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慕香》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505章 戴司长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慕香》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505章 戴司长更新时间:2016-10-17

    江映雪很想告诉荣鞅,他大可不必担心香菜被打扰,反而被照顾的很好。但是她不想将荣鞅对香菜的感情搬到台面上来说,也不想显得自己是在向荣鞅邀功请赏。

    她比任何人都期待香菜腹中孩子的出生和健康成长。

    这一点,荣鞅体会不了。

    江映雪忽然明白了点什么,她将双臂环在胸前,施施然的走下楼来,慢悠悠的说道:“这次你突然过来,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了?”

    她可是知道,这个家里,有人容不下她,比如说——

    燕松。

    荣鞅不置可否。

    他不说话,江映雪就当他是默认了。

    她施施然坐到沙发上,“你不要听风就是雨……”

    “这点判断力,我还是有的。”荣鞅定定的看着她。

    江映雪默然了一阵,不知想到什么,神经蓦地一冷,眼中迅速划过一抹深深地悲怆与黯然。

    她勾起唇角,自嘲一笑,为她精美的五官更添几分冷艳的味道。

    江映雪操着调侃式的语气缓缓道:“那你就是在担心我会对香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了。”她垂下眼眸,掩去乍现的那一抹冷厉的狠毒之色,“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说不定我真的会这么做……”

    随即,她恢复一贯明艳动人的模样,扬起漾着公式化微笑的脸庞,口气轻快道:“只怕在我动手之前,藤二爷就已经采取手段了。”

    荣鞅一直将自己对香菜的感情深埋心底,即便被江映雪戳破,也不会刻意去掩藏什么。他脸上一片坦然,不见有丝毫慌乱与不适之色,说:“‘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江映雪眸光一转,意味深长低声道:“就怕某些人,不这么想……”

    荣鞅正细细琢磨江映雪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就见蓬头垢面的燕松从楼上下来。

    燕松一路哈欠连天,一下楼就开始喊:“洪妈,香菜快醒了,早上就给她蒸一碗鸡蛋糕吧,别放糖,放盐。”

    正在厨房忙碌的洪妈应了一声,“诶,知道啦!”

    燕松一脸惺忪,抠着眼屎跟荣鞅打招呼:“荣爷来这么早啊。”

    荣鞅彬彬有礼得向他颔首。

    江映雪发现燕松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荣鞅到来的样子,心中顿时了然一片,瞥着燕松冷笑一声,“原来在荣爷面前戳我脊梁骨的人就是你。”

    见江映雪跟斗志昂扬的斗鸡一样,原本睡意未退的燕松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战意被撩拨起来,反驳她道:

    “我戳你脊梁骨?我跟荣爷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

    燕松对江映雪心怀不满,但还不至于小肚鸡肠到刻意去找荣鞅抱怨,只是前两天他和荣鞅碰巧遇上了,他就把江映雪在藤家的某些作为告诉了荣鞅。

    江映雪觉得好笑,“我在藤家,妨碍到你了吗?”

    燕松立即说:“你没妨碍到我,你怵着我了!”他又重复了一边那天跟荣鞅说话的事,“又是门上贴符,又是用符水往人身上浇的,你自己说你干的这些事吓不吓人吧!”

    江映雪愣愣瞥了他一眼,又快速看了一眼荣鞅,“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也没你想的那么吓人,我请了几张符保佑香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母子平安而已。”

    她这番话听着像是在解释,就算是解释,那也不是解释给燕松听的。

    “你请符保佑香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母子平安,你可以跟我们说啊,又不是没人理解你的这份好心。但是你连招呼都不提前打一声,就自顾自的那么搞……”

    江映雪截断他的话,“说半天,你是怪我自作主张。这我就不明白了,这个家到底谁在做主。香菜都没有因为那件事说我什么,你倒埋三怨四的,你有什么资格?”

