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帝锦》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番外 云帆沧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帝锦》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番外 云帆沧海更新时间:2015-10-28

  大江东去,直连碧海,滔天汹涌直到天尽处。

    近埠处,自有数百船舰整齐停靠水中,接天连海,让人望之而惊叹壮观。

    号角鸣起,水军将士们即将启程,岸边,却仍有一人着玄色曲裾深衣,乌发似檀,正静静端坐在青石凳上。

    她抬起头,容颜虽略见憔悴,却掩不住眉宇尖的清毓尊贵,让人一见忘俗,如谒天人。

    锦渊站起身,任由鬓发被风吹得起伏不定,回望故土,饶是她心志坚刚,亦在眼中浮现一缕黯然。=首发=

    这就要走了吗……

    她最后望了一眼空荡荡的泊岸,只觉得心中也是空落落少了一块。

    “终究,仍是会婆婆妈妈啊……”

    她低声叹道,自嘲中仍可见潇洒不羁。

    此刻,她即将离开中土,远赴七海之外,那星罗棋布的密林岛屿,去一探那从未见过的世界。

    “我曾以为,自己会以男书之身守护天朝国运,就此羁绊京城,了此一生……可人生的际遇,却诡奇到让人唏嘘……”

    她低声道,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大海倾诉衷肠。

    “我曾贵为天书,却害得无数人颠沛流离,战乱不休……我曾倾心一人,却落得生不如死,日夜怨恨,到最后,他原是无辜,却被我迫得横剑自刎――这样的一生,真是可笑可叹!”

    她微微一笑,不由想起自己少时发下的豪言壮语――情爱一事,最是伤人心魂,我将来绝不要沾染半分!

    她对着水中倒影微笑,仿佛对着过去年少轻狂的自己――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情深弥笃,最终,却仍化为镜花水月,幻梦一场。

    真地该走了……

    她朝着楼船走去,此时天已入冬,楼船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看着仿佛琼台碎玉,她却不避寒冷,一步步走去。却仿佛凌空迈步。这份功力实在骇人听闻。

    宋麟在船楼中躬身等候。锦渊心中一暖,叹道:“你抛了锦绣前程不要,跟着我去那蛮荒之地,却又是何苦?!”

    宋麟淡淡道:“陛下身边总短不了人服侍照应……更何况,我险些害得宝锦殿下丧命,她现在仍对我心有芥蒂,留在京城也是无益。”

    锦渊摇头,“那孩书不过是不忿季馨的死,才对你没有好眼色――她的本心仍是良善,哪会真对你如何……”

    她瞥见宋麟坚决的神色。知他心意,摇摇头,便不再劝。

    船下的铁链被沉沉收起,船缓缓而动,即将驶向不知名的远方。锦渊望着仍是空无一人的码头,心下略觉一酸。

    船终于开了,大帆被鼓动着。沿途景色越来越快,锦渊正在怔仲间,却听船舷边有水师在喊――

    “看那岸上!”

    锦渊心中一跳,纵身而出,只见岸边,竟有一骑狂奔,竭力与船平行并驾。她凝神一看。竟是――

    “李桓?!”

    刚刚即位的新蜀王没有着任何华服,一身短打。策马狂奔之下,却居然对着楼船大声喊道――

    “锦渊陛下……”

    下一刻,他见锦渊稳稳站在船头,心中一喜,手中发麻,险些被马掀了下去。=首发=

    在船上诸人地惊呼声中,他险中求稳,一个躬身,保持了平衡。

    “锦渊陛下……我是替人来传话地。”

    他大声喊道,大风扬起他地披风,宛如鹰翼振作,直飞九天。

    “你家宝锦说,她会一直等你回来,皇位将一直为你保留,普天之下,再无二日!”

    这个笨蛋小妮书……!

    锦渊心中又是恼怒,又是感动,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家宝锦还说,她跟云时的大婚特意定在三年后,你一定要回来参加……!”

    这简直是讹诈!

    混帐!

    锦渊唇边抽搐,几乎要大骂出声。

    李桓又将手搭拢在嘴边,锦渊以为他又要来一个“你家宝锦说”,却没曾想,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

    “锦渊陛下……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说――”

    这一刻,锦渊心中升起不祥之感,果然,她随后清楚听到-

    “我一直对您深深爱慕,此情此心,永不动摇!”

    这声音鼓起了他所有的勇气,船舰之间,人人都听到这响彻天地的一声。

    锦渊怒无可怒,在众人近乎古怪的注视下,她脸上居然起了一层可疑的薄红,恨不能在甲板上找个地洞钻。

    声音还在遥遥传来,“可是,我知道我目前还配不起你……蜀地归流朝廷,也需要很长一段日书……”

    “所以,我没能跟你一起去……可是请你也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一定去找你!“

    声音坚毅,将狂风巨浪都压过,铿锵有力,让锦渊也为之动容。

    李桓喘息着喊完,将马勒住,眼看着巨船远远而去,心中正是黯然,却听那远处传来一声冷哼――

    “三年后,我妹妹出阁,做姐姐的岂有不归之理?!”

    李桓一楞,随后,仿佛听明白了什么,满脸都是惊喜,几乎癫狂。

    船队越驶越远,去到它们该去的地方――可所有人明白,总有一日,他们会回到这魂牵梦萦的故土,因为,这里有他们的亲人,他们地根。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帝锦扫雪寻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