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与狼共舞》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结局(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与狼共舞》 作者:作品集

第五章 结局(二)更新时间:2016-04-15

    结局



    京城北部,一座清雅别致的建筑,是登上九五至尊从兄弟手里夺得皇位已有三年的二皇子东离淳,在经战乱后,命人重新修建的别院。



    刚新建起的别院,高高的红墙银白的琉璃瓦,楼宇重阁,假山园林,小桥流水,曲折廊回,雕梁画栋,十分豪华!



    这是京城以北靠山林建起的别院,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在今年五月,方才动工完毕,皇后怀有身孕,受不得热,在六月中旬,就已移驾到这座别院准备度过未来炎热的三个月。



    皇后身怀龙种,身子笨重,这是目前为止,皇室唯一的子嗣,金贵的很,大批宫娥小心又小心地侍候车着,生怕有任何闪失。



    而今天又是皇后楚怜儿二十七岁生辰,深爱皇后的东离淳下令,在避暑别院替皇后隆重庆生。这也是大批宫娥太监,暴露在灸热的烈阳中挥汗如雨的原因。



    皇宫一般举办盛事,都要请民间有名的戏班子或是有名的歌伎歌舞助兴,东离淳也不例外。



    东离淳在东离国及四国八方都享有威名,他北抗鞑靼,西拒华国,安邦有功,治国有方,深得民心,他从三弟手里夺回皇位,完全是众望所归。按理说,这样深得民心的皇帝应该像历代皇帝一样,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广纳后宫,可他却跌破众人眼境,只迎娶皇后楚怜儿一人,登基三年,一直未纳过嫔妃,就算三年前楚怜儿流产也没有影响到二人的深厚感情,可这三年来,皇后楚怜儿的肚子一直未有动静,把一干忠心耿耿一心维护皇嗣的朝中臣子急的团团转,可又知东离淳的脾气,不敢上书让他另立新妃。以前也曾有数名大臣连合上凑,说皇后膝无所出,为了皇嗣,请皇上另纳新妃。



    东离淳当时并未表态,可过了数天后,这些大臣同时犯错,被东离淳贬出京城。至此,谁还敢去过问?



    这一过就是三年,多么漫长的三年啊。眼看东离淳已直逼三旬,却膝下仍无子嗣涎出,一些老臣早已急的胡子花白,直到三年后,楚皇后方才众望所归地成功怀孕。普天同庆啊,当初新皇登基都没那么热闹过。



    这次怀孕,楚怜儿吃足了苦头,孕吐异常严重,怀孕不过三个月,人已瘦了一大圈,整个太医院专攻妇婴科的太医们整天崩紧了神经,一天三次把脉,每天聚在一起研究皇后的食谱,弄的整座皇宫如临大敌,还波及到朝堂。大臣们一方面暗自欣喜皇室终于有后,可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忍受着脾气越来越暴燥的东离淳时不时拿他们出气。



    这不,好不容易熬过了前四个月,楚怜儿终于有了食欲,大家才稍微松了口气,可天气又转热起来,东离淳不顾群臣的反对,已带着楚怜儿前往京城北部的别院避暑去了。



    瞧,为了让皇后过的开心,东离淳要亲自替她操办庆生大典,请了京城著名的戏班子。



    戏班子里的台柱叫玉羞花的姑娘,她裙裾飘飘,面容清丽,媚眼横生,睨着台下观众,只有身穿月白色织金轻袍,头戴双龙夺珠头冠的东离淳,他腰缠玉带,面容英挺,玉面朱唇,气势昂扬。



    他身旁坐着的是着紫色薄丝比肩,下边蝶戏百花翻纹湖绿裙子,外罩朱红轻纱绣飞凤的楚怜儿。她面容雪白,眉目如画,坐在翠绿碧竹下,身上的红纱,身后碧绿翠竹,相形得溢,亭亭如玉,虽体态不再轻盈,却在顾盼之间,自有婉转光华在眼底流动。



    翠绿碧竹的不远处,是一株株才刚花开的解马树,上边朵朵细小的白花开的正艳,香气四溢,微风拂过,细小的花儿飘落在楚怜儿身上,她抬头,与东离淳的目光对望。



    这时,阳光从天空撒下,透过层层竹叶,撒在他们身上,二人眼底奇异地折射出五彩十色的光茫。



    一朵朵细白的花儿落在身上,落瑛缤纷。



    楚怜儿望着他,他身后正是笔直的碧绿翠竹,他的头顶,是湛蓝的天空,澄澈的透明,白云几朵,晴空万里,烈日光茫四射,却敌不过他眼底的灿烂的光辉。



    她看着这双美丽的眸子半晌,蓦地,灵光乍现,脑海闪过一道模糊的人影,她问:“淳,你会吹萧吗?”