    “我有什么资格?”燕松享受听到笑话一样,对天笑了两声,继而郑重其事的向江映雪说,“彦堂去京城之前把香菜托付给我,姑婆跟苏老先生去香港之前也是,而且她天天在电话里嘱咐我照顾好香菜,我是这个家的一员,我关心香菜,你说我有什么资格?”

    一旁的荣鞅听出来了,其实大家都是好心为香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燕松看不惯江映雪的行事风格,总觉得江映雪在这节骨眼儿上接近香菜,是心怀不轨。其实他对江映雪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只是江映雪对香菜肚子里的孩子执念太强烈了,才让他有所提防。

    至于燕松对香菜——

    荣鞅能感觉得到,燕松对香菜是真的出于关心,并没有江映雪想的那么龌龊。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真的要是有邪念,眼神里的东西那是藏不住的。他从燕松的眼睛里看不到那些。

    江映雪要是揪着不放,把没有的事情说成有的,那就没意思了——

    荣鞅适时的站出来当和事佬,“都别吵了。”他看着江映雪,“待会儿香菜下不下来吃饭?”

    江映雪难看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向荣鞅点了点头。

    “嗯。”

    只听荣鞅应了一声就不见有下文了,江映雪忍不住道:

    “你要是找香菜有事,我现在就把她叫下来。”

    “也没多大事。”荣鞅说,“就带个话,今天经贸司的戴司长可能会过来。”

    “经贸司?”

    燕松记得经贸司的人之前来过家里几回,不过跟戴司长这等有身有份的人比起来,那些都是小喽喽。这回经贸司的司长亲自驾临,不知又为何事。

    燕松困惑:“沪市商会的代理会长不是已经选举出来了吗,经贸司的人还来做什么?”

    荣鞅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今天早上,我接到消息,说是戴司长来这儿的行程已经定下来了,不过还不知道会不会取消掉。”

    他在经贸司那边安插了眼线,早上他一收到消息,就往藤家这里来了。

    听到这里,江映雪心里好受了很多,不过转瞬又别扭起来。像这样的事,荣鞅完全可以在电话里说清楚,何必要亲自跑这一趟?说到底,他还是为了香菜而来,而看她,只是顺便……

    荣鞅带来的这个消息,让燕松焦躁起来。

    “司长亲自来,肯定没好事!”

    荣鞅虽然也觉得戴司长亲自拜访藤家是麻烦事一件,不过他的反应可没有像燕松那样激烈。

    “我挡着。”他一脸平静,仅说了三个字,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江映雪的脸拉的更长了。

    即使没有了藤彦堂这个避风港,也会有不少男人争抢着要为香菜遮风挡雨——有此殊荣,哪个女人不羡慕不嫉妒?

    江映雪忽然觉得有点冷,上楼去穿衣裳,顺便看看香菜醒了没有。

    燕松和荣鞅坐聊到一块儿。

    燕松突然问起,“京城文物南迁,荣爷可知此事?”

    荣鞅点头道:“知道一点。虽然很多人反对,一部分人甚至还做出了抵抗,还是有两千余箱文物被迁出。”他见燕松神色之中难掩担忧,又继续道,“你是担心彦堂会被卷入此事中?”

    燕松点点头。

    荣鞅欣慰非常。他觉得燕松果然不是江映雪想的那样不堪,不然燕松不会把多余的感情浪费在情敌身上。

    荣鞅分析道:“国府将京城的文物南迁,就算彦堂看不惯国府的这种做法,他在京城没有势力,也不会笨到去以卵击石。而且,他没你想象的那么正义。”

    燕松失笑连连,他很赞同荣鞅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又补了一枪,道:“你说的对,他有多邪恶,我可是领教过的。”

    荣鞅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映雪有时候是有点独断专行,她之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燕探长,你可别往心里去。她之前做的那些,是真心为了香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好。”

    燕松摆摆手,低头掩去愧疚之色,“罢了,过去的事不提了。是我太小肚鸡肠了!”

