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美色》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四五三节 斗阵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江山美色》 作者:作品集

正文 四五三节 斗阵更新时间:2015-04-28

  河北军气势逼人,罗士信人在马上,牵一而动全身,随时可以出惊天动地的攻击。秦叔宝望见,却是全然不惧。

    他身经百战,当然见过这种阵仗,偃月阵以攻击为主,以气势取胜,罗士信摆出这种阵仗,攻击意图极其明显。

    可偃月阵气势虽盛,但是若一攻不克,锋锐减,很难保持连续、有摧毁性的攻击。若是遇到针对性的反攻,偃月阵很可能损失惨重。

    这种阵法,对付普通的兵阵,出乎不易,极为有效。可要想对付秦叔宝,效果却差了很多。

    秦叔宝有备而来,在他号令下,西梁军简简单单的列方阵而行。

    有时候,复杂的,并不见得一定是有效的,跟随张须陀征战多年,秦叔宝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命盾牌兵先行,弓箭手、硬弩兵压住阵脚,骑兵远远的散开,随时准备迂回攻击河北军的腹背。偃月阵锋锐难挡,可腹背显然是偃月的弱处所在。

    秦叔宝就是瞄准了大阵最薄弱之处!

    若说河北军是一把锋锐尽显的长刀,西梁军就如一块无缝可循的铁板。以钝迎锐,以厚重对轻灵,这无疑是秦叔宝的迎敌策略。几次撞击或许会惨烈无比,火花四射,可这把长刀若是劈不开铁板,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秦叔宝还准备抡起大锤子砸过去。那这把长刀不但是豁口的问题,还可能一折数段。

    寒风凛冽,秦叔宝不动,西梁军不动,河北军亦是如同和山岳凝结在一起。两军寒风中对峙,已很有些时候。

    秦叔宝不动,因为他要磨掉对手的锐气,因为他想后制人。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阵法针对性极强,却少了偃月阵的灵活所在。他不能主动进攻,他虽是布置的攻击大阵,却采用了守势。

    有得有失。两军交战。他懂得如何隐藏自己地弱点。他不急。他在这附近等了月余。当然不在乎多等个一天两天。更何况。他地身后。是有萧布衣和张镇周地强力支持。而罗士信身后。只有一座山。

    空山孤寂。是否有如罗士信此刻地心情?秦叔宝人在马上。心思飞转。往事一幕幕地划过。从三虎相识。到归顺张将军。然后三虎并肩、离心、背叛到如今地两虎相争!可秦叔宝一直思考着几个问题。罗士信是否和自己一样地痛苦。罗士信如此执着。又是为了什么?窦建德一直隐忍退让。应该不会主动挑衅。罗士信此次兴兵过阳谷。攻击西梁军。可是得到了窦建德允许?

    秦叔宝不语。罗士信亦是沉默。他眼眸如鹰。盯着西梁军地阵型。他希望能找出对手最脆弱地地方。然后毫不留情地碾碎对手!

    可他找了许久。还是叹口气。罗士信并没有必胜地把握!秦叔宝不但对他了解。对他地阵型也是非常了解。秦叔宝布下这阵法。简直就是他地克星。

    攻还是撤。这是个难题!

    罗士信终于动了。可他骑马而出。河北军还是如风中山岳。纹丝不动。罗士信孤孤单单一人出了大阵。离西梁军两箭之地地时候。勒马不前。

    “秦将军,不知可否出来一叙。”

    两军交战,对方的主将既然敢孤身出阵,那亦是一种勇气和挑衅。秦叔宝并不犹豫。催动黄骠马上前。离罗士信一箭之地勒马,沉声道:“罗将军。不知有何赐教?”

    二人神色冰冷,以官职相称,当然是意味着今日只讲大势,不讲私事。

    罗士信抿着嘴唇,半晌才道:“长乐王仁义过人,深得民心,秦将军,你若投靠,我管保你官位在我之上。”

    秦叔宝微愕,转瞬放声大笑,满是凄凉,“罗士信,这是我识你之后,听到的最有趣的一句话。”

    罗士信脸色不变,“秦叔宝,我和你相争,并非什么有趣的事情,我其实不想和你作战,你可知道为什么?”

    秦叔宝道:“是什么原因?”

    “张将军大隋第一名将,世人敬仰,却被人暗算而死。我不想和刺张将军一刀地叛徒作战,可我又不能不战。”罗士信冰冷道。他找不到西梁军的弱处所在,却一语击在秦叔宝最脆弱的地方。

    山风呼啸,两军肃然。

    秦叔宝眉毛拧成一团,脸现痛苦之意,“不错,我是个叛徒,可我在改过,这总比一路错下去要好。张将军世人敬仰,不求名利,唯一所求就是个天下太平!秦叔宝只想改过完成他地遗愿,罗士信,西梁王一统天下,大势所趋,窦建德盗匪出身,迟早败亡。你若真还记挂张将军一分,也应该和我一样,投奔过来。我想张将军在天若是有灵,终会欣慰。”

    罗士信放声长笑道:“秦叔宝,你以为说一番假仁假义的话语,就能让世人谅解?你只以为装作悔改,就能抹杀你的滔天的罪恶?”

