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人不轻狂枉少年》在线阅读 > 正文 【368】 无标题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人不轻狂枉少年》 作者:作品集

【368】 无标题更新时间:2016-10-27

    小馨微微一笑,在我耳边又开口了:“把你卡号告诉我吧,内五十万,我这两天就会打到你卡上。”

    “不用还的,反正我现在也不缺钱。”我叼上一支烟。

    “我也不想这么早还的,寻思就一直欠着你的,如果还给你,那我们就两清了,会让我觉着没有必要再跟你联系了,但是现在,我觉着联系不联系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搬到我爸哪去了,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了,而且我爸提这个要求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是答应了,而且他这些日子总说你人不错,想让你当他女婿,我说这辈子也没希望了,而且我把欠你五十万的事情告诉我爸了,他也答应帮我偿还给你。”

    “不用这样吧?”我笑了笑。

    “早点还给你自己也早点清静。”小馨说。

    这时豹子又在一旁起哄了:“看看,还聊,这绝对有问题啊这。”

    我撇了豹子一眼:“聊正事呢正。”

    “一男一女悄悄话说的还这么起劲,恩,对,肯定是正事,哈哈哈。”

    小馨上前敲了豹子一拳,笑着说:“别瞎想了,真没事,跟你们说了吧就,大天以前借过我五十万,正跟他说还钱的事呢。”

    豹子一摸自己的下巴:“五十万,这么多钱你怎么还啊?”

    小馨当下就愣住了,脸色微微一变。

    “啊,她又不是一下子全还,一点点的还是,而且借她五十万她也没花光。”我笑着给小馨打了个圆场。

    小馨看了我一眼,这个眼神太温暖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豹子点了点头。

    “别傻站着了,说说去哪玩吧。”我说。

    “走吧走吧,好不容易聚一次,就好好玩一天。”豹子挥了挥手。

    “恩。”我们一行人,乘上车就走了。

    我们一概不提最近发生的事情,就一起侃侃大山吹吹牛B,很久也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但开心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转眼天就黑了,当我们还沉浸在欢乐当中的时候,得到一个坏消息就该散了,当然豹子说通宵,我也不想,因为不知道第二天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总之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吧,不能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

    加上本身也挺累的,想睡个好觉。

    走之前,我告诉了小馨我的银行卡号,毕竟不让她欠我的,也是一件好事。

    “玩的好不。”大祥哥笑了笑,“是不是挺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还行吧,就是有点累了,王雨洁,你累不。”

    “我都快睡着了。”

    “回家早点休息吧。”

    回到家,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天早早,接到宏哥的电话,说让我去参加木爷水爷火爷土爷的葬礼,还让我穿的正式点,这不禁就让我有点想笑,参加被自己杀死的人的葬礼,这就是个笑话。

    而且还不叫我告诉别人,我就自己一个人早早的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穿着小馨给买的黑色西装,挺正式的就下了楼,还好现在是早上七点多一丁点还不算太热,开着车,就奔去了夜煞娱乐总汇。

    到门口,有人接应我,就上了顶层楼,顶层楼有一间空旷的屋子,我一进去,就看见里面堵着很多的人,都差不多一身的黑色西装,屋子的尽头,摆着木爷水爷火爷土爷四个人的灵位,还有祭品什么的。

    照片挂在一行。

    看了照片我不禁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们四个的眼睛,好像都在死死的盯着我。

    宏哥这时猛然间拍了我一下:“有什么可发愣的,你越是这样,就越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当心着点。”

    金爷也在,坐在一个轮椅上,胳膊连带着胸口,还缠着绷带,就坐他们四个灵位正前方。

    周围有很多人在来回走动,但金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无视了周围的一切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灵位上的照片发呆,脸色还很是忧伤。

    这时,门突然开了,我回过头,看见凌天浩跟斌子两个人,每个一身的西服打领带,带着墨镜就进来了,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

    “浩哥,看开点。”我故作安慰他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没说话,看了我一眼,墨镜都没摘,给人的感觉异常的陌生。

    紧跟着,就从我身边走过了,到了宏哥的边上,他停了一下,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宏哥突然面带着一丝的微笑,也没回话。

    我走到宏哥的边上:“他跟你说啥了?”

