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 > 《理查三世》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五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理查三世》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五幕更新时间:2015-01-05

第一场萨立斯伯雷。旷地

         


            巡吏率领卫队推拥勃金汉上,走向刑场。


         


            勃金汉


         


            理查王就不让我同他讲一句话吗?


         


            巡吏


         


            不能,我的好大人;所以还是安定些吧。


         


            勃金汉


         


            海司丁斯、爱德华的孩子们、葛雷、利佛斯、亨利圣君和他的儿子爱德华、伏根,以及所有遭受过暗算而冤死的人们呵,如果你们的怨魂能穿过层云,发觉这个时刻,尽可为了泄愤来耻笑我的毁灭!今天是万灵节吧,弟兄们,是不是?


         


            巡史


         


            是的,我的大人。


         


            勃金汉


         


            呵,万灵节成了我这肉身的末日。正是这一天,当爱德华王在位的时候,我曾发过誓愿,我若不忠于王嗣,或是对王后的盟友不讲信义,就让这末日降临我身;正是这一天,我曾发愿让我最信任的人对我背弃信义,下我毒手;这个,这个万灵节日真叫我失魂落魄,我的罪恶逃不了这最后的审判。天神的明眼岂可欺,我不知自量,想玩弄手法,从前假意指神立誓,对天欺心,而今正是害了自己。歹人们剑拔弩张,可是那矛头都终于刺进了他们自己的胸膛,玛格莱特的咒诅眼看已落到我的头上。她说过,“当他要你忧痛心碎的时候,就想起我玛格莱特确是个女界先知。”好了,弟兄们,领我到罪恶的刑场去吧;害人终于害己,责人者只好自责。(同下。)


         


            第二场坦姆瓦斯附近旷场


         


            里士满、牛津、詹姆士-勃伦特、华特-赫伯特等人及队伍上。战鼓与战旗前导。


         


            里士满


         


            诸位将士,我的最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在暴力的桎梏下受尽摧残,现今一路行军已到达了腹地,还未遭遇阻扰;这里有我继父斯丹莱的来信一封,字里行间充满着慰藉和鼓励。这一只恶毒血腥、横行霸道的野兽踏烂了你们丰盛的农田果园,他把你们的热血当残羹吸吮,把人们的伤口做他的饮槽,这一只万恶的人面兽,此刻还盘踞着我岛国的中心地区,据报,这一地带靠近勒司特市镇;从坦姆瓦斯进军前去,只差一日行程了。凭上帝之名,勇敢的朋友们,高歌前进吧,这一场激烈的血战将给我们带来永久的和平。


         


            牛津


         


            每人一片真心,就能以一当千,足够战胜这个罪恶深重的刽子手。


         


            赫伯特


         


            我深信他的朋友们都会倒戈过来。


         


            勃伦特


         


            他并无朋友,人人都受他胁迫,不敢脱离,待他急难临头,自然将他抛弃。


         


            里士满


         


            一切都对我有利;凭神之名,向前进军。成功一旦在望,就像燕子穿空一样;有了希望,君王可以成神明,平民可以为君王。(同下。)


         


            第三场波士委战场


         


            理查王率部队上;诺福克、萨立及余人等上。


         


            理查王


         


            在这里扎营,就在这波士委田野上。我的萨立大人,为什么你那样愁眉苦脸哪?


         


            萨立


         


            我心中却比我脸上轻松十倍。


         


            理查王


         


            我的诺福克大人——


         


            诺福克


         


            我在此,最仁厚的君王。


         


            理查王


         


            诺福克,谁能不遭受攻击;哈,能吗?


         


            诺福克


         


            有来必有往,我的亲爱的君王。


         


            理查王


         


            搭起我的营帐来!今夜我就睡在这里;(士兵们搭营帐)可是明天又在何处?不相干,到处都一样。谁侦察了叛徒们的人数有多少?


         


            诺福克


         


            至多不过六七千人。


         


            理查王


         


            哼,我们的兵力却有他们的三倍呢;何况,君王的威名就是力量,这是对方所没有的。搭起营帐来!跟我来,高贵的朋友们,让我们来视察一下战地的形势;找几个精于战术的人来,我们不能轻视经验,赶快行动;要知道,大人们,明天一天的事是很繁重的。(同下。)


         


            里士满、威廉-勃兰顿、牛津等人由战场另一边上。士兵们为里士满扎营帐。


         


            里士满


         


            劳顿一天的太阳金光夕照,那火轮所射出的光辉预示明天是晴朗的天气。威廉-勃兰顿爵士,你为我掌旗。给我拿些纸墨到我帐幕里来,我要画出我们作战的阵势,指定每个将领所指挥的部队,适当地分配着我们有限的兵力。牛津大人,和你,勃兰顿爵士;还有你,赫伯特爵士;你们跟我在一起。彭勃洛克伯爵仍旧带领他的一个兵团;勃伦特队长去为我向他致晚安,请伯爵于明天破晓前两点钟光景来我帐中见我。还有一件事,好队长,要请你为我办到;斯丹莱大人在哪儿安营,你可知道?