    “我本就没有准备让世人谅解,我也没有准备抹杀自己的良心。”秦叔宝淡然道:“我所作所为,只为减少罪孽。天下太平之日,就是秦叔宝自裁以谢张将军之时。”

    罗士信怔住,良久无语,他心中有了分尊敬之意。他理解秦叔宝的苦,他后悔方才说的那些话。他只想击溃秦叔宝,却没有想到,自己反倒先动摇起来。

    朔风擘面,罗士信已冷静下来,“无论如何,今日之战,不可避免,秦叔宝,你可有胜我的把握?”

    秦叔宝笑道:“我没有,难道你有?”

    罗士信再不多言,铁枪缓缓举起,只是一挥,偃月大阵终于进攻,秦叔宝却缓缓的退回阵中,没有半分地慌张。

    偃月阵虽是犀利,可要杀到眼前。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杀气漫天,扣人心弦,可在秦叔宝心目中,分配部署还是游刃有余。

    地面陡然起了阵狂风,白雪激荡,偃月大阵动伊始。异常的缓慢。从远方看,只见到阵型如山般的移动,可他们移动渐渐的加,转瞬之间,已离西梁军不过千步的距离。

    罗士信少了冲动,秦叔宝更加沉稳。

    眼下二人斗智斗力,斗勇斗阵,牵一动全身,虽离的最近。可谁都没有准备出手。当然两军对垒,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击毙主将,那敌军不击自溃。兵法有云。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可二人又都清楚,绝无可能一举击毙对手。既然如此,不如全力地以阵法取胜。眼下主将不动,胜利的关键在于阵法地变幻。

    战鼓隆隆,号角苍漠,偃月阵由缓到急,推动之中,步伐齐整让地面群山为之震颤。偃月阵法度森然。快而不乱,加中,已用排山倒海之势,迫向对手。

    秦叔宝暗自叹息,罗士信果然不同凡响,这些日子来,竟然将本是匪盗,不堪一击的河北军训练成如此纪律严明的铁军。

    战鼓声声,河北军偃月弧形没有丝毫的改变。平平地推了过来,可度加快,已由小步变成大步,大步变成疾步!

    罗士信还是凝立不动,可寒风飘雪中,他身后兵士宛若惊涛骇浪,转瞬间又冲到八百步之距!

    偃月阵还在加快,这种距离,是把阵法冲击能力提升到最犀利的距离。

    罗士信再次举枪。只听到嚓的一声响。偃月阵已然现出犀利之锋。河北军亮出了隐藏的锋芒,刀出枪举。弩泛寒光,偃月阵弹出一道锐利的锋线,向西梁军划来,两军不过五百步地距离。

    风云突变,杀气横弥……

    河北军带着战意,卷着积雪,充满杀气冲了过来。

    罗士信还是纹丝不动,他知道秦叔宝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这时候他完全摒弃了所有地恩怨,他只求胜,这是一个将军此刻必须全力去做的事情。

    西梁军中陡然号角吹响,方阵已经由极静变为了极动,五百步地距离不算近,可也绝对不远,这些距离,也够秦叔宝布置出三道防线。

    三道由不同兵种构成地防线。

    方阵陡变,凸出了一个锐角,盾牌兵当先急奔而出,次序分明,罗士信脸色微变。从他的角度来看,西梁军由方阵变成个三角阵型,盾牌兵突出形成两道斜斜的防线,凸出个角度,却可以最大程度消减了偃月阵地正面一击。

    盾牌兵之后,却是由长枪手、刀斧手组成的第二道防线,能有效的抵抗着偃月阵的余力冲力。弓弩手早早的弓搭箭、弩上弦,极力的杀伤冲来的有生力量。

    罗士信看到西梁军瞬间的功夫布出了三道防御,已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冲击,不能对对手造成实质性地打击。

    嗤嗤声响,空中利箭那一刻几乎遮云蔽日,在一箭之地时,两军弓弩手当先开道,力求以远程攻击打乱对手的阵型。长箭才落,两军相撞,相战,雪地瞬间就被鲜血染红。河北军锋锐无比,可撞击在西梁军的铁板上,只是划出一溜火花。