    宏哥双手环抱在胸前:“他说,畜生是不会办人事的。”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宏哥一摊手:“那谁知道。”

    过了一会,追悼会开始了。

    把门一关,两侧一边站着几排黑衣人,金爷坐在最中央,依旧保持哪个姿势,哪个表情。

    还有不少人纷纷上去劝金爷不要太过于伤心,但又有谁知道这些都是金爷让做的呢?

    说出来似乎有点可笑了。

    然后我们挨个去上香,搞的真挺正式的。

    过了一会,凌天浩走了上去,把墨镜摘了下来:“各位长辈,我是凌天浩,水爷的手下,今天这个追悼会呢,是我一手举办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走的安心,我知道大家肯定也跟我一样都非常的难过,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死不瞑目,他们是同一晚上出的事情,而且金爷,也受了伤只不过很幸运,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幸运,这谁都不知道。”

    凌天浩这话说完,宏哥立马站了出来,伸手一指:“你他妈什么意思?”

    凌天浩顿了一下,缓缓的开口:“这里是追悼会,请你不要说脏话,注意着点,好吗?”

    宏哥微微一笑:“那我也请你话里不要有话,如果你怀疑是谁,大胆说出来,是男人就别拐弯抹角。”

    “我并没有说我要怀疑谁,我只是随口一说。”

    宏哥刚要开口,金爷伸出手,宏哥这才停住,笑了笑:“你继续说。”

    凌天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开口:“我跟斌子都是水爷一手养大的,我们从小没见过父母,是水爷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在我们眼里,他就是我们的父亲,如今他就这么突然的离去了,连带着他的妻子,惨死于家中,我非常的痛苦,我想水爷平日里于大家相处的还算恰当吧?”

    这时,周围都开始说了起来。

    “阿水为人一向不错的。”

    “是啊,尊老爱幼的。”

    “阿水出事,真的可惜了。”

    总之是各种声音都响了起来。

    “谢谢长辈们一直对水爷的支持跟厚爱,水爷活了这么大半辈子,都是在为咱们这个集团努力奋斗,不光是水爷,还有其他的三位长辈,他们付出的心血,我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可是如今,他们被残忍的杀害,我想大家除了气愤以外,更多的是心痛,大家可能都跟我一样。”说到这,凌天浩突然哽咽了一下。

    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开口:“对不起,情绪可能有点失控。”

    紧接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大家可能都跟我一样,恨不得把那些人,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揪出这些人,无论这些人如今逃到哪里,或许,他们此时此时,就站在我们的人堆里!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们,还去世的四位长辈一个公道,否则,我们谁都咽不下这口恶气。”他话音刚落。

    底下就有声音响起了:“他们四个的仇,当然会报,但你却说做这事的人就站在我们其中?恐怕这就有点不好了吧,没必要把矛头指向咱们自己人吧?”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见过,但是不认识。

    他说完之后又有一个人开口了:“这话说的有道理,没准是事情泄露了外面的人干的也不好说啊?煞爷走后,本来与咱们同盟关系的全都瓦解了,也许是这些人趁火打劫也说不定呢?”

    这时,各种讨论声都纷纷响了起来。

    “大家请安静一点,不管事情是谁做的,只要查,就总有一天会有线索,会有真相的,不管你们怎么样了,总之,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啊查到底,斌子,走了。”凌天浩说完之后,直接把墨镜给戴上了,然后也没说一句话,从金爷身边擦肩而过,然后便离开了,斌子跟在后面,看了我们这边一眼,也没说话,表情很是严肃。”

    “这……”其余的人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都散了吧,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待会。”金爷这时开口了。

    这时,就纷纷有人上去跟金爷说话,安慰金爷,并且问候金爷身体的情况。

    然后,人群都散了。

    我跟宏哥本想着留下陪着的,可是金爷却也是不需要我们了。

    我跟宏哥也就离开了,出了夜煞的门,我们俩一人叼起一只烟。

    “宏哥,他怀疑咱们了吧。”

