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总裁的私有宝贝》在线阅读 > 正文 天雪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总裁的私有宝贝》 作者:作品集

天雪更新时间:2016-10-27

    宛情离开后,寝室里只剩下天雪和柳依依。

    天雪觉得很难过。全世界都只记得她哥哥难受,但有没有人知道,她也很难受?她最好的朋友不见了,再也没人和她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她变得好寂寞。

    虽然还有柳依依,但柳依依是柳依依,替代不了宛情,而且柳依依也有柳依依的事。

    给宛情办完休学,她把宛情的东西巨细靡遗地搜检好。穆天阳和穆天城开车吉普车在楼下,她打电话给他们,叫他们上来搬。女生寝室对外宾的进入有严格要求,他们需要在十五分钟内搬完。

    穆天城先把一袋棉絮和一个箱子提下去,穆天阳望着空荡荡的床位,伸手摸了摸桌子上装箱的台式电脑,然后看着旁边一个装着书本小玩意的纸箱。他从中拿出梳子、镜子、头绳看了看,最后拿出相框。

    那是宛情和天雪的合照,天雪一看,嗓子干干的难受。她伸手抢过来:“这个是我的……装错了。”说完就把相框摆在自己桌上。

    她的桌子上,已经有好几个相框。有她的单人照,有寝室的合照——只有她、宛情、柳依依。最初是有李亿的,李亿走后,他们重新照了来换。桌上也有她和宛情的合照,和从穆天阳手里抢过来的不一样。

    穆天阳手僵了一下,又在箱子里翻了翻,找到两个相框,一个是宛情的单人照,一个是宛情和徐可薇的合照。他把相框放回去,穆天城已经回来了,看到堂兄堂妹都不做声,顿时自己也沉默了。

    穆天阳抱起箱子:“走吧。”

    天雪和穆天城把剩下的东西搬下去,穆天阳和穆天城上了车,天雪站在车下不动。穆天城看着她:“你不走?”明后天是周末。

    “系上有活动。”天雪说。

    “那我们走了。”

    吉普车平缓地开走,天雪站在路边,悲伤袭来,有点支撑不住。

    “天雪?”班上同学在旁边路过,好奇地问,“那是谁啊?”

    “我哥。”天雪低低地回答,也不管同学听没听见,转身回了寝室。

    浑浑噩噩过了一周,她极少看到柳依依。

    柳依依现在在和楚绍谈恋爱,虽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澳洲,但他们就是谈起来了。柳依依平常没怎么打电话,没有恋爱当中的娇羞,都抱着电脑在。不知道的,还以为电脑是她男朋友呢。

    其实,她男朋友在电脑里。她和楚绍不打电话,打游戏。游戏里有他们的世界,游戏里也可以谈情说爱。

    楚绍的公司开在C市,正是起步阶段,柳依依偶尔也会过去看看。

    所以,天雪很少看到她,就是看到,好像也说不了多少话。天雪仔细一想,宛情和依依,都是温柔文静的性子,而只有自己……那么热情奔放。

    她记得,她曾经跟着柳依依学过打游戏,只是她平常的生活太丰富,又有宛情,会常常一起去伊莎贝拉,游戏真的不重要,她早就荒废了。

    她觉得,游戏也不失为排解寂寞的一个方法,于是再次点开那个图标,只是……她到底多久不玩了,要下几百兆的补丁。校园网的速度,下这几百兆,要几个小时,她突然觉得很烦躁。她要怎么熬过这几个小时?就看着进度条吗?

    她猛地将电脑一推,起身离开了寝室。

    穿着高跟鞋跑出校门,双腿已经呈现酸痛,她沿着马路使劲走,到后校门的小吃一条街,边走边吃。所有小吃,都来一份!

