夺东都,杨广听了上策中策都是冒出一身冷汗,说若是杨玄感真的听信李密所言,大隋江山危矣。从此之后大隋朝臣倒没有不知道李密这个人。杨广回转东都后,勒令卫府擒拿杨玄感,李密为重,杨玄感被兄弟杀死,献头颅到东都,李密却是一直不见踪影,极为狡猾。

    杨庆当初也有擒拿李密的念头,可做梦也没有想到,二人再次见面的时候,李密到了墙头,他却站在墙下仰视之。

    “元善行呢,让他滚出来见我。”杨庆城下高声喝骂道。他陡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李密绝对无能单身取得金堤关,肯定有人做内应。而有实力控制城门楼的人也就元善行和房献伯二人。怪不得元善行一力的劝自己出城,想必是有反意,自己不听房献伯之言,终酿如今的大错。

    杨庆怒目圆睁。心中却是悔恨,暗想不听忠臣之言。终究落得这般田地,房献伯忠心一片,这刻只怕已经被元善行暗算了。

    城头呼地一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落下来,砸在地上,砰地一声大响,尘土四溅。

    杨庆勒马倒退了几步,低头望去过,眼前黑,那东西赫然是个血淋淋头颅。虽是被摔的血肉模糊,可依稀能分辨出元善行的样子。

    死的居然是元善行?

    “杨公让元善行滚出来见你,我已替你做到,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李密倒是不急不慌。

    杨庆颤声道:“难道是献伯反的我?李密,你让房献伯出来和我一见。”

    本来以为李密还会丢出个脑袋,没有想到房献伯缓缓的现出墙头,城门楼上施礼道:“杨大人。不知要卑职到此有何吩咐?”

    杨庆怒火上涌,破口大骂道:“房献伯,我待你不薄,居然是你反我?”

    房献伯还是毕恭毕敬,“杨大人是待我不薄,可如今昏君无道,搞的民不聊生,杨大人或想和昏君一块送命,末将却是不想。想蒲山公应桃李子之言,实乃天下的真命天子。万众归心,末将也不过是顺应民意而已。杨大人,常言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蒲山公素来爱才,杨大人若是弃暗投明,蒲山公定然既往不咎,还会委以重任,何去何从,还请杨大人三思。”

    “我三思你十八代的祖宗。”杨庆破口大骂。无奈他带骑兵而出,面对高墙亦是无可奈何,“房献伯,你大逆不道,犯上作乱。已经是灭门地死罪。你若是幡然醒悟。擒下反贼李密,我记你大功一件。所有生的事情一笔勾销,如若不然,如若不然……”

    他连说了两个如若不然,也想不出如何惩治房献伯,人家反都反了,还有什么不然?

    李密却是笑了起来,“听闻杨公说什么三思十八代的祖宗,我倒是想起了一件旧事,那就是杨公的祖宗好像姓郭?”

    他说到这里,只是微笑,旁人不明所以,杨庆却是心头狂震,暗叫糟糕,这李密怎么知道他畏死一事?

    这事要是传出去,无论是否将金堤关夺回来,杨庆知道,以杨广的猜忌,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砍了他的脑袋。

    见到李密再不言语,杨庆手中长枪一指,高声喝道:“李密,你莫要得意,今日你取了金堤关,我只怕你守不住几日,我们走。”

    他倒是说走就走,带着数千兵士离开金堤关,向荥阳郡的方向行去。城高墙厚,眼下绝非杨庆带骑兵能够打地下来,再说众人出兵,只想着回转城中休息,如今饥肠辘辘,疲惫不堪,现在撤走,还能保全性命,若是再迟些,溃散的瓦岗众一拥而上,在加上城中兵士里应外合,说不准会全军覆没。杨庆想明白这点后,立即带兵撤走,只想在荥阳诸县召集人马,重振旗鼓过来夺回金堤关将功补过。历来盗匪虽是猖獗,可像李密这种占领要塞素来不能长久,因为朝廷对此素来重视,会以大兵进攻,盗匪毕竟是盗匪,就算占据也只是掠夺,而不敢持久,这也是杨庆决定撤走的缘故。可杨庆一想到李密说他本姓郭,如芒在背,惶惶不安。