    敌势稍阻,秦叔宝已动命令,散在远处的骑兵从左右两侧直插河北军的腹背。

    骑兵得到命令的时候,化作两道旋风,迂回急冲对手的侧翼最弱之处。

    河北军稍有骚动,以为这就是闻名天下的铁甲骑兵。秦叔宝却知道不是,但他有信心用这些骑兵来击乱河北军的腹背。

    只要罗士信地阵型一乱,那就是他反击的机会。

    秦叔宝指挥若定,当然就是等待着这个机会。

    秦叔宝手上的骑兵虽不是铁甲骑兵,但是比起河北军的铁骑而言,也是丝毫不逊。

    萧布衣的铁甲骑兵八千有余,可他的骑兵却是最少有数万之众,而他眼下的战马,只有更多。

    萧布衣这些年来,一直从马场挑选最快、最好的马儿补充在铁甲骑兵中,一直保持着宁缺毋滥的态度,组建天下无双地黑甲铁骑。这黑甲铁骑中,有优秀地战马、最严格地训练、最精良地甲械配备。还有的就是最充足的补给。

    可八千铁骑虽是不少,对萧布衣诺大的地域而言,还是太少。实际上,现在东都黑甲铁骑被几路抽掉,太原、岭南两地已经用了大部分的黑甲铁骑,这个绝不能省。程咬金要带兵突袭琅邪之地。又带走了萧布衣手下地半数精锐骑兵。眼下萧布衣虽是西梁王,可手上能配合张镇周的黑甲铁骑不过千余,可张镇周营中还有七八千骑兵之多,萧布衣将黑甲铁骑藏身其中,只等着给徐圆朗最致命的一击。

    好在现在的西梁军就算不凭黑甲铁骑,一样可以让对手胆寒。

    黑甲铁骑已很吃紧,就算萧布衣都是只有千余最精锐的铁器可用,秦叔宝当然没有机会指挥。可秦叔宝所率的铁骑,却绝对是西梁军中仅次于黑甲铁骑的骑兵!

    这已是萧布衣骑兵阵营中。第二梯队中最好的骑兵。

    马声隆隆,惊天动地,再加上一身黑甲。急风暴雨般的杀到,就算罗士信见到,都是有些变了脸色。

    他早就防备了对手地铁骑,是以隐在两翼的骑兵一直没有出动。见到秦叔宝动,毫不犹豫的让两队铁骑兜头去迎。

    他虽然听过铁甲骑兵地威名,可知道那也不过是人,而不是神,他不认为自己训练的铁骑抗不住对手的冲击。

    骑兵短兵接战,人吼马嘶。河北军两翼有了乱相。

    罗士信虽然有信心抵抗萧布衣的黑甲铁骑,但是他的手下,不见得那么有信心。黑甲铁骑威名之下,已经让河北军有了阴影。

    两军交战勇者胜,河北铁骑士气不如,气势已稍弱,秦叔宝见状,心中微喜,号令军中击鼓。鼓声大作。两翼铁骑再次力,已击的河北铁骑连连后退。

    罗士信双眉紧锁,却还是指挥若定。

    他明白此刻不能慌、不能乱,因为慌乱的结果就是兵败如山。秦叔宝前来之际,显然针对他的气势有了应对之法。几番冲突,秦叔宝已经消磨了河北军的锐气。

    等到河北军锐气尽失地时候,那就是西梁军反攻之时。

    罗士信传令,盾牌兵、长枪手已分出两路,瞬间冲到了两翼。秦叔宝暗叹。见对方阵型不乱,却已号司令。让两翼骑兵暂离。

    西梁骑兵忽然而来,瞬间撤离,纪律严明,让罗士信暗自心惊。转瞬之间,已撤到河北军攻击范围之外,伺机而动,等待下一次交锋。

    偃月阵这时已连斩数次,却还是不能奈何西梁军,蓦然刀锋处,又是调出不少兵力,已呈衰竭之像。

    西梁军正面一冲,河北军败退,形成个反弧,西梁军却不迅猛追击,只是恢复方阵之状,缓缓上压。

    两军乱战,可阵型却是变化莫测,丝毫不见混乱之状。

    秦叔宝暗自皱眉,罗士信也是不由叫苦。

    二人并肩作战多年,当然明白彼此的心意。河北骑兵比起西梁铁骑虽然稍有不及,可尚能有还击之力,加上盾牌兵、长枪手补给,只要能拖住西梁骑兵,当能再次反攻,击败西梁骑兵。秦叔宝虽占优势,可已知道陷阱所在,不求一举击退来敌,号令骑兵暂离。

    罗士信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让偃月阵稍现缺口,引西梁军来攻。

    只要西梁军杀入,他就会让两翼兵士包抄后路,弓弩手射杀来敌。可秦叔宝久经阵仗,一双眼睛颇为毒辣,河北军虽退阵型不乱,显然是暗藏埋伏,他又如何会中计?是以秦叔宝只让西梁军列方队缓步冲击,进攻来敌。

    二人斗阵斗谋,不分上下。罗士信见西梁军并不上当,号令下去,河北军加退却。再过片刻的功夫,两军已离开数箭之地。

    罗士信暗自皱眉,知道已方锐气已失,就算再次冲击,不过是重蹈覆辙,当机立断。让大军撤退。

    秦叔宝见了,却不追击,轻叹声后,良久不语。

    两军越行越远,若非地面鲜血流淌,死尸遍地。所有的一切,仿佛从未生过。接到梁山的战况,张镇周知道秦叔宝击退罗士信来犯,长舒一口气道:“西梁王,秦叔宝果然名不虚传,不负西梁王厚望。”

    萧布衣皱眉道:“这个罗士信……真的很古怪。”

    张镇周诧异问,“他……有什么古怪?”