    直到有些撑,撑得还有点痛。

    她在路中间站了一会儿,茫然地看着旁边饭馆的玻璃外墙,眼神没有焦距。好久,她的眼神落在了玻璃上用红纸贴着的菜名上:水煮鱼……

    她把手中吃了一半的鸡蛋饼扔在小摊前的垃圾桶里,朝大路走去。

    有一个男人会做水煮鱼啊……

    她不是一个人的。

    她想。

    她乘坐公交车,到达阿成的住处。按了几下门铃,无人应,想是还在上班。她不想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抱着手提包,靠在门上等。

    一直等啊等,等了很久,前面终于走来一个人,边走边掏钥匙,她听到了钥匙清脆的响声。然后那个人愣住了,愣了片刻走过来,迟疑地开口:“你……”

    天雪让开,靠在墙上。

    阿成只好开了门,让她进去。她一边换鞋一边说:“我想吃水煮鱼。”

    阿成愣了一下:“哦。那你看会儿电视,或者上网,我去买菜。”

    “要放很多辣椒才行。”天雪说。

    阿成看她一眼,见她神情不对劲,也没问,只是点了点头。

    天雪坐在沙发里发呆,然后去阳台看他养的金鱼和花草,还有小乌龟。她把小乌龟抓出来,放到茶几上,看着它爬,等它爬到边上,又把它抓到中央。

    阿成就在楼下超市买菜,很快回来,见她不厌其烦地玩着乌龟,没有说话。

    天雪又玩了半天,听到里面煮沸的声音,急忙跑进去:“有没有放很多辣?”

    阿成让她看了一眼:“你觉得可以吗?”

    “再抓一把。”天雪说。

    阿成知道她要抓什么,有点犹豫。那会很辣,辣坏胃的……他只得把朝天椒端到她面前:“自己抓。”

    “我的手没你的手大。”

    “……”他抓了一小把扔进锅里,还不如她的手抓得多,“行吗?”

    天雪不想为难他,点头,转身出去了,小乌龟已经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

    等阿成把做好的饭菜端出来,才在地上抓起可怜的小乌龟,把它放回鱼缸里。

    今天的水煮鱼稍微……有点辣。

    阿成不停地喝水,天雪倒是没反应,一直低着头吃鱼。

    阿成看了她一眼,把水推到她手边:“喝点水。”他都受不了了,她这样简直是受虐,辣到胃了怎么办?

    天雪突然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他怔住了。

    “你知不知道宛情走了?”天雪问,轻轻的声音带着一股香辣,那是水煮鱼的味道。

    “知道。”一开始,他有负责去找。但现在穆天阳不找了,大家也就干正事。

    天雪凶猛地哭起来,不知道是太辣还是太伤心:“你说她为什么要走?她知不知道有人会伤心啊?她走了,哥哥怎么办?我怎么办?我应该多交几个朋友的,我不该和她交朋友的……也不用现在这么难受……你知道吗,我发现我好失败,我除了丁宛情,别的朋友少得可怜!没了她,半个世界都没有了……为什么会这样?以前没有这样的?她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有始有终,为什么要走……”

    阿成看着她,伸手把纸巾递给她。她擦了擦鼻子和眼泪,他又把水递给她。

    她摇摇头:“有没有酒啊?冰冰的那种……我想喝一点……”

    阿成犹豫一下,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给她。

    她扣着拉环,拉了几个都没拉开。阿成帮她拉开,她说了一声谢谢,抱着啤酒喝了两口,然后突然笑了:“你今天做的鱼好辣……”

    “你叫我做辣的。”

    “我叫你做你就做啊?”天雪说,“胃好痛……你要怜香惜玉一点。顺着女人可以,但不能什么时候都顺着……女人会喜欢男人强势一点。”

    天雪喝完酒,从沙发上爬起来,拿起自己的包:“我走了……”

    “你醉了?”阿成问。

    天雪摇摇头,望着他:“打搅你很不好意思……”

    阿成被她的美眸定住,恍然没听见。

    天雪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走过去,手中的包落在地上。

    砰地一声,阿成回过神来,却见她双手缠上自己的脖子。

    “你……”阿成想要拉开她。

    天雪注视着他问:“你喜欢我是不是?”

    “……”

    “我好寂寞……”天雪说,身子颤抖地靠进他怀里。

    阿成身子一僵,猛地将他推开:“你该回去了!”