    城上见到杨庆远走,饶是房玄藻沉稳非常,也是喜形于色,李密却还是神色从容,微笑望着房献伯道:“献伯此次夺关,居功甚伟,李密替天下百姓谢过献伯。”

    李密长身一揖,房献伯慌忙还礼道:“蒲山公言重,献伯只做些本分的事情,蒲山公应桃李子之言,以后入主天下,以宽厚待人,献伯心中仰慕,早有心归顺。s玄藻过来相劝,正合我意!”

    三人都是大笑,李密微笑道:“金堤关初定,这安抚城中兵士一事,还请献伯操劳。”

    “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房献伯话音才落,远方已经闹哄哄的来了一群人,杂乱无章,单雄信一马当先的冲到最前,向墙头高喝道:“蒲山公,可曾得手了?”

    李密让人开城放下吊桥。让单雄信等人进城。快步走下城门楼,握住单雄信的手道:“雄信不愧为瓦岗第一勇将。有勇有谋,此次诱敌取得全胜,大功一件。”

    单雄信咧嘴一笑,“败逃我可是轻车熟路,可以败取胜却是平生第一次,我总算见识了蒲山公地手段,雄信心悦诚服。”

    李密举重若轻的取了金堤关,实在因他对敌对己都是了解颇深地缘故,听到单雄信夸赞,却并不居功。轻声道:“还请雄信约束下手下,我们只取官府地辎重粮草,开仓放粮,至于百姓,切勿骚扰。”

    单雄信所带的盗匪进入了金堤关,都是闹哄哄的双眼亮,就要去大肆抢劫。单雄信点头,“不错,这才是做大事所为,只知道掠夺,不过还是盗匪罢了。”

    在房献伯的带领下,单雄信带手下去官衙取粮取财,又过了良久,翟让才带着一帮瓦岗众闹哄哄涌入。

    王当仁、王儒信、翟弘、贾雄一帮人等都是摩拳擦掌,翟弘却是高叫道:“兄弟们,走呀。去抢钱,抢粮,抢女人去!”

    李密眼中讥诮之意更浓,王当仁却是一把拉住翟弘,“翟二当家,现在城中民心不稳,适合安抚,不宜大肆去抢,再说城中官衙的钱粮足够我们使用……”

    “你是当家还我是当家?”翟弘不满道。

    王当仁咳嗽声,翟让沉声喝道:“大哥。先等等,这城总是蒲山公帮助打下来的……”

    “要是没有雄信带兵,他打个屁?”翟弘斜睨着李密。

    李密也是不恼,只是笑,王伯当却是握紧了拳头想要上前。却被房玄藻一把拉住。

    翟让拉着一张老脸呵斥道:“大哥。你再这么说,那你马上出去。”

    翟弘虽是大哥。对翟让毕竟还是有些畏惧,嘟囔了一句,却是不敢再说什么。翟让这才道:“蒲山公,这城是你用计攻打下来,还请你来分配钱物。”

    李密轻叹一声,“寨主,分配钱财还是不要着急,你可曾想过,张须陀虽人在淮南一带剿匪,可听到金堤关失陷,如何不回来救援?就算张须陀还不回转,杨庆失了金堤关,多半急于扳回,此刻多半召集荥阳郡的人马来攻打……”

    翟让有些变色道:“那可如何是好?”