         


            勃伦特


         


            除非我完全认错了他的旗号——但我听人讲过,很清楚,不会错——他的兵团驻扎在国王大军以南,相隔至少有一哩多路的地方。


         


            里士满


         


            如果能不遭危险,勃伦特队长,望你去向他代问晚安,还把我这张极为重要的字条交给他。


         


            勃伦特


         


            以我的生命为保证,我的大人,我一定负责做到;愿上帝让您一夜安眠!


         


            里士满


         


            再会,勃伦特队长。来吧,各位朋友,我们来商议一下明天的事;到帐幕里去,外面有些寒冷刺骨呢。(众人退入帐幕。)


         


            理查王、诺福克、拉克立夫、凯茨比上,走向营帐。


         


            理查王


         


            什么时候了?


         


            凯茨比


         


            是晚餐时间,我的君王;九点钟了。


         


            理查王


         


            今晚我不想吃。给我一些纸墨。呵,我的头盔戴起来是不是宽了些?我的甲胄都放进帐幕里来没有?


         


            凯茨比


         


            放进来了,我的主君;一切都齐备了。


         


            理查王


         


            好诺福克,回到你的部队上去吧;注意防卫,挑选可靠的哨兵。


         


            诺福克


         


            我去了,大人。


         


            理查王


         


            明天同百灵鸟同时起身,好诺福克。


         


            诺福克


         


            保证不会误事,我的君王。


         


            理查王


         


            拉克立夫!


         


            拉克立夫


         


            我的君王?


         


            理查王


         


            派一个军曹去斯丹莱部队;叫他在日出之前把他的军队开过来,否则他的儿子乔治要堕入黑夜的无底深渊。为我盛满一碗酒。给我一支计时烛。把白马萨立装上鞍子,明天好上战场。看看我的枪矛是否顶用,不要太重的。拉克立夫!


         


            拉克立夫


         


            我的君王!


         


            理查王


         


            你可曾见到那愁眉苦脸的诺森伯兰大人?


         


            拉克立夫


         


            萨立伯爵托马斯和他两人在暮色苍茫的时分还视察着队伍,从一队到另一队,鼓舞着士兵呢。


         


            理查王


         


            这样我就放心了。给我一碗酒;我失去了那种轻松的心情,也不像过去那样兴致勃勃了。酒放下。纸墨有了吗?


         


            拉克立夫


         


            有了,我的君王。


         


            理查王


         


            叫守卫当心,你去吧。拉克立夫,将近午夜时候再来我帐幕里帮我穿铠甲。此刻你去吧。(理查王入帐。拉克立夫及凯茨比下。)


         


            里士满的营帐揭开,他与将士们在内。斯丹莱上。


         


            斯丹莱


         


            愿你好运当头,战场胜利!


         


            里士满


         


            尊贵的继父,我愿这黑夜也能给你安乐!请问我慈爱的母亲安好吗?


         


            斯丹莱


         


            我代你母亲为你祝福,她日夜为着你里士满的幸福在不断祈求呢;这且不谈。寂静的时辰在偷换,东方片片浮云在暗中分散。总之,时光这样催促我们,清晨你就得准备作战,听凭那残酷的砍击和杀人不眨眼的战争来决定你的命运。而我呢,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许凑个机会,使个眼法,在胜负难定之际来帮你一手;可是我不能做得过于明显,否则,一被发觉,你的小兄弟乔治就将当着我面断送性命。再会吧,这宝贵的片刻和燃眉的时机打断了我在情义上的真挚表示,也不能容我们畅叙衷曲,这本来是亲友久违重逢所应有的机缘;愿上帝赐给我们美好的将来,好让我们开怀畅谈!再一次告别;勇敢作战吧,祝你胜利!