    天雪看着他,凑过去吻他的唇。他浑身一震,分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但有一丝气怒是很明显的。

    她是什么意思?因为寂寞,她要在外面找刺激,排解寂寞吗?

    或许他该抓住这个机会。她已经给了他太多攀高枝的机会,但都被他放弃。

    他想和她在一起,可是……他现在还配不上她。想到这里,他将她推开,她却发狠吻上去,咬了他一口,愤怒地问:“你是不是男人?!”

    阿成一怔。男人?或许他不是男人,是个男人,早就将她吃了一百遍了!

    “好辣……”天雪突然泪盈盈地说,“你的嘴里,好像没那么辣……”说完又吻住他。

    阿成僵了片刻,搂着她走进卧室。倒在床上,天雪像藤蔓一样缠着他,他复杂地问:“你就不怕?”

    天雪一笑:“我为什么要怕?哪个千金小姐没交过男人?”

    阿成眼底闪过一丝愠色,低头就朝她脖子狠吻。天雪呻吟出声,抱着他背的手有些颤抖。她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啊……她……她真有些喜欢他……

    她紧紧地抱住他,好怕他也会离开自己。

    阿成剥了她的外套,手从衣摆下端滑入,握住了她胸前的柔软。一阵意乱情迷后,欲更进一步,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慢慢将手抽出,吻干她脸上的泪痕,然后离开:“醒了吗?”

    天雪猛地睁开眼,伸手就打了他一耳光,然后爬起来冲出卧室。

    是她错!她不该找一个gay!

    可他真是gay吗?她能感受到他的冲动。

    走到客厅里,她猛地停了下来,然后蹲在地上哭了。他看不上她而已……她没那么好,勾引一个男人都勾引不动……

    阿成走出来,在门边站了一会儿,然后走过去将她抱起,将她放回卧室的床上。

    天雪望着他:“你要干嘛?”

    “你想清楚了?”他问。如果她敢给,他就敢要。她以后想摆脱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天雪沉默下来。

    他撇撇嘴,心想不过是小女孩的偶尔放纵,便放开她:“早点睡——”

    他准备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她却突然捉住了他衣袖,声若蚊蝇地道:“别走……”她知道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那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身份真的重要吗?他对她好,有上进心就好了……别的……不重要……

    阿成看着她,看着她捉住自己衣袖的手,那么的脆弱,又那样的鉴定。即使颤抖,她也紧紧地捉住,整个指甲都因为使力而变白了。

    他捉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指掰开,喉咙有点干涩:“那……你等我一会儿。”

    天雪怔怔地望着他,听话地松开了他的手:“你……嗯。”

    阿成手足无措地看她片刻,弯腰在她额上一吻,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片刻后,她听到大门关闭的声音,忍不住一惊。

    他……他去哪里了?

    她怔了片刻,慢慢地躺下来,捉着枕头一角。

    她觉得她不该这样做的……可是……可是她想。

    她闭上眼,心想他若不回来,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她再也不来找他了。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纠缠什么呢?就像哥哥和宛情一样,最终都没有结果……

    试了,也是白试罢了。

    心灰意冷间,又听到关门声,似乎是……他回来了!

    天雪猛地坐起身,见他呼吸不匀地走进来。

    阿成走到床边,从荷包里掏出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天雪一僵,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扭头一看,果然是……杜蕾斯!

    她突然紧张起来,他在床边坐下,喉结滚了滚:“你……快走。”她若走了,他就当是一场春梦。她若不走……他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天雪有些紧张。她没有玩成人游戏的心思,如果……如果不走,她绝对不是玩玩罢了。就算他有些借她飞黄腾达的心思,就算他对她的喜欢还不很深……但她也会努力让他爱上自己。

    或许……或许就是一辈子了。

    要这样试一试吗?

    她掉了两滴泪,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道她还是冷静的。就当、就当她刚刚喝醉了吧。

    他正想出去,她突然靠了过来,他忍不住地停下,心跳擂鼓。她没看他,只是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脸靠在了他颈窝。

    他释然一笑,温柔,又激动地抱紧她。他……他会好好爱她的,倾尽全力,去配得上她。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总裁的私有宝贝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