    翟弘一旁道:“这还不简单,抢了金堤关的财物女人,大家都带回到瓦岗,然后躲起来再说。”

    他说的虽然猥琐胆小,可王儒信,翟摩侯等人居然都是点头,翟让也是意动,却还是征询李密地建议,“还请蒲山公明示,我是决意响应。”

    李密微笑着望着翟让,“寨主,若是依我之意,这退是绝对不能再退。如今我们拥有金堤关辎重粮草,只要开仓放粮,当可召集百姓数万。到时候我们挑选精兵,用大隋地装备武装,径直过通济渠,取荥阳郡诸县。到时候杨庆身为荥阳太守,疲于奔命,如何会有兵力攻打金堤关?荥阳郡仓储更足,若再顺势夺下荥阳,天下可图。”

    “可你忘记一件事情吧。”翟弘不冷不热道:“先不说能不能打下荥阳,能不能打败杨庆,单说张须陀要是知道我们攻打荥阳,肯定会大兵回来攻打我等。李密你就算神机妙算,这打仗恐怕还是要靠我们,在场的人有谁能挡得住张须陀?”

    众人都是惶惶,翟弘说的虽是不中听,可谁知道这是事实。张须陀南征北战这久,未曾一败,早就在众人心中留下阴影,不要说打,只要听到张须陀来攻,早就惶惶而逃。

    李密微笑道:“张须陀也是人,不是神,是人就会有弱点。寨主,我打荥阳固然是以攻代守,可也知道张须陀必来,你若信得我,成败在此一搏,若依我计,瓦岗定然千载流芳,我自有对付张须陀之计。你若是不信,取了财物回转瓦岗,我也不会阻拦,只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次机会失去,瓦岗只怕……”

    他欲言又止,翟让环望众人,见到或激动。或懦弱,或不屑。或犹豫,终于下定了决心,大声道:“反正他娘的这命也是捡来地,就依蒲山公所言,我们豁出去了!”

    无数盗匪四处围困住襄阳城,襄阳城,已经成为了孤城一座!

    明亮地河面,青青地山边。开阔的平原处到处都是盗匪地行踪,虽是章法全无,可如蚁般的密布也叫人心寒。

    襄阳城地处汉水中部南岸,依水靠山,易守难攻,大部分盗匪都是集中在靠山平原处拼死攻打,前仆后继。

    阳光照耀下。旗帜鲜明,甲胄闪亮,所有人的心中却是乌云笼罩。

    城楼上,大隋兵士神色严峻的盯着城门下攻来的盗匪,心中也升起惶惶之感,这些年大隋虽然盗匪四起,可一直都是小打小闹,无非是盗匪去掠夺周边郡县,官兵攻打,一哄而散。从本质上。在这之前的盗匪,无论从实力还是目的上,都是不成气候。像今日一样,盗匪重兵攻打襄阳城,还是前所未有。

    盗匪是越剿越多,杨广最近几年的挥霍,更是将更多忠臣义士地期待挥霍个精光,从他下江南的那一刻,很多人都已经绝望。

    如今皇后绕扬州,宛转花园里一句不但在东都广为流传。而且到了淮南,到了襄阳,到了中原各地,少有人知道杨广到江南是为了陈宣华还阳,就算知道的人。也认为这不过是无稽之谈,谁相信死人会复生?

    杨广自从下到扬州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认为,杨广已经放弃了江山。想要退守江南自保。既然江山无主,当然是谁都可以做主!

    所有的蓄积不满在那一刻爆,看重襄阳城地理扼要的绝非徐世绩一人。他们或许不如徐世绩算的明白,或许根本没有考虑过争霸天下,或许不过是想掠夺财富,过一天算一天,但是他们已经有胆子瞄准大隋地重镇。

    楼罗王朱粲就是其中的一个。

    朱粲已经带兵攻打了襄阳城足足的三天,这三天里,盗匪死伤无数,可却还是和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这已经让隋兵越来越心惊。

    朱粲在淮南郡聚众起事,声势浩大,可和昙花一现般,被张须陀一击即溃。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和张须陀不可力敌,索性沿着淮水向上游展,打算离张须陀越远越好。朱粲率部一路上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很快就是瞄准了襄阳。这里土地肥沃,衣食富足,城高墙固,若能攻克,那就是一座金山。

    这里离张须陀太远,张须陀一直在河南左近剿匪,顾不及这里。

    楼罗王下令,攻克襄阳,屠城三日,先入城者,可随意掠夺襄阳城珠宝和女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盗匪听令,飞蛾般前仆后继,不停地攻打。