         


            里士满


         


            各位好大人,护送他回部队去。我心神虽然不定,还想小睡一下,不然明天若被沉重的睡眠压紧了,哪能驾起胜利的双翼高翔呢。贤明的大人们,再一次请晚安了。(除里士满外均下)呵!上天呀,我自命为您手下的小将领,愿您恩顾,照看着我的战士们;把您那愤怒的刀枪交给他们,让他们好向横暴的敌人猛击,摧毁他们的钢盔!愿您指派我们为您的执法人,好让我们在您的胜利中同声欢颂!我要把我这战栗不安的心魂,趁我睡眼未闭之前,交付给您;呵!望您日夜庇护着我!(入睡。)


         


            亨利六世子爱德华亲王的幽灵由两营帐间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明天我要重压在你的心头!应记得,在图克斯伯雷你如何刺杀我,断送了我的青春;我愿你绝望而死。(对里士满)欢欣起来,里士满;那些受残害的王子们冤魂未散,都同你并肩作战;里士满,亨利王的后嗣在此慰劳你。


         


            亨利六世的幽灵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我在人世的时候,这涂过香膏的玉体被你戳刺,满身刀痕创伤;应记取我和伦敦塔;你绝望而死吧!亨利六世愿你绝望而死。(对里士满)厚德而圣洁的人,你将是个战胜者!亨利预祝你登上王位,趁你在睡眠时特来慰劳你;愿你昌达而生!


         


            克莱伦斯的幽灵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明天我要重压在你的心头!我被你淹死在酒窖之中,我这可怜的克莱伦斯被你阴谋害死了!明天你在战场上想起我来,你的钝刀就要落地;愿你绝望而死!(对里士满)你这兰开斯特王室的苗裔,约克的含冤王孙要为你祈祷;愿天使保卫你战场顺利!愿你昌达而生!


         


            利佛斯、葛雷及伏根的幽灵升起。


         


            利佛斯的幽灵


         


            (对理查王)我死于邦弗雷特,明天我要重压在你的心头!愿你绝望而死。


         


            葛雷的幽灵


         


            (对理查王)想起葛雷来,你的心魂应绝望。


         


            伏根的幽灵


         


            (对理查王)想起伏根来,你应该心惊胆战,手中剑矛落地;愿你绝望而死。


         


            三幽灵


         


            (对里士满)醒来!记住我们埋在理查内心的冤屈会把他征服!醒来吧,祝你胜利!


         


            海司丁斯的幽灵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血淋淋,罪孽深,醒时心头也难安顿;你今天要在血战中了结生命!想起我海司丁斯来,你要绝望而死。(对里士满)宁静无忧的人,醒来,醒来!拿起刀枪,为了美好的英吉利,战而获胜!


         


            两王子的幽灵升起。


         


            两幽灵


         


            (对理查王)你将梦见你两个侄儿被扼死在塔中;我们要钻进你的内心去,理查,叫你堕入耻辱、灭亡的深渊!侄儿们的幽灵要看你绝望而死!(对里士满)睡吧,里士满,睡时平静,醒时快乐;天使保佑你不遭那野兽惊扰!生生息息,王室世袭乐无穷!爱德华的不幸王子们祝你昌达。


         


            安夫人的幽灵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理查呀,你的妻,你的不幸的妻安从未在你身旁有过片刻的安眠,此刻也要叫你翻来覆去,不得安顿。明天在战场上你想起我来,你的钝刀就要落地;你将绝望而死!(对里士满)你那宁静的心,愿你安然入睡;让你梦见功成名遂,祝你胜利!你敌人的妻在为你祈祷。


         


            勃金汉的幽灵升起。


         


            幽灵


         


            (对理查王)是我第一个赞助你加冕;也是我最后一个感受到你的淫威。呵!在战场上你将想起我勃金汉,你要因你的罪行心碎胆裂而死!做你的恶梦吧,梦见你的血腥暴行与灭亡;在昏厥中绝望,就在绝望中气绝!(对里士满)可叹我未及声援你就断送了我的希望;但愿你鼓动雄心,无愁无虑。上帝和天使都为里士满作战;而理查却要从他那骄横的高峰上崩坠。


         


            幽灵们消散。理查王由梦中惊醒。


         


            理查王


         