    “或许吧,不过,没证据,一切都是空口无凭,既然做了,就不要管这么多了,扶持金爷上位,才是最重要的。”

    “知道了,宏哥,但我总觉着咱们要暴乱。”

    “别想那么多了,既然金爷决定了上位,就肯定有办法摆平一切的。”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们俩就在夜煞门口就散了,我开着车,到了家楼下,看见一对小两口。

    我猛然间有些想念小脸了。

    算算,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哎。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尴尬的关系还真的挺让人头疼的。

    好像打一通电话啊,哪怕说两句也好啊,总比现在强。

    说实在的,心里都觉着没底了,哎,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

    我又拍了自己脑袋两下,心里空荡荡的还是忍不住去想。

    男人不该那么儿女情长的,是吧,再说了,当了大哥,我就能跟小脸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

    但或许,我当了大哥的时候,我俩早就把彼此的名字给忘了。

    这真的是一件没准的事情。

    没忍住,打了通电话过去,停机,突然想起来那条短信了。

    算了,不打了。

    但是如果现在我退出这条路,日子会不会过的很幸福啊。

    想到这,我又使劲甩了甩头,心里警告自己,大天,你还有仇恨要报,跟在你身后,还有一群弟兄。

    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有这种想法呢。

    不多想了,我又启动了车子,在路上,简单买了点吃的,对付了一口,刚要上车回家的时候,我的前后突然被两辆黑色奔驰轿车给拦住了去路。

    我在车边顿了一下,顺手就把手伸进了兜里,抓住了枪。

    这时,一个黑衣年轻男子下了车,走到了我的面前,笑了笑:“不必太紧张,我老大找你有话聊。”

    “你老大是谁?”我问道。

    “上车你就知道了。”

    我下意识还是有防备的,你说如果我上车之后被一枪打爆脑袋了,那我还报个毛仇,当个毛大哥。

    “别太紧张好吧,我们老大是真的没有恶意。”

    我还是没动。

    这时,一个人从车上下来了,居然是何老二,他冲着我招了招手,面带微笑的:“大天,上车吧,我是真的有些话要跟你聊。”

    “你跟我有啥好聊的?”我想了一下,是不是想从我嘴里套话呢?是不是他知道了我们内部的一些事情?

    我扭了两下脖子,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也就索性上车了。

    我坐在后面,何老二坐在我旁边,然后司机在车外守着。

    “有什么事?”我问道。

    “我也就直说直问了,你愿不愿意当我女婿?”

    “为啥突然跟我说这个?我可是有媳妇的人。”

    “第一个原因呢,是因为我女儿,整天对你朝思暮想的,我这个当爸爸的,也想成全她,还有一点就是,我老了,总有一天会隐退江湖的,想找个接手,你若愿意当我的女婿,我一定会好好爱培养你,让你成为未来的大佬,接手我的所有产业,你考虑考虑吧。”

    “说的真够轻松啊,把你一辈子的基业,交给我,就是为了让我当你女婿?你这个赌注也太大了吧。”我笑的很是不屑。

    “我敢这么说,就敢这么做,只要你答应当我女婿,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想让我女儿开心,你就说行,或者不行吧,但是,你千万不要为了利益靠近我女儿,我稍稍动一下指头,就能弄死你的。”

    “好家伙,你这就开始吓唬我了?我还怎么敢当你的女婿?不过你这个诱惑也太大了吧,但我想说,我有媳妇,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不需要空口套白狼,我用双手,我会自己打拼,你女儿固然很好,但我们俩现在不可能了,更何况你是他的父亲,我当初饶过你一命,你现在应该偷着乐去吧。”

    何老二笑了笑:“有志气啊,但是这社会上,你这样的傻子不多了,我这是夸你,不要多想,行了,你下车吧,我还会再找你的,想通了的话,就联系我,联系我的方法,你知道的,还有,不要说你饶我一命,而只是怪你的心不够狠,如果当时换做是我,我就轻轻扣动扳机,你还需要磨练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人不轻狂枉少年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