    护城河早就被尸体填满,就算是襄阳城下,尸骨也是堆起很高,有些人索性踩着尸体,架着云梯,或用自制的绳索攀登,被城上的乱箭射下来,很快的加入那些尸骨的行列。护城河水流地都是凝紫地血水,阳光照耀下,翻着让人作呕地气味。

    天气炎热,尸体很快地腐烂不堪,蚊蚁苍蝇嗡嗡飞舞,整个襄阳城下升起一种诡异的气味和颜色。

    就算是攻城的盗匪眼中,也是被映照了凄迷的红色。

    城头上的兵士望着城下的盗匪有如野兽般冲来,射箭都有些软,可听到盗匪的口号,屠城三日,鸡犬不留,却只能硬抗,远方不停的有盗匪向襄阳城挺进,衣衫褴褛,赤手空拳,却也来奋力的向城墙上攀登。

    城头突然鼓声大作,城门楼兵士林立,倒下了无数滚油,墙下地盗匪躲避不及,被烫的惨叫连连。城头兵士却是燃着了火把丢下去,城墙下转瞬变成火海。

    盗匪暂时停止了进攻,纷纷后退,只见到火海中的盗匪浑身上下冒烟惨叫,奋力嘶叫,走了几步,颓然倒地,渐渐被烧成焦炭。

    滚油沸沸,无论活的死地人被沾上,转瞬都是浓烟滚滚。烈焰炎炎,一股黑烟蒸腾而上。直冲天空,遮掩烈日。

    征战双方都是沉寂了片刻,攻城地再猛,也是不能扑到火中去,对垒地双方凝视着火焰中的魅影,倾听着地狱中传来地惨叫,眼中却是没有任何怜悯之意,因为他们都知道,下一个如此哀嚎的很可能是自己,在战场。没有任何怜悯可言。

    远方平原开阔地旗帜招展,一人双眉和胡子般粗壮,一张嘴奇大,看起来可以裂到后脑勺去,正远远的高台上坐着,饶有兴趣的观看着手下攻打襄阳城,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有几个盗匪上前低声说着什么,那人大喜,手一挥,盗匪已经押着一群啼哭的妇孺翁婆向襄阳城的方向行去。

    一些妇孺见到前方的烈火,知道盗匪地意图,惊骇的后退闪避,却被身后押着的盗匪转瞬用枪戮死。

    远山上,周慕儒恨恨的问,萧布衣伏在山腰望着。眼中也是露出了无奈。

    “萧老大,这个朱粲简直不是人,我们绝对不能听之任之!”周慕儒又道。

    萧布衣还是不答,却只是望着身旁的徐世绩。

    “萧老大,你倒是说句话呀。”周慕儒推了一把萧布衣,气愤道。

    萧布衣终于说道:“听世绩的,我已经说过,这次打仗,全听世绩指挥。”

    周慕儒望向了徐世绩,皱着眉头道:“徐世绩。你自诩大才,来此一天,看到这些老幼妇孺赴死,难道就眼睁睁的看?说实话,我对你是失望透顶!”

    徐世绩也不回头。只是望着前方。紧抿着双唇,这时襄阳城下火焰渐渐熄灭。盗匪驱赶着老幼妇孺到了城下,城头上地守军都是停止了放箭。毕竟在此守城的兵士也是周边郡县的子弟,这些妇孺无不例外的都是从周边抓来,里面很可能有他们的亲人。

    一个兵士突然放声叫道:“娘,是你吗……”

    城下一个老妇人颤抖个不停,“孩儿……”

    城上守兵突然狂的向城门楼下冲过去,大呼道:“他们不能杀了我娘,你们快去开城门,让我娘进来,啊……”

    凄厉的喊声戛然而止,再没有兵士的呼喊,再没有撕心裂肺的思念,城门楼上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乱军心者,杀无赦!”