            再给我一匹马!把我的伤口包扎好!饶恕我,耶稣!且慢!莫非是场梦。呵,良心是个懦夫,你惊扰得我好苦!蓝色的微光。这正是死沉沉的午夜。寒冷的汗珠挂在我皮肉上发抖。怎么!我难道会怕我自己吗?旁边并无别人哪:理查爱理查;那就是说,我就是我。这儿有凶手在吗?没有。有,我就是;那就逃命吧。怎么!逃避我自己的手吗?大有道理,否则我要对自己报复。怎么!自己报复自己吗?呀!我爱我自己。有什么可爱的?为了我自己我曾经做过什么好事吗?呵!没有。呀!我其实恨我自己,因为我自己干下了可恨的罪行。我是个罪犯。不对,我在乱说了;我不是个罪犯。蠢东西,你自己还该讲自己好呀;蠢才,不要自以为是啦。我这颗良心伸出了千万条舌头,每条舌头提出了不同的申诉,每一申诉都指控我是个罪犯。犯的是伪誓罪,伪誓罪,罪大恶极;谋杀罪,残酷的谋杀罪,罪无可恕;种种罪行,大大小小,拥上公堂来,齐声嚷道,“有罪!有罪!”我只有绝望了。天下无人爱怜我了;我即便死去,也没有一个人会来同情我;当然,我自己都找不出一点值得我自己怜惜的东西,何况旁人呢?我似乎看到我所杀死的人们都来我帐中显灵;一个个威吓着明天要在我理查头上报仇。


         


            拉克立夫上。


         


            拉克立夫


         


            我的君王!


         


            理查王


         


            呵哟!这是谁?


         


            拉克立夫


         


            拉克立夫,我的君王;是我。村鸡啼得早,已经两次向清晨歌颂过了;弟兄们都已起身,扣上了盔甲。


         


            理查王


         


            呵,拉克立夫!我做了一场恶梦。据你看,我们的战友们都靠得住吧?


         


            拉克立夫


         


            当然,我的君王。


         


            理查王


         


            呵,拉克立夫!我怕,我怕——


         


            拉克立夫


         


            不要怕,好君王,不要怕什么影子。


         


            理查王


         


            有使徒保罗为证,这一夜的浮影惊动了我理查的魂魄,胜于上万个里士满手下的戎装铁甲的兵卒。此刻天还没有放亮呢。来,跟我来;我要去我们营帐边窥视一下,且看有没有人在打算偷跑。(同下。)


         


            里士满醒来。牛津等上。


         


            公侯们


         


            今天好,里士满!


         


            里士满


         


            请宽恕了,各位大人,各位警醒的朋友们,你们倒是拿获了我这个懒汉。


         


            公侯们


         


            你睡得好吗,我们的大人?


         


            里士满


         


            你们辞退后,我的大人们,我就觉得困倦,不觉进入了最甜蜜的、最吉祥的梦境。我似乎看见理查所杀害的人们都来到我帐中显灵,欢呼着胜利;说真话,那样的美梦我回想起来真叫我心里十分欢乐。大人们,现在还有多久就可以天亮啦?


         


            公侯们


         


            正敲着四点钟。


         


            里士满


         


            那就该是披甲发令的时间了。(对士兵们致辞)亲爱的同胞们,时间已经十分紧迫,我无法和你们尽情多谈了;可是大家只消记住这一点,上帝和正义都在同我们一起作战;圣洁的圣徒们和冤死的人们都在为我们祈祷,他们站在我们面前像一座高耸的堡垒;除了理查而外,他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不宁愿我们战胜,惟恐他得到胜利。要知道他们所跟从的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弟兄们,他确实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暴君;他在人血中成长,靠流血起家;利用他原有的地位以扩展势力,屠宰他自己的谋士,过河拆桥;一颗卑劣的假宝石,空凭英国的王座来衬托出光芒,其实是装错了地位,满不相称;他始终与上帝为敌。你们既和上帝的敌人交战,做上帝的战士必得天道庇佑;如果你们挥着汗除恶歼暴,功成名遂之后,自可高枕无忧;如果你们为国家战胜公敌,国家自然会把肥甘犒赏你们;如果你们为保护妻孥的安全而战,你们的妻孥就会来迎接胜利者回家园;如果你们把儿女救出了虎口,你们的子孙就可在你们的晚年承欢报恩。所以,为上帝之名和这一切权益,举旗前进,凭自愿拔刀杀敌去吧。至于我,为了这英勇的一役要激战一场,甚至不惜寒土埋冷骨;但是我若幸而获胜,这胜利的果实要和你们每一个士卒共享。击鼓吹号吧,奋勇欢呼起来;上帝与圣乔治在此!里士满与胜利!(同下。)


         


            理查王、拉克立夫、侍从及众士兵重上。


         


            理查王


         


            诺森伯兰对里士满是如何看法?