    香菜起床,神清气爽的跟大家伙儿吃早饭。

    上午快十点,藤家果然来客人了。

    经贸司的戴司长带着一名助理,提着大包小包的慰问品拜访,专门冲着香菜来的。

    见荣记商会的会长荣鞅也在,戴司长着实有点意外。他跟荣鞅打过交道,两人是认识的。前阵子戴司长决定让香菜来暂代沪市商会代理会长,那时荣鞅领着一帮人在会上发出反对的声音,让他大失颜面,之后两人就有点交恶了。

    荣鞅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戴司长对荣鞅心生怨怼了。

    戴司长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香菜,自报了家门,又对香菜嘘寒问暖。

    见香菜迟迟不问明他的来意,他索性舔着脸与香菜打开天窗说亮话,“藤夫人,戴某今日来,其实是有所求的——”

    戴司长露出一脸难言之色,就算是开门见山,也不好开这个口。

    香菜作慷慨大方的热心模样,“戴司长有难处尽管讲,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帮。”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一直放在隆起的肚皮上,就是要用这样的小动作让戴司长认识到眼下的情况——她是一个孕妇。

    传宗接代的事,比天大。

    戴司长往她肚子上瞄了几眼,只当没看到真实情况。

    荣鞅抓住他的眼神,立马出言强调:“戴司长,你也看到了,我弟妹怀有身孕,现在家中安心养胎,就连工作也很少顾及到了。戴司长若真有难处,大可与我说,只要能帮,我荣某义不容辞。”

    戴司长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大有嫌弃的意思,好像在说——你要是能帮这个忙,老子早就找你去了,还用得着专程跑这一趟?!

    戴司长抱拳向荣鞅表示感谢,“多谢荣会长好意,但是这件事,除了身为锦绣布行东家的藤夫人,恐怕没人能帮得了。”

    不然,他也不好向上头交差。

    香菜和其他人交换了眼神,他们都听明白了——这回戴司长不仅是冲着香菜来的,也是奔着锦绣布行来的。

    香菜故作茫然:“戴司长,不知你所求何事?”

    “藤夫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锦绣布行的招牌打得如此响亮,就连同行中的翘楚叶家也望成莫及,藤夫人经营有方,不愧为翘楚中的翘楚!”戴司长先是给香菜戴了一顶高帽子,收回了大拇指,接着说道,“不知藤夫人听说过江蓝织染厂没?”

    香菜略微想了想,在戴司长殷切期盼的目光中,缓缓回道:“略知一二,据说江蓝织染厂是官营的。”

    戴司长似乎有些受宠若惊,情绪有点儿小激动,“对对对!”

    荣鞅迅速在脑海里搜集有关江蓝织染厂的信息,据他所了解的,江蓝织染厂是一家官营的纺织厂,开办的目的是为国府的军队批量生产四季军服。

    但是国府的一些官员到底是贪心不足——

    久而久之,江蓝织染厂就沦为了他们谋取利益的工具。

    在最近的这两年里,江蓝织染厂接了不少外界的单子,但是盈利的情况并没有预期的那样好。

    见锦绣布行生意这般红火,那些国府官员眼红了,开始把主意打到香菜和锦绣布行上了。

    荣鞅提醒戴司长,“戴司长,锦绣布行已经和代理会长麦凯麦先生名下的新华织染厂有合作了,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的言下之意是,戴司长要找香菜的锦绣布行和江蓝织染厂合作,等同于是在跟麦凯抢饭碗,这很不地道。

    戴司长没有看荣鞅,对香菜道:“藤夫人,我知道锦绣布行已经有很多合作渠道了,今日我代表江蓝织染厂前来说项,其实也实属无奈。”他一脸苦涩无奈的指着头顶说,“都是上头逼得啊。”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在打主意。他们的这份心死,对香菜而言已经是司马昭之心。

    “戴司长有什么请求,不妨就直说了吧。”

    香菜不想跟他绕圈子。

    戴司长一脸难堪,“上头的意思是,藤夫人经营有方,不知可愿意出任江蓝织染厂的副厂长?只要藤夫人愿意,厂长的位置给你做都没问题!”(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慕香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