    谁都知道,方才地兵士已被镇守襄阳城的窦轶郡守给斩了。

    老妇人大哭道:“我的儿呀……”

    她说完话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翻身去抓押着她的盗匪,想要去咬。盗匪惊诧,长矛却是毫不犹豫戳过去,老妇人被一枪刺穿,软软的倒在地上,死的时候怒视盗匪,并不闭眼。

    盗匪只是冷笑,冷声道:“你们莫要反,这就是下场。”

    被盗匪押着的百姓见到老妇反抗,本来都是蠢蠢欲动,见到老妇软到,却又都是安定下来。毕竟盗匪的利刃绝非他们的血肉之躯能够抵抗,有地时候,能活一刻算是一刻!

    城墙上城墙下一样的冷酷无情,以生命为草芥,那个大嘴之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策马到了城下,大笑道:“窦轶,你果真好手段。”

    城头上现出一身穿甲胄之人,面色红润,双眉紧锁,“朱粲,你食人肉,逼妇孺,攻打襄阳城,涂炭生灵,做此畜生不如的事情,难道不怕老天报应吗?”

    朱粲放声狂笑起来,“堂堂的襄阳郡守竟然和我说什么报应之事,看来也是对我无可奈何,实在滑稽可笑。可老子就是天,不怕报应,我食人杀人,你又何尝不是如此,方才你为了达到目的,不也是斩了忠心地兵士,大大地孝子?都是杀人,你和我有什么区别?”

    窦轶脸色阴沉,冷冷道:“和你这畜生再说一句,都是污了我的

    朱粲却是开怀大笑,甚为得意,“窦轶,你能杀了你手上地兵士,我看你还能杀多少百姓,你记得,你若是不开城,这些百姓不是死在我手,而是死在你的手上。”

    他一挥手,盗匪押着更多的百姓到了城下,朱粲大喝道:“先入城者重赏,珠宝女人任取,攻城!窦轶,你不是自称仁义,今日这些百姓是死是活,都是在你这仁义郡守的一念之间。”

    他话一说完,盗匪再次蜂拥而上的攻城,只是这次却是夹杂着数百百姓在城下。

    窦轶面露痛苦之意,见到盗匪越爬越高,终于还是挥手道:“放箭!”填膺。

    盗匪官兵怎么死他还能看下去,可见到这多无辜妇孺送死,他热血上涌,只想冲过去杀了楼罗王,周慕儒也是农家,对于这种残忍实在感同身受。

    一只手按在周慕儒的肩头,很轻,可在周慕儒心中却是很重。周慕儒望着萧布衣的手,颤声道:“萧老大……”

    “忍不住也要忍。”徐世绩终于说话,扭过头来,长吸一口气,“慕儒,如今朱粲早让百姓深恶痛绝,跟着他的都是亡命之徒。窦轶素来自称仁义,可这仗下来,杀戮百姓不少,只怕也是人心尽失,这场仗打下来,若是逐了朱粲,对萧将军来说,正是树立威望的大好时机。到时候萧将军称王,这些百姓当会响从。”

    “你不要总和我说这些大道理,我听不进。就为了这威望,难道就让这些人无辜去送死吗?”周慕儒闷声道:“如果是这样的威望,我宁可不要。”

    “所以你永远也称不了什么王。”徐世绩淡淡道:“你要不要,这些都是机会,只是看谁能够抓住。你现在不满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去杀了朱粲,莫说你不行,就算萧老大都不见得可以。可就算孤身刺杀了朱粲又能如何,杀了个朱粲,还有李粲,周粲,杀一人不过救一人,夺天下才能救天下!”

    周慕儒皱眉道:“可你手上还有士兵,还在按兵不动,于心何忍?”

    徐世绩沉声道:“这些人是命,我们的兵士难道不是命?我即被萧将军信任,任命此次行军主帅,当求一击得手,将兵士的损伤减到最少,盲目出手,绝非徐世绩所为,萧将军若是不喜,大可让别人带军,我绝不反对。”

    萧布衣轻轻拍拍徐世绩的肩头,“世绩,我信得着你,只是希望早日杀了朱粲。”

    徐世绩觉得肩头的分量,沉声道:“世绩定不负萧将军所托!”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偷香纨绔才子江山美色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