         


            拉克立夫


         


            认为他从未受过战争的锻炼。


         


            理查王


         


            他讲得对,萨立又怎样讲的?


         


            拉克立夫


         


            他微笑着说,“这倒是对我们有利了。”


         


            理查王


         


            他也讲得不错;的确就是这样。(钟声)那钟敲了几下?给我一份历书。谁看到今天的太阳没有?


         


            拉克立夫


         


            我没有,我的君王。


         


            理查王


         


            那是它无心照耀了;根据这历书,一小时前它就该涌现在东方;天色这样阴沉,今天该轮到谁遭殃呢?拉克立夫!


         


            拉克立夫


         


            我的君王?


         


            理查王


         


            今天看不见太阳了;层云封住天宇,低压着我的军队——这些露水莫不是地下涌出的泪珠?今天不出太阳!——可是,这岂是我一方面的事?里士满那边还不是一样?天无偏倚,对我皱眉,对他也不会欢笑。


         


            诺福克上。


         


            诺福克


         


            披甲吧,快披甲,我的君王!敌人在战场叫骂了。


         


            理查王


         


            来吧,赶快,赶快;套上我的马鞍。去找斯丹莱伯爵,叫他带队伍来;我要带领我的队伍出去应战,阵势就是这样摆起来;我的前锋队排开,列成一线,骑兵步兵各半;我们的弓箭手排在中间。约翰-诺福克公爵和托马斯-萨立伯爵分别率领步兵和骑兵。等他们排列妥当,我用主力接应,左右两翼的威力要靠主力的骑队来充实。这个阵容,外加圣乔治帮助!你看如何,诺福克?


         


            诺福克


         


            布置得好,善战的主君。今天早上我在帐中拾到这张纸条。(示纸卷。)


         


            理查王


         


            “诺福克,你这马贩儿,不要太胆大,


         


            因为你的魔鬼头子已被人出卖。”


         


            这是敌人耍的小把戏。走,将士们,担起各自的任务来。莫让喋喋的梦呓使我们丧胆;良心无非是懦夫们所用的一个名词,他们害怕强有力者,借它来做搪塞;铜筋铁骨是我们的良心,刀枪是我们的法令。向前进,奋勇作战,我们去冲锋陷阵;即便不能上天,也该手牵手进入地狱门。(对士兵们致辞)说过的话我何必还来噜嗦?只消记住对方是些何等人:不过是一群流氓、歹徒和逃犯,布列塔尼的渣滓,村夫贱卒,他们因地窄不能容,泛滥出去,一个个铤而走险,眼见他们要遭毁灭,而葬身无地。你们安眠,他们想来横加惊扰;你们拥有良田美妻,他们要来强行霸占,奸淫虏掠。是谁在率领他们呢?原来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子,他依靠着母后-济,常年被收容在布列塔尼。他是一个黄口软骨头的家伙,生来从未经受过风霜。这是一堆浪迹海外的法国敝屣,不自量力;是一群乞食的饿莩,欲生不得;他们早已无路可寻,若不胆大妄为、另寻生路,这些可怜虫呀,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现在让我们来把他们鞭挞下海,扫一个干净吧;即便我们要被征服,来征服者也得像个人,而不是这班布列塔尼的私生野种;他们在本土上原已遭我祖先痛剿过、扫荡过,在历史上成为人所不齿的逆种。难道听他们这些人来蹂躏我们国土吗?来淫乱我们妻女吗?(远处战鼓声)听哪,他们的战鼓声!战吧,英国人!战吧,英勇的士兵们!挽起弓来,弓手们,搭上你们的箭!用力刺你们的壮马,杀出一条血路去;不怕枪矛断,要惊起天心的战云!


         


            使者上。


         


            理查王


         


            斯丹莱大人说些什么?他准备带队伍来吗?


         


            使者


         


            我的君王,他说不来。


         


            理查王


         


            砍掉他儿子乔治的头!


         


            诺福克


         


            我的君王,敌人已超过了沼泽地;等我们打下这一仗,再杀乔治-斯丹莱不迟。


         


            理查王


         


            我胸中激荡着上千颗肿胀的心,我们的旗帜前进!杀向敌阵去!愿我们古传的战斗口号——雄姿焕发的圣乔治——激励我们,给我们火龙般的胆气!冲杀上去!胜利盘踞在我们的钢盔顶上。(同下。)


         


            第四场战场另一方


         


            鼓角齐鸣:混战。诺福克及士兵们上;凯茨比赶上前来。


         


            凯茨比


         


            快来营救,诺福克大人!快,快来营救!国王武艺惊人,非凡夫可比,他的敌手谁都招架不住;他的马打死了,他在平地作战,在死亡的虎口中到处搜寻里士满。快去救驾,好大人,否则今天要失利!