    他愣住,道:“会,只是许多年未吹过了。”



    她笑,眼里浮现湿意,她浅浅低笑,伸手抚着他的俊脸,数年的帝王生涯,使得他更加成熟,威严更甚,只是这双美丽的细眸依然盛着万丈柔情,让她总是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还记得我把你当成梦中情人成云吗?”



    他愣住,神色一凛:“你还在想着他?”



    她点头,眼里的湿意更炽,惹的他攥紧了拳头,他闷声道:“怜儿,三年了,你还未忘记他?”



    她摇头:“他是我一生最爱的男人,我怎会忘掉呢?”



    他身子僵住,脸色苍白起来。



    她扑噗一笑,捶他:“笨蛋,成云,成云,就像一片天空中的云,只能看不能摸,他,其实就是你。”



    他愣住。



    她低眉浅笑,曾经放在角落里的记忆再一次被拨动,那年,她刚穿越而来,见的第一人,就是她想像中的成云。



    那时,他着雪白色袍子,此里含着萧,修长的白影,长长的乌发束在脑后,头戴着雪色八方巾,手持白玉箫,背对着一片翠绿竹海,头顶蓝天白云,身后,是陡峭的悬崖,他却怡然无惧,迎着悠悠春风,吹凑出悦耳动听的箫声——



    如果不是他身后的碧绿翠竹的掩映相衬,她决不会想起。



    原来,兜兜转转,她与他,还是相聚在一起!



    楚怜儿看到身后春红流音端着一雪白瓷盅,正欲上前,却又犹豫着,半天无动静,不由轻轻推开东离淳,朝她朝手,“今天厨子又熬了什么汤?”



    春红忙回答:“是黑米雪参燕窝粥,娘娘,趁热喝了吧。”



    楚怜儿皱眉,“大热天,还要吃这些,可不可以不要吃?”



    “这——”春红一脸为难,半边脸上一条长长的疤痕破坏了原本清秀的脸,望着东离淳的眸子带着畏惧与求助。



    东离淳淡淡扫她一眼,朝她伸手。



    春红狠狠松了口气,忙把手头的雪白瓷盅恭敬递给他,东离淳揭开盖子,一屡食物香味散发开来,修长手指执起瓷勺,轻轻吹了下,再送到楚怜儿唇边,轻声道:“你可是有身子的人,不能任心性,乖,把它吃了。这样才有力气生孩子。”



    楚怜儿嘟唇,但扭不过他的坚持,只得张嘴,任一国之君一勺又一勺地亲自喂她吃下。



    他们身后,解马树与翠笔相互形衬,他们面方,玉羞花怔怔地望着二人,原来明媚仿佛能勾魂儿的双眸,渐渐收回了媚色,专心至致地唱起了歌。



    与狼共舞,舞得天下兵戈起。



    春影动!



    美人谋,江山摇。



    唯有不变的仇恨演变为痴情儿女爱。



    似问,仇与谋的碰撞,恨与爱的较量,血与泪的交隔,铁血男儿冷漠如铁,柔媚女子妩媚众生,一对生死仇敌,在那万紫花开的解马树下,欲语,还休?



    玉差花的歌声清脆如黄莺,婉转清俪,句句清晰,直透人心。楚怜儿靠在东离淳的肩上,眉眼间尽是无尽的柔情笑意,“淳,这玉羞花还真是会唱。”



    东离淳含笑看着她,目光柔柔,美丽的黑眸如乌黑的墨汁,随意一点,就会四处飞溅!



    这时,香风四溢,暗香流动,金阳骄烈,碧竹参天,解马树上的花,开的更加娇艳。



    *



    本文完结了,估计我不大适合写古文吧,瞧人气低的不像话,不过我还是佩服自己,居然一口气写完了。后来又重新看了本文,觉得我真是有才,实说话,对本文,我仍是挺满意的,真的,我很满意这部作品,不知亲们是否也满意?



    楚怜儿还有一个未曾见过面的妹妹,梁冬儿的故事,[晚爱]亲们可以移驾去看看哦



    *



    另外,桃子在网上开了店,专卖四川香肠腊肉和卤制品,自家做的哦,店铺名叫桃子美食馆,亲们有兴趣可以搜一下,嘿嘿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与狼共舞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