    萧布衣却想起往事,他和罗士信相遇是在地下迷宫之时。然后就少有交集。不过在他感觉中,这个罗士信真的处处针对于他,难道罗士信和他前生是冤家?可鹊山刺杀之际。罗士信出手阻拦假符平居,助他一臂之力,转瞬不知所踪,本来萧布衣还想将他拉拢至麾下,哪里想到他居然再次兴兵来犯。

    摇摇头,萧布衣道:“他本是张须陀将军手下,无缘无故先投李密,后投窦建德,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张镇周沉吟道:“有时候。有些人已经没有回头之路。”

    萧布衣冷哼一声,“这种冥顽不灵之人,的确没有回头之路,就算落在我手,也是当斩不饶。他可知道,梁山一战,西梁军有多少为他丧了性命?”

    张镇周劝道:“西梁王莫要动怒,想河北军亦是死伤不少。这一仗,可以说是不分胜负。”

    “河北军也是人。西梁军也是人。”萧布衣冷冷道:“罗士信肆意妄为,留着他只是个祸害,他莫要落在我手。”

    张镇周很少见到萧布衣这种神色,心中凛然。

    萧布衣突然双眉一展,“徐圆朗那面有何动静?”

    “没有,任城方向并没有任何动作,看起来他们并没有与河北军合谋。”张镇周摇头道。

    萧布衣沉吟道:“这倒有些奇怪。按理说以窦建德的为人,既然敢进攻我等,当然会有些把握。如今我军正和徐圆朗对战。他们没有道理不联系徐圆朗就妄自进攻。窦建德这种人。怎么会做出如此莫名其妙地举动?”

    “那西梁王的意思是?”张镇周也觉得果然古怪。

    “我只怕……这次进攻是罗士信地独自举动。”萧布衣皱眉道。

    “西梁王,你是说窦建德对此并不知情?”张镇周惊奇道。如果真如萧布衣所言。那罗士信此举真的和背叛无异。罗士信先叛张须陀,再逆李密,如今又要反叛窦建德,这人的举动,简直不可理喻。

    “窦建德知情与否都已无关紧要。”萧布衣淡漠道:“罗士信既然敢开战,我们岂能无动于衷。张大人,把消息传回东都,大肆宣扬窦建德企图进攻东都的野心,等灭了徐圆朗后,我们出兵河北也就顺理成章,到时候……那些老顽固就不会阻止我们出兵,我们亦可用正义之名。”

    张镇周笑道:“西梁王果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我只怕,到时候就算西梁王不出兵,东都百官也会请你出兵。”

    萧布衣微微一笑,心中却在想,窦建德外示仁厚,却是果断手辣,知道自己要攻宇文化及,抢先斩了宇文化及,这次自己要借口攻击罗士信,不知道窦建德会不会斩了罗士信呢?徐圆朗听到窦建德出兵阳谷的时候,一时间还是难以置信。

    萧布衣来攻之时,他其实第一时间想到是去联系窦建德,可窦建德也是第一时间的拒绝了徐圆朗。

    徐圆朗虽然不满,却也理解窦建德做法。要是萧布衣去打河北地话,他也绝对不会引火上身主动攻击萧布衣。

    现在萧布衣势力强悍,更胜李密当年。想打谁就打谁,谁都是期盼他晚打一会儿,轻易不会主动进攻。徐圆朗现在也是心急如焚,不知道如何是好。

    众人商议,莫衷一是,有主张马上出兵和窦建德一起攻击萧布衣,也有主张坐等两虎相争,徐圆朗一时间心乱如麻,这时有盗匪急匆匆地来报,“罗士信请见。”

    五个字说完,殿中静寂一片。

    徐圆朗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这才吩咐道:“请进来。”

    刘世彻马上道:“徐总管,罗士信勇猛无敌,武功高明,我们不得不防。”罗士信身为窦建德手下大将,谁都不明白他来此作甚,可如今关头,都是心中惴惴。

    罗士信缓步走入大殿地时候,脸色沉凝,见徐圆朗后,深施一礼道:“徐总管,许久不见!”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偷香纨绔才子江山美色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