         


            鼓角齐鸣。理查王上。


         


            理查王


         


            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


         


            凯茨比


         


            后退一下,我的君王;我来扶你上马。


         


            理查王


         


            奴才!我已经把我这条命打过赌,我宁可孤注一掷,决个胜负。我以为战场上共有六个里士满呢;今天已斩杀了五个,却没有杀死他——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位换一匹马!(同下。)


         


            鼓角齐鸣。理查王及里士满由两边上,互战而下。收军号声。里士满重上,斯丹莱持王冠及众公侯、士卒上。


         


            里士满


         


            颂赞上帝和你们的战绩,胜利的朋友们;今天我们战胜了,吃人的野兽已经死了。


         


            斯丹莱


         


            英勇的里士满,你已经功成名遂!请看!这一顶久被篡夺的王冠被我从那死贼的头上摘了下来,现在要加上您的额头;请您戴上,愿您好好享用。


         


            里士满


         


            天上伟大的神,万民同呼阿门!可是,且请问小乔治-斯丹莱的性命如何?


         


            斯丹莱


         


            他还安在,我的大人,留居在勒司特镇上;你若高兴,我们不妨暂去那里歇脚。


         


            里士满


         


            双方死亡的著名人士有哪些?


         


            斯丹莱


         


            约翰-诺福克公爵、华特-浮列斯大人、罗伯特-勃莱肯伯雷爵士,和威廉-勃兰顿爵士。


         


            里士满


         


            按他们的身分依礼入葬;对逃亡的士兵宣布赦免令,让他们前来归顺;然后,我们既已向神明发过誓愿,从此红、白玫瑰要合为一家。两王室久结冤仇,有忤神意,愿天公今日转怒为喜,嘉许良盟!我这句话,纵有叛徒听见,谁能不说声阿门?我国人颠沛连年,国土上疮痍满目;兄弟阋墙,闯下流血惨祸,为父者在一怒之间杀死亲生之子,为子者也毫无顾忌,挥刀弑父;凡此种种使得约克与兰开斯特两王族彼此叛离,世代结下深仇,而今两家王室的正统后嗣,里士满与伊利莎伯,凭着神旨,互联姻缘;上帝呀,如蒙您恩许,愿我两人后裔永享太平,国泰民安,愿年兆丰登,昌盛无已!仁慈的主宰,求您莫让叛逆再度猖狂,而使残酷岁月又蹈覆辙,在我国土上血泪重流!愿您永远莫让叛国之徒分享民食!今日国内干戈息,和平再现;欢呼和平万岁,上帝赐万福!(同下。)


         


            注释


         


            克莱伦斯名乔治(George),与葛罗斯特(Gloucester),均以G字起头。


         


            原文双关语(orelselieforyou),这里勉从双关隐意译出;撒谎(lie)与坐牢(lie)同样“见不得人”。


         


            即安夫人。


         


            理查与爱德华(安前夫)均姓普兰塔琪纳特。


         


            里士满伯爵夫人,为约翰-刚特之曾孙女,先嫁里士满伯爵生里士满(后为亨利七世);后嫁德比伯爵斯丹莱。斯丹莱前妻所生长子即小乔治。


         


            原文“叫”与“叫骂”是一双关语。


         


            《旧约》:《箴言》第二十六章中说:“夏天落雪,收割时下雨,都不相宜。”


         


            彼拉多是犹太巡抚,众人解耶稣至他跟前,要求把耶稣钉十字架,彼拉多阻止无效,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参阅《新约》:《马太福音》第二十七章。


         


            伍德维尔和斯凯尔斯均为利佛斯的封号。


         


            伊利莎伯-露西为爱德华的情妇。


         


            意即“上了天”。见《路加福音》第十六章第二十二节。


         


            里士满为斯丹莱继妻之子,于图克斯伯雷战役后逃亡法国布列塔尼地方;爱德华四世女伊利莎伯最后与里士满成婚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错误的喜剧冬天的故事李尔王理查三世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莎士比亚全集六莎士比亚全集五莎士比亚全集四莎士比亚全集三莎士比亚全集二莎士比亚全集一威尼斯商人
尊